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首頁人民網首頁|人民電視|一說到底


 
第150期2015-07-17

鄉村教師不應是貧困的代名詞

本期嘉賓

北京師范大學 袁桂林
北京師范大學 袁桂林
  中國教育學會學術委員會委員、教育部人文社科重點研究基地農村教育研究所學術委員會常務副主任、國家基礎教育實驗中心學術委員會委員、教育部心理健康教育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全國德育專業委員會理事。

視頻介紹

牛嶺小學,距南昌城區22公裡,卻仿佛與現代都市相隔一個世紀。這裡沒有電腦、沒有網絡,隻有7名學生和1位老師。老師叫章征虎,他已經在這裡堅守了42年。明年,他就要退休了。他最擔心的是沒有老師願意來這裡教書。農村教育需要鄉村教師,而鄉村教師們需要的不僅是榮譽,更需要這個崗位有實實在在的吸引力。

農村學校老師的工作很繁忙、很累,但是學生接受的教育不完整,這是現狀。

  首先,國家肯定了農村教師的歷史功績,尤其是鄉鎮以下的教師,在共和國教育中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在農村教師的歷史上,長期的是以民辦教師比重為大這樣一個隊伍的構成。現在民辦教師已經得到了解決。但是,代課教師目前還存在,特別是在比較偏遠的村小教學點,那裡公辦教師很難願意到那裡應聘,很難願意到那裡工作,他隻好在當地找一個有文化的人替代在那裡教學,這種現象在一些偏遠的地區還有。在農村雖然學校、班級規模都很小,但是,鄉村教師承擔的課程門類不少,他們都是執行國家統一的課程,所以,對每個老師來說周課時量很大,這個對於他們很不公平。而且農村的音體美老師不充分,配得不齊全,這個問題也是和編制有關。一般的學校,由於他們考慮到孩子未來的升學考試,音體美、計算機等科目不是國家的考試科目,所以不能把編制用到這個方面來。因此,農村學校老師的工作很繁忙,很累,但是,學生接受的教育不完整,這是現狀。

要使得那個崗位真正地有吸引力,才能從根本上解決我們農村教育問題。

  文件裡談到的,鼓勵地方院校定向招收師范院校的學生,定向培養,最后回到鄉村學校去工作。它的好處,不僅解決了農村社區或者農村村落有個文化人。更主要的是教師回鄉以后,懂得鄉村文化,能容易和鄉土結合,適應鄉村教育發展的需求。現在我們不能把鄉村教育僅僅看作是為城市服務的、為應試教育服務的,不能把農村學校設計為是農村的孤島。隻有建立鄉村自己的教師隊伍,和農村有密切關聯的教師隊伍,才是農村教育未來發展的一個方向。為此,在這次計劃中明確提出了盡快落實解決待遇問題以及編制問題,為鄉村教師提供良好的生活保障。同時,我們要扭轉鄉村教師這一工作人在們心中艱苦、可怕得印象。要宣揚農村教師有交流的機會,有繼續教育的可能,國家關注他們,他們的待遇是有吸引力的,他們的榮譽稱號也是得到全國人民的公認的。要使得那個崗位真正地有吸引力,這樣我們國家就有希望了,這樣才能根本上解決我們農村教育問題。

    嘉賓:北京師范大學教授 袁桂林

    前不久,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鄉村教師支持計劃(2015——2020年)》,明確地方各級人民政府是實施鄉村教師計劃的責任主體,要將實施鄉村教師支持計劃情況納入地方人民政府工作考核指標體系,加強考核和監督。日前,本網採訪了江西省南昌市灣裡區的一位鄉村教師,記者試圖從他那裡了解一些鄉村教師的現狀,長期從事鄉村教育的感受以及他們對《鄉村教師支持計劃》的看法。章征虎是南昌市灣裡區牛嶺村牛嶺小學的教師,牛嶺村本地人。1973年,15歲的他成為一名民辦教師。

    章征虎:當時記得第一次走上講台,既激動又開心,從學生到老師,這是一個多大的轉變啊!

