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首頁人民網首頁|人民電視|一說到底

第139期2015-04-24

別讓生命在等待中消逝

本期嘉賓

中日友好醫院 劉德若
中日友好醫院 劉德若
    中日友好醫院大外科主任、胸外科主任、肺癌中心主任。中華醫學會北京胸外科學會副主任委員,中國醫師協會胸外科醫師分會常委,中華醫學會第三屆胸腔鏡外科學組委員,中華醫學會北京胸外科分會微創學組組長。

視頻介紹

最近,從歌手姚貝娜捐獻眼角膜,到四川男子捐獻器官救助7人,幾乎每天都能看到與器官捐獻相關的新聞。這些無私的人令人敬佩,他們也讓“器官捐獻”這個話題越來越受到關注。在我國,每年有30萬人等待器官捐獻,而真正進行的器官移植手術卻隻有1萬多例,大部分患者在等待中離去。而另一方面,有人願意捐獻器官卻面臨著捐獻無門的尷尬處境。

我們工作現在的開展剛剛起步,距離世界差距和我們的需求非常之大。

    我們中國在2010年以前,沒有捐獻體系。比如說我想捐獻一個器官,捐獻無門。2007年,頒發了《關於器官移植的一個條例》,這是國務院頒發的。后來人大常委會有刑法修正案(八),2013年還有衛計委,就是中國人體器官的獲取捐獻的一個管理的規定,這三個構成了一個法律法規的框架。從2010年以后試點,試點了三年,主要是在南方。三年裡有大概1400例器官捐獻者。2013年以后,就開始了全面性的在全國推廣。2014年這一年裡頭,我們國家器官捐獻了1700例,五千多個病人有了獲益。我們捐獻,應該說有了很大的進步,因為過去我們是從無到有,相當於過去以往多少年的一個總和的捐獻量。但是,距離我們病人的需求,這是非常之少的。因為我們要有幾百萬的器官衰竭的病人,至少也得有30萬人需要捐獻,一年要作出這種手術大帳算起來有一萬例的話,就是1:30這樣的數據。我們知道發達國家,有一個捐獻者,有三個在等,它是屬於1:3。我們捐獻還是非常之少。

做一個肺移植怎麼需要30萬,肺臟器官是沒有一分錢的,是其他費用。

    腦死亡的概念,就是我們腦死亡的一些規定,都是極其嚴格的。另外,我們是有法律根據的,有刑法修正案八,有器官移植條例,有器官獲取和管理的一個辦法。這些根據也都是要求很嚴格的。這個器官獲取不像說我們老百姓想的那樣,是一個非常復雜的技術操作,取的程序,是一個非常科學的技術,需要設備、儀器,灌注液,這是需要花錢。這錢誰出呢?不能讓捐獻者出,只是要供體的,被貢獻的人出這筆錢。另外,器官需要保存和運送的。比如這個器官是在另外一家醫院取的,取完之后要飛機運過來,汽車運過來,產生了很多費用,這中間的保存費,得在一個低溫的情況下,特殊設備的箱子裡保存,尤其像肺,保存得更復雜。換上就是要做手術,要開刀,會產生很多費用。實際上是發生了這些費用。這個臟器,國家嚴令的法律,不允許有任何費用,不發生費用。人們就覺得做一個肺移植怎麼需要30萬,這30萬絕不是肺臟的器官錢,肺臟器官是沒有一分錢的,是其他費用。

    最近,從歌手姚貝娜捐獻眼角膜,到四川男子捐獻器官救助7人,幾乎每天都能看到與器官捐獻相關的新聞。這些無私的人令人敬佩,他們也讓“器官捐獻”這個話題越來越受到關注。

    劉德若(中日友好醫院胸外科主任):根據我們國家的一些案例,捐獻的,其中包括有些捐獻的案例,一個人可以貢獻給七個人、幾個人,我覺得這是非常有意義的。第一條,我們是能達到人們互相幫助,既然說我不在人世了,如果我把我的器官分享給十個人左右,相當我的某一部分還繼續存活著,這是最大的一個意義。第二,我們要敬畏生命、尊重生命。再一個,能增加社會的信任度,這是一個器官捐獻了,包括他人對社會、對OPO捐獻機構的信任,也是對醫院的信任、醫生的信任。

