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比达:每一首歌就是一首合唱作品

2018年11月09日10:58  来源:人民网-人民视频
 
鲍比达
鲍比达

对于喜爱音乐的人们而言,著名音乐制作人鲍比达的名字一直象神一样地存在着,特别是他作曲的那首《新不了情》至今仍是KTV里最热门的点唱曲目之一。不过,这些年这位大神好像从人们视线中消失了一样踪迹皆无。前几天,人们意外的发现鲍比达出现在央视“改革开放40年品牌盛典”上,并与有着“现场最强音”之称的实力华裔女歌手涵子(子子)合作,重新改编演绎了盛典的主题曲《名字》,获得满堂彩。在演出之余,记者和忙里偷闲的鲍比达天南海北的聊起了有关他和音乐创作的那些事。

鲍比达十年后钢琴首秀京城

这是鲍比达时隔十年后再次在北京的大型活动亮相,引起众多乐迷和媒体的关注。盛典当日,一身休闲装的鲍比达坐在琴凳上,十指在黑白琴键上飞舞。一身长裙的涵子则深情款款的唱出了这首《名字》,一开口就惊艳全场,她扎实国际范儿的唱功,将这首歌的意境赋予了新的高度,也征服了在场所有人的心。这对临时组建的国际组合,让人眼前一亮。鲍比达表示,涵子的唱功“不输给李玟”,让自己耳目一新,她可以代表今天中国年轻的一代,站在世界的舞台,也相信她会带给观众不一样的感动。在盛典现场接受采访时鲍比达表示,改革开放的四十年,他也经历了时间的变迁,事业的起承转合,不停穿梭在香港、台北和北京的舞台,见证了很多重要的历史时刻,比如97香港回归,比如北京奥运会。在接下来的时间,他希望创作更多的经典,为世界,也为热爱中国音乐的人们。

这两年一直没闲着

这几年,鲍比达好像消失了。但是,他说,他一直没闲着,“除了创作影视音乐,这几年我在台湾和香港创作音乐剧,比如我在香港创作了《风云》,还有在台湾与果陀剧场合作的《哎呀我的妈》。同时,我也在做唱片,只是一直没有来内地。”1998年,鲍比达首次与台湾果陀剧场合作,创作歌舞剧“天使不夜城”,鲍比达除作曲和编曲外,并担任演出时的指挥和键盘手,票房或口碑上都获得成功。看来,鲍比达与果陀剧场的合作一直没有间断过。对舞台情有独钟的鲍比达称,音乐剧蛮好玩儿的,因为自己做过很多年的电影音乐,所以在音乐剧的创作过程中是很有想象力的。所以,创作音乐剧他会很有感觉,不仅知道如何制造情绪,也知道如何去演唱,如何把握情绪和力量,在这些方面自己比较擅长。

我专业,歌手也应该专业

在自己从事的工作中,鲍比达觉得做唱片制作人更有意思。“我做唱片这么久,积累了很多经验。我会了解每位歌手的特色,根据他的演唱能力为他量身定做写一首适合他的歌曲,这个很重要。创作一首作品,不完全是自己想写一个东西那么简单,必须有一个歌手唱出来。”他说,做唱片制作人蛮有趣,“你一定要很细致,包括每一个部分和整个过程。每一首歌有它自己的感觉、有它自己的灵魂,这个很重要。”不过,以往跟鲍比达合作的歌手也大多是大腕,比如说蔡琴、李宗盛、刘德华等,他们不仅名气大最重要的是专业。鲍比达说:“我是专业的,我也希望歌手是专业的,如果遇到不专业的歌手,或者是专业歌手有不专业的意见,工作就很难做下去了。”

一辆车录了一张专辑

鲍比达说,这么多年自己写了那么多歌,大家都很喜欢我的那首《新不了情》,这是他唯一买断版权的作品,也是自己所有歌曲中最红的一首歌,“这首歌给我赚了不少的名气,我觉得这也是公平的。”说起过往最成功的作品,鲍比达认为是1997年为香港回归专门创作的《十面埋伏》中原新乐,其中收录了《将军令》《十面埋伏》《渔舟唱晚》《红豆词》《我的祖国》等多首经典之作。老鲍回忆,为了制作这张专辑,他卖了自己最喜欢的一辆车,“我想中国的民歌和民乐,有可能外国人听起来会有一点不一样,所以我用我的方式,也就是跨界的方式去表达出来。但是六个月之后,这张专辑被人盗版了,所以到现在一个车轮子还没有收回来。他至今仍旧感到遗憾:“我最好的东西,不是在我的手里。无所谓了,大家喜欢最重要。”