    1996年,章征虎從“民辦”教師正式轉為“公辦”教師,待遇也隨之提高。但是,當時的章征虎一心想出去闖闖,准備辭去教師。然而,當他發現,除了他之外,幾乎沒有外來老師願意教這些孩子后,他還是決定留下來,一留就留到現在,足足42年。

    章征虎:“我希望所有的孩子都不失學,有文化,能夠走出大山,成為對社會有用的人。”

    章征虎說,在教育部門的指導下,他盡力讓小孩能盡量多的接觸外界的信息,和城裡的小孩差距拉小。

    章征虎:像現在要是有電腦啊,有什麼東西,我們給鄉村教師好少用的,甚至沒有,用不上。現在我們就連電腦網都沒有,網線都沒有,這個山裡沒有這些。

    目前,牛嶺小學共有7個學生,兩個老師,其中一個老師今年也退休。章征虎向記者坦言了自己的擔憂。

    章征虎:“再過兩年我也要退休了,如果沒有年輕的老師來接替我們,需要上學的孩子怎麼辦?”

    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鄉村教師支持計劃(2015——2020年)》,在章征虎看來,這無疑是對鄉村教育的極大利好。他說,希望政策能盡快落地,有更多年輕、有知識的教師來到鄉村,為鄉村教育的發展注入新鮮的血液。

    北京師范大學教授 袁桂林:這個文件實際是今年4月初中央深化體制改革小組討論過的。今年以來我看中央和國務院的領導,非常強調要解決因教致貧問題和因學致貧問題,不能我們的教育學了以后,我們的學生讀了書以后,沒有擺脫貧困,要解決貧困的代際傳遞問題,不要讓貧困繼續代際傳遞,這是一個大的背景。在這個背景下,實際在2013年,國家在集中連片的貧困地區,已經對鄉村教師作了很多補貼,貧困地區鄉村教師生活補貼,同時,今年又出台了這樣一個計劃,主要是為了解決貧困地區、國家級扶貧開發重點縣,這裡的教育要有大的發展。同時,其他的非集中連片地區和非國家級的貧困縣,鄉村以下的教師、鄉村以下的學校教育也是薄弱環節,這次是引起了國家的重視。

    鄉村教師,出現於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他們承擔著幾千萬鄉村學生的培養任務,為鄉村教育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曾維奮是海南省澄邁縣永發鎮儒林小學教師,被稱為“雙拐老師”,他堅守鄉村講台13年,上課時從不坐椅子。

    曾維奮:我的理想就是當老師,就想走上講台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為學生服務,能為教育事業做出應有的貢獻。這樣才覺得自己的生活是幸福的、快樂的、有尊嚴的。所以這個理想一直支持著我。我希望能夠一直堅守崗位,工作到退休,這也是我人生的一個挑戰。如果能工作到退休,也是我人生的一種勝利。”

    北京師范大學教授 袁桂林:首先,國家肯定了農村教師的歷史功績,這個是從來沒有這麼明確表示過的。這次專門談到,鄉村教師,就是鄉鎮以下的教師,在共和國教育中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他們的歷史功績,國家和人民不會忘記。我想所有的鄉村教師聽了這些表述,一定都很高興的。在農村教師的歷史上,長期的是以民辦教師比重為大這樣一個隊伍的構成。現在民辦教師已經得到了解決。但是,代課教師目前還存在,特別是在比較偏遠的村小教學點,那裡公辦教師很難願意到那裡應聘,很難願意到那裡工作,他隻好在當地找一個有文化的人替代在那裡教學,這種現象在一些偏遠的地區還有,特別是西北的甘肅省,我覺得這個比重還比較大。所以,這樣的問題還要解決。

    發展鄉村教育,教師是關鍵。然而,長久以來,鄉村教師的現狀卻與付出不相匹配。目前,鄉村老師的配置要參考學生和教師的比例,因為鄉村小學學生比較少,所以,教師的編制也相應的很少。

    北京師范大學教授 袁桂林:這個對於他們很不公平,雖然班級規模小,學校規模小,但是,他們承擔的課程門類不少,他們都是執行國家統一的課程,所以,對每個老師來說周課時量很大。還有,在農村音體美老師不充分,配得不齊全,還有計算機的老師,以及通用技術的老師,這個問題也是和編制有關。一般的學校,由於他們考慮到孩子未來的升學考試,音體美、計算機等科目不是國家的考試科目,所以,不能把編制用到這個方面來。因此,農村學校老師的工作很繁忙,很累,但是,學生接受的教育不完整,這是現狀。