    捐獻人體器官,被譽為“獻上生命的禮物”。這對於器官移植者或許就是一次重生。我國每年約有30萬人需要器官移植,但僅有約1萬人能夠真正完成移植,器官來源短缺嚴重,部分患者在等待中離開了這個世界。國內較早開展肺移植的中日友好醫院,“已經4年沒做過肺移植手術了,就是找不到供體”。

    劉德若:這沒有辦法,就像你說的他等不到機會。比如肺移植,最近幾年,我們開展得非常不好,主要是沒有供體,那怎麼辦呢?就等。我過去見到一個人,我去看他的時候,晚期。看的時候,他在地上站著,在地上能站起來,但是他要吸氧,他夫人表示願意肺移植,他也表示願意肺移植,我從另外一個醫院看,后來就回來了。回來以后,打電話,說劉大夫,謝謝你。我說不能太著急了,供體還是要等待了。他說不是那個意思,去世了。這什麼概念呢?晚期肺部的病人,絕大多數等不到移植的臟器,所以我們看到這個情況,也是非常痛心的。如果我們給他移上以后。因為肺移植成活率是非常高的。五年長期存活率達到60%左右,這樣移上之后效果非常的好,就不至於發生這一類的情況。

    2010年中國衛生部和中國紅十字總會,正式開啟人體器官捐獻體系試點工作,並於2014年成功的在全國全面鋪開。目前,已經在全國各地區建立了系統的醫院人體器官獲取組織(可用字幕注釋:簡稱OPO),和統一的人體器官分配與共享計算機系統(可用字幕注釋:簡稱COTRS)。截至今年3月1日,中國紅十字會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已經登記注冊的器官捐贈志願者35290名,見証了3188例成功捐獻,治愈器官衰竭患者8866名。

    劉德若:我們中國在2010年以前,我們沒有捐獻體系。比如說我假設遇到什麼意外或者什麼情況了,我想捐獻一個器官,我沒有地方捐,捐獻無門。2007年,頒發了《關於器官移植的一個條例》,這是國務院頒發的。后來人大常委會有刑法修正案(八),2013年還有衛計委,就是中國人體器官的獲取捐獻的一個管理的規定,這三個構成了一個法律法規的框架。從2010年以后試點,試點了三年,這主要是在南方開始試點。三年裡有大概1400例器官捐獻者。2013年以后,就開始了全面性的在全國推廣。2014年這一年裡頭,我們國家器官捐獻了1700例,五千多個病人有了獲益。也就是說,我們捐獻,應該說有了很大的進步,因為過去我們是從無到有,相當於過去以往多少年的一個總和的捐獻量。並且這個捐獻量,我們在亞洲也是最多的。

    劉德若:但是,距離我們病人的需求,這是非常之少的。因為我們要有幾百萬的器官衰竭的病人,至少也得有30萬人需要捐獻,一年要作出這種手術大帳算起來有一萬例的話,就是1:30這樣的數據。我們知道發達國家,有一個捐獻者,有三個在等,它是屬於1:3。我們捐獻還是非常之少。

    近5年來,我國百萬人口年捐獻人體器官率增長了60倍,年均器官移植數量僅次於美國,居世界第二,進展迅速,但從數據看,公民自願捐獻器官率仍然偏低。中國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2012年在武漢和廣州進行民意調查,40%以上的人表示不確定是否會捐器官。

    劉德若:一個原因,我們說還是有一個傳統文化的因素,我們國家的傳統文化真是有這樣一個文化,我身體的每一塊皮膚,都是受之於父母的,甚至某一個指甲都不能怎麼地,毛發不能割掉,這是我們一個傳統文化不好的方面。第二個制約是什麼呢?他有一個擔心,擔心我捐了這個以后,我捐給誰了。實際上來說,這個擔心也是沒有必要的。因為我們國家捐獻管理現在是非常科學化。第三,這件事情還沒有得到一個普及,並不完全說是傳統文化或者完全擔心,我們的宣傳可能還是不夠。第四,捐獻網上是可以登記了,但是很多事情還是不方便,比如上網怎麼登,怎麼弄,有很多細節不知道。這些統統都是在制約。

    我國器官捐獻率低,不僅有傳統文化方面的問題,也有行政管理和服務細節的問題。國家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主任黃潔夫說,“把管理體制搞好,公民捐獻意願就會提高。公開、透明、可溯源的器官分配體系至關重要。”