音乐创作旋律还是最重要

八十年代,一年可以出现大把大把的好歌,如今都唱成了经典。可是现在,一年能出一首好歌都很难。分析现有的状况,鲍比达感慨,现在音乐的发展道路有点窄,“太多的小孩子(年轻音乐人)都想迅速走红,所以心都沉不下来。”鲍比达从1964年开始走上音乐之路,这几十年的音乐发展他全部都看在眼里。他认为,中国乐坛最重要的时期是在八十年代,那个时期旋律是最重要的,而现在的年轻音乐人表达都太直接,他们的创作都是为了自己的感情所表达,但是他忘了他的歌曲的倾诉对象,他到底是唱给谁听的。老鲍觉得,那些年轻音乐人的音乐缺的恰恰就是旋律,“旋律一定是要从我们的内心唱出来的,所以应该知道做音乐那个情绪应该是怎么样的,态度应该是怎么样的。”鲍比达说,每次自己做唱片过程中聚会的时候,都会跟年轻音乐人说,表情是什么?音色是什么?那个音乐画面演奏出来,他们应该知道那些频率从高到低、声音从大到小,如何去把握和自然地表达。

音乐不只是一个成品

鲍比达强调,音乐是门艺术,但是今天的年轻人可能忘了音乐是什么,他们可能认为音乐可能只是一个成品。“如何去卖我们的音乐,很多人觉得好像只是开一场演唱会,把票卖出去就OK了。这很现实,但是音乐要想健康发展,一定要提高作品的艺术水准才行。”他说,自己做了54年音乐,很清楚这些状况,偶尔自己也会很痛苦,“对于这些年轻人,我有能力告诉他们存在的问题,他们错在哪里为什么不对,怎么做才是正确的。作为音乐总监,这些就是我的工作。”他奉劝那些年轻人的音乐人,多听听流传到今天的八十年代的经典,一定要效仿这些音乐。“作品创作完成之后,自己应该想象着另一个人演唱的时候会是怎么样,一旦觉得不舒服就一直改。”

做音乐就是我的命

“我5岁开始弹钢琴,14岁的时候家里发生一些变故,爸爸住院,家里没钱付医疗费,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拿着他的吉他出去赚钱。从那天起一直到今天,一做就是几十年,可以说这就是我的命,我会命中注定会做一个音乐人。”鲍比达说,尽管流行音乐可以赚钱,可是他更喜欢跨界艺术,“我过去做过拉美音乐、新世纪音乐、电影音乐、音乐剧,我觉得今天已经到了跨界的年代,音乐的发展已经多元化。很多新的音乐元素加在一起,有了一种新鲜的感觉,人们开始用新的方式创作音乐,并不是什么流行就去做什么,所以音乐更加个性化。”老鲍说自己比较喜欢弹奏爵士,“我演奏不是给人看的,而是我自己很享受这个过程。我想说,重要的是听众听什么爵士,可能演奏美国爵士大家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如果尝试着把自己的经典老歌改成爵士去演奏,就可能会吸引很多人来。”

编曲就像裁缝

八十年代初,鲍比达从英国学成返港,参与制作一线歌手如许冠杰、徐小凤、陈百强、张国荣、林子祥、叶倩文、甄妮、梅艳芳等的唱片,并为不少大型活动担任音乐总监及指挥。说到过去跟那些歌坛大腕的合作,鲍比达表示,大家都是艺术家,每个艺术家都有自己的个性,对艺术肯定有不同的态度。但是,我跟他们合作起来感觉差不多,最重要的是歌曲的效果做得出来唱的出来,也就是把每一首作品的灵魂表达出来。在过去多年的职业生涯中,编曲是鲍比达很重要的一项工作内容。打个比方,编曲有时候就像给一个即将高飞的鸟儿插上一双有力的翅膀,有时候可以将一首平庸的歌曲化腐朽为神奇,而鲍比达就是一位一等一的编曲高手。他说:“我觉得编曲就像一个裁缝,我设计一件衣服它的颜色是红色还是黄色,如何搭配,那得看人。从头第一个小节听到歌曲结束,一定要给听众不同的感觉,不能重复,必须要让他们有想听下去的欲望。音乐的起伏很重要,在哪里小声,在哪里大声,在哪里高潮,线条的起伏应该富有变化。当然,音色也很重要,现在电子音乐色彩的丰富性和画面感给编曲者提供了很多的选择,所以我们应该多发挥一些想象力去创作发自内心的音乐,无论是演奏的乐曲还是演唱的歌曲,音乐的画面感非常重要。”

