人民网首页人民网首页|人民电视|一说到底


 
第154期2015-08-14

“职业乞丐”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本期嘉宾

  《中国青年报》社评部主任。研究生毕业后加盟中国青年报青年话题版,在国内数家媒体开有时评专栏。作品以尖锐、理性、客观和视角独到见长,在批判公权之恶的同时,从未放过对舆论、大众、平民、自我之恶的批判。

视频介绍

对于“职业乞丐”可以这样去说,他们明明可以拼实力,却偏偏要靠脸,也就是靠博得别人的同情来不劳而获。他们透支着社会信任,甚至会导致犯罪。但一个文明的社会,应该形成这样的观念,宁愿宽容“职业乞丐”,养一些社会懒汉,也不能去封堵“职业乞丐”,从而误伤一个真正的乞丐,因为乞讨是人生存的最后的底线。那么我们该如何对待“职业乞丐”呢?

一些贫困的地方确实更容易产生这种职业乞讨。但是,并不是说贫困带来职业乞讨。

    原因不是单方面的,很多时候是互相强化的,贫困和乞讨之间存在互相强化,越穷越乞讨,但是越乞讨也会越穷。我们经常在媒体上看到说,某个乞丐的月收入能够上万甚至更多,日子过得非常的滋润。但是我们很少看到说谁能够靠乞讨能够发家致富的,或者一个地区能够靠职业乞讨能够摆脱贫困的,很少有。假如说你没有这种生产能力的话,你乞讨完了,钱花完了,你还得继续乞讨。贫困,其实并不一定会带来这种乞讨或者说职业乞讨,它背后有很多社会原因。比如说,一些地方发生天灾,他们成为了灾民,无家可归,他为了生存,只好出去乞讨。还有一些地方社会保障能力是非常低的,老无所医、病无所养,他只好去乞讨。还有一些地方,已经形成了社会风气了,他就是不爱劳动,就是不劳而获,这时候你再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再提高他的劳动所得,没有用。

宁愿宽容职业乞丐,养些社会懒汉,也不能去封堵职业乞丐,从而误伤真正的乞丐。

    因为乞讨是人生存的最后的底线,假如说我们封堵乞丐的话,就让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可能都没了。其实一个社会很难根治这个社会问题,从法理上是也是行不通的,因为我们法律没有禁止把乞讨当成一种职业,只要他不侵犯别人的权利,这种乞讨,甚至当成职业也是他天然的权利。其实我们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不是说盯着职业乞丐,而是盯着犯罪。像美国,像欧洲很多国家,它解决职业乞丐问题的方式只有两个,一是提高政府救助的能力,第二是提高打击犯罪的能力。因为职业乞讨并不一定是坏的,并不一定会导致犯罪,它要把职业乞讨和犯罪二者分开来治理,我们的公安部门要做好对于犯罪的打击,比如说把儿童打残了去乞讨,这个必须要治理,还有一种组织化的强迫乞讨的这种行为必须要治理,当一个社会问题无法根治的时候,我们很多时候只能去选择控制他的这种危害。

    对于“职业乞丐”可以这样去说,他们明明可以拼实力,却偏偏要靠脸,也就是靠博得别人的同情来不劳而获。他们透支着社会信任,甚至会导致犯罪。但一个文明的社会,应该形成这样的观念,宁愿宽容“职业乞丐”,养一些社会懒汉,也不能去封堵“职业乞丐”,从而误伤一个真正的乞丐,因为乞讨是人生存的最后的底线。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对待“职业乞丐”呢?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往期嘉宾嘉宾汇总

梁冬梁冬 马昌博马昌博 祝华新祝华新 李铁李铁 薛澜薛澜 王旭明王旭明 汪大昭汪大昭 石述思石述思 曲哲涵曲哲涵 李智勇李智勇 李永忠李永忠 李成言李成言 程文浩程文浩 尹鸿尹鸿 陈卫东陈卫东 曹林曹林 曹景行曹景行 蔡继明蔡继明 赵婀娜赵婀娜 白天亮白天亮

微评论

制作团队

出品人 廖 玒   总制片 余清楚   总监制 唐维红    制片人 雷 阳   游海滨
制片人  白 静   编导 徐 龙   王 理   李 佳     摄像 王 理    配音 郑紫豪
页面设计 孙莉娜  模板 关雪松

栏目介绍

  《一说到底》是人民网人民电视全力打造的新闻评论品牌,这里有最深刻的观点、最生动的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