    針對現狀,《計劃》明確提出,提高鄉村教師生活待遇﹔統一城鄉教職工編制標准﹔職稱評聘將向鄉村學校傾斜﹔建立鄉村教師榮譽制度等八項舉措。

    北京師范大學教授 袁桂林:待遇問題,在這次計劃中明確提出了,要提高農村教師的待遇,過去國家的政策沒有落實的,要逐一檢查落實,各級政府要負起責任。另外,有些配套的福利政策,一定要按照有關的標准逐一落實,再就是國家級的貧困地區鄉村的生活補貼要落實,還有很多地方鄉村補貼,比如山區補貼、交通補貼,各級政府凡是出台的有關的對農村教師收入相關的一些政策,都要落實。這個是明確給予了強調。另外,編制問題,解決農村教師隊伍的問題,特別是鄉村教師的工作狀況問題,首先人數要增加,這個方面不能吝嗇,該增加的人數就要增加。同時,要考慮他們的待遇和其他的安居樂業問題配套,給予解決。

    藏族漢子王偏初,是四川省涼山木裡藏族自治縣俄亞納西族鄉小學校長。他是鄉裡第一個大學生,畢業后選擇回家鄉教書。學校距離縣城300公裡,教學物品都是靠攀爬、溜索、翻山來運送,每次需要六七天。王偏初一年要這樣往返八九趟,一干就是20年。為了能留住鄉村教師,定向培養像王偏初這樣的大學生,也是本次《計劃》的一個重要內容。

    北京師范大學教授 袁桂林:這次文件裡談到的,就是鼓勵地方院校定向招收師范院校的學生,定向培養,最后回到鄉村學校去工作,這個我想也是一個亮點。這有很多好處,它解決了農村社區或者農村村落有個文化人。更主要的,他回鄉以后,他懂得鄉村文化,鄉裡鄉親,他非常熟悉,他在那裡的工作,也安心,也解決了我們擔心外地的學生到一個新的地方去工作帶來的不適應問題。鄉村教師回農村工作,他可能容易和鄉土結合,適應鄉村教育發展的需求,開發地方課程,培養孩子們鄉土情結,培養孩子們根的意識,地方文化的意識,這個都是很有意義的。現在我們不能把鄉村教育僅僅看作是為城市服務的、為應試教育服務的,不能把農村學校設計為是農村的孤島,農村學校,老師住在城裡,到農村上班,晚上又回到城裡來,農村學校和農村社區沒有關系,這是不對的,隻有建立鄉村自己的教師隊伍,和農村有密切關聯的教師隊伍,才是農村教育未來發展的一個方向。有一個問題,希望以后要繼續調研,加以解決,就是不能在我們的政策文件中和社會輿論中,以及人們的心目中,永遠存在著一種陰影,總認為農村教師是艱苦的、可怕的,那個崗位沒有吸引力,一定要扭轉這樣一個局面。要使得那個崗位真正地有吸引力,這樣我們國家就有希望了。 解決了農村教師的問題,也就解決了農村教育的問題,而且,我們國家的“三農”問題也會得到很好的解決。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往期嘉賓嘉賓匯總

梁冬梁冬 馬昌博馬昌博 祝華新祝華新 李鐵李鐵 薛瀾薛瀾 王旭明王旭明 汪大昭汪大昭 石述思石述思 曲哲涵曲哲涵 李智勇李智勇 李永忠李永忠 李成言李成言 程文浩程文浩 尹鴻尹鴻 陳衛東陳衛東 曹林曹林 曹景行曹景行 蔡繼明蔡繼明 趙婀娜趙婀娜 白天亮白天亮

微評論

制作團隊

出品人 廖 玒   總制片 余清楚   總監制 唐維紅    制片人 雷 陽   游海濱
制片人  白 靜   編導 徐 龍   王 理   李 佳     攝像 王 理    配音 鄭紫豪
頁面設計 孫莉娜  模板 關雪鬆

欄目介紹

  《一說到底》是人民網人民電視全力打造的新聞評論品牌,這裡有最深刻的觀點、最生動的表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