    劉德若:我認識一個朋友,他就是想捐獻器官,但最后他沒有捐成,因為什麼呢?我覺得最大的一個問題是,我們在這方面的組織管理機構上還存在著有很多的一個工作的不足,還有待於推進。實際上我們覺得非常可惜,為什麼非常可惜。比如說,我是做肺移植的,但是捐成了,並沒有用到肺移植上。為什麼沒有用到肺移植身上呢?因為它有很多的問題,因為肺這個臟器是非常嬌氣的一個臟器。比如獲取的時候,應該先取哪個臟器。然后運輸,從哪走到哪,怎麼回事,運輸保存過程,因為有一個術語,叫冷卻時間,冷卻時間也不能過長,過長時間給人移上,效果也不太好。這個事情,確實我們覺得在組織管理上面、宣傳力度方面、認識上面,需要非常大的工作要做,任務還是很艱巨的。

    如何認定患者死亡,是影響器官捐獻的關鍵問題之一。患者依然擔心,“會不會我簽署了捐獻器官的協議后,醫院就不會積極救治我了。”

    劉德若:這種擔心是絕對不可能的,為什麼說是絕對不可能?就像我說的,我們是腦死亡的概念,就是我們腦死亡的一些規定,都是極其嚴格的。另外,我們是有法律根據的,有刑法修正案八,有器官移植條例,有器官獲取和管理的一個辦法。這些根據也都是要求很嚴格的。

    有不少網友質疑,器官捐獻是無償的,為什麼器官移植的手術費卻很貴?

    劉德若:這個器官獲取不像說我們老百姓想的那樣,是一個非常復雜的技術操作,這裡面需要設備、儀器,灌注液,這是需要花錢。這錢誰出呢?不能讓捐獻者出呀,只是要供體的,被貢獻的人出這筆錢。另外,器官需要保存和運送的。比如這個器官是在另外一家醫院取的,取完之后要飛機運過來,汽車運過來,產生了很多費用。換上就是要做手術,要開刀,會產生很多費用。實際上是發生了這些費用。這個臟器,國家嚴令的法律,不允許有任何費用,不發生費用。人們就覺得做一個肺移植怎麼需要30萬,這30萬絕不是肺臟的器官錢。

    陝西省近日宣布,將為無償捐獻器官的捐獻者在墓園建立墓地,定期舉行懷念會,首批將在西安和寶雞嘗試,並呼吁更多愛心人士加入到器官無償捐獻中。陝西省的這個舉措,為促進中國器官捐獻開了一個好頭。但是,中國器官捐獻工作,仍然任重而道遠。

    劉德若:我覺得大家要開始做,有這麼幾個層面,一個就是說地方管理部門應該做的,就是應該把OPO(器官獲取組織),也就是人體器官獲取這樣一個組織建立好,並且能夠良好地運行起來,把它的細節搞好,這是很關鍵的一條。另外,從我們醫院和醫生角度來說,我們也得積極地要去配合和協同,要做這樣的事情。我們不能說等待這個事,要促進協同。這也是一個最當務之急。在目前情況下,個人就是捐獻了。最后一個層面就是國家,應該從法律的層面上把它統協起來。我們要從法律角度,這個法規,應該把這些加以整合。加以整合之后,形成一個法律。這四個層面,應該是齊同努力。我想我們國家經過,三五年的努力,肯定會有一個非常大的改觀、一個改善。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往期嘉賓嘉賓匯總

梁冬梁冬 馬昌博馬昌博 祝華新祝華新 李鐵李鐵 薛瀾薛瀾 王旭明王旭明 汪大昭汪大昭 石述思石述思 曲哲涵曲哲涵 李智勇李智勇 李永忠李永忠 李成言李成言 程文浩程文浩 尹鴻尹鴻 陳衛東陳衛東 曹林曹林 曹景行曹景行 蔡繼明蔡繼明 趙婀娜趙婀娜 白天亮白天亮

微評論

制作團隊

出品人  廖 玒  總制片   唐維紅    制片人   雷 陽  游海濱 
主編  白 靜 編導 徐 龍  后期  王 理  李 佳   
攝像  王 理  配音  鄭紫豪  頁面設計 孫莉娜  模板 關雪鬆

欄目介紹

  《一說到底》是人民網人民電視全力打造的新聞評論品牌,這裡有最深刻的觀點、最生動的表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