先把音乐做好,再想赚钱的事儿

当今乐坛好作品难产,与这个物质化的时代大气候有关,太多的年轻音乐人心浮气躁急功近利,音乐创作太直接,只想把艺术迅速变成钱,心平静不下来。鲍比达说,这需要一个平衡,同时也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做音乐,“谁都喜欢赚钱,我也喜欢挣钱,但是前提要先做好工作,把音乐做到完美,再想钱的事情。”不过,鲍比达称,这个问题有也有其他的原因,有时候做不好音乐跟出钱的老板有关,“他非要坚持要他想要的音乐,最后没办法我们也只能说,好好好,你要这个就给你吧。不过,应该也可以跟他们沟通和交流,知道他们想做什么,可以试着跟他们说,你看看在做另一个版本会不会好一点。我觉得,最终还是要有一个艺术家的态度,是角度的问题,不是钱的问题。无论如何我们是艺术家,所以到现在为止我还是在坚持我当初想要的什么现在还是什么,不会放弃我的原则。对于那些我不喜欢的,我会发脾气的,这我的态度。”

歌手在歌唱,乐器也在歌唱

“乐器也要唱的,事实上,乐队里的每一件乐器无论是鼓、吉他,还是贝斯、键盘都是歌唱家,他们都会和歌手将一首作品一起完成。”鲍比达回忆,当初他在音乐创作还不成熟的时候,并不懂得旋律和效果是怎样制造出来的,但后来慢慢的我发现在一首作品中,每一件乐器都是有歌唱性的,在演奏的时候所有的乐器都是一起唱的。当所有乐器一起唱起来的时候,观众听到的就是旋律优美的线条。也就是说,我们平常听到一首歌曲,只是感觉一位歌手在演唱,但是在鲍比达的表述中,一首歌就像一个合唱作品,除了歌者,每一件乐器都是演唱者。

作曲“味道”最重要

跟八十年代的音乐相比,随着科技和观念等变化,当代的音乐配器比原先丰富得多了,环境变化了如何保证音乐的旋律性就是个话题。鲍比达不断地研究各国的音乐,包括法国和美国的音乐是什么样的性质,当然还有中国京剧,他发现“味道”在音乐风格中最重要,而且是最难做到的。比如说京剧中用小提琴演奏绝对出不了那个味道,所以你要懂那个味道怎么表达出来。鲍比达认为,很多学过音乐的人在演奏时都是用手在演奏乐器,甚至只是炫技,不是用心。而他在演奏时,他的手是听自己的心的指挥,只有发自内心的才能感动听者。他说:“在演绎音乐的时候,一定是我们的心控制我们的手,而不是手控制我们的心,这是一种艺术。”

新闻链接——鲍比达

鲍比达是全球华人流行音乐界顶尖的跨界音乐家,他曾经创作《新不了情》等1500多首歌曲,为近百部脍炙人口的音乐作品作曲、编曲、担任制作人,被誉为“华语乐坛的音乐教父”,行业的“金手指”、“情歌魔手”。他和李宗盛、成龙、周华健、李玟、蔡琴、陈百强、张国荣、梅艳芳、林子祥、叶倩文等优秀的歌手音乐人合作,为他们创作了数不清的经典作品。除了唱片,他也为《夜奔》、《橘子红了》等影视作品作曲、创作主题歌,另外《淡水小镇》、《天使不夜城》、《风云》等音乐剧也是全部由他作曲完成。鲍比达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火炬接力创作了由王力宏、孙燕姿、汪峰、张靓颖演唱的脍炙人口的主题歌《点燃激情 传递梦想》。

(责编:赵纲、何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