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人游贾建强:新三板只是开始

2017年01月16日17:22     

视频介绍

2016年12月31日,6人游宣布申请新三板上市,这是一件姗姗来迟的喜事。一家创业3年的公司即将迎来了自己的成年礼,这本该是一件值得大肆庆祝的事情,贾建强却很平静。

创业历程的一小步

“上三板就跟去工商做了一个报备一样,没有什么太大区别。”申请上新三板的第二天,贾建强在望京soho的一间咖啡厅接受了旅界记者的专访。

习惯了和媒体打交道,面对旅界记者采访,贾建强有问必答,很放松,也很熟练,笑容可掬。

“这标志着我们把六人游公关阵地从旅游行业拉到一个更财经、更金融的平台上。大家觉得你不但是一个旅游公司,更是一个新三板公司,原来不了解你的媒体也开始了解你。”贾建强向旅界记者解释上新三板的原因。

说起来,2015年起6人游便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上新三板的事情,这个迟来的结果贾建强将其形容为一个漫长奇怪的过程,他笑言公司并没有投入更多的人力资源去做新三板的事情,而他自己90%的精力放在了整个公司的业务上。

在贾建强看来上市新三板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而并没有细谈这个过程所经历的种种艰难,只是用“中间可能会遇到困难,但是没有关系,你去克服了,就OK了,”他用这样一句话轻描淡写地一带而过。

“既然选择了这个方向,便会继续走下去。如果相对一个需要五年、十年的创业历程来讲,我认为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小部分而已,并没有任何的决定性作用。”贾建强笑着耸耸肩膀。

试错与填坑

创业中最恐怖的事情是什么?或许业务模式不清晰已经足够“杀死”众多萌芽期创业公司。

贾建强曾一度认为定制游对传统跟团游或者拼团旅游的颠覆和改变是最大的,但他也一度在这个过程中举棋不定。

2013年到2014年初,是中国互联网创业做旅游方向的一个热潮期,出现了一批创业公司。“我们那时候就开始跟平行一起创业的公司做对比,突然我发现有一些专门做自由行的公司,一个月的流水已经到了一千多万的时候,那时候我们的流水可能只有几十万,我们就开始犹豫了。"

拿到投资的团队开始有些急迫,不想放过加快收入的尝试。于是开始做韩国出境游,通过降价去占领市场,结果是做一单亏一单。此后6人游收编了一个周边游的团队,做周边的旅行方式,希望能弥补一下在出境游带来的损失,但很快发现这依然是一个坑。

看上去,贾建强踌躇满志的团队遇到了困境。

但百般试错后,贾建强终于醒悟创业过程就是在一个自认为正确的方向上,不断寻找解决方法的过程。“我们所有错误都在快速尝试后抛弃掉了,而最终还是守住了自己主干业务,这个主干业务开始越来越强壮,但树枝开始慢慢抛弃掉。”贾建强坦言。

因为有了前车之鉴,贾建强开始不被别人牵着走,“当别人是五个亿、十个亿的时候跟你没有关系,所以我们干脆就坚持在定制旅游这一件事情上。”

开放的心态

与多数创业者一样,在大学时便经历过创业的贾建强选择了进入一家互联网公司积累工作经验。在360的五年时间,酷讯两年多的时间里,贾建强积累了一批旅游行业的资源,这为他后面的创业打下了基础。

2013年6月6日,6人游上线,聚焦于给家庭和朋友提供私密旅行服务。因为在360多年产品经理的经验,以及在酷讯的VP的title,贾建强的六人游得到了早期投资人的青睐,并且认识了一批投资人。

贾建强回忆说,找到价值主张相同得投资公司,快速进入下一个阶段很重要。

贾建强最早约见的是一家很知名资本的代表,俩人在来福仕酒店谈了3个小时,从360的各种产品聊到旅游行业,当时聊天的具体内容贾建强已经淡忘,“可能是因为我们都没想明白新上市公司的机会在哪里。”

上线半年的时候,6人游碰到了希望快速再支持他们的投资公司。扯完估值之后,开始一轮长达3个月的DD(尽职调查)。在这3个月的时间,让公司彻底走向了从被动融资走入主动去寻找投资人的路子。

值得庆幸的是,贾建强最后找到了认可6人游的投资人们,坚持了过来。6人游先后获得过险峰华兴、泰山兄弟和华创资本众信旅游等机构的投资。

今年的8月份,贾建强参加了《创客中国》,在与投资方激辩获客能力与今后发展的问题时,与清华同方旗下创投品牌同方创投一拍即合,此后6人游获得清华同方旗下创投品牌同方创投领投厦门嘉汇投资合伙企业跟投,总金额为2500万人民币的融资。

事后,贾建强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作为创业公司首先应该降低预期,没必要非得把估值做到和公司本身价值差别太大,要一步步来,以开放的心态引进适合的认可你的投资人。

1.5亿的临界点

“基本上不确定的事情都已经确定了。”2017年年初,贾建强说道。但这离贾建强心中的阶段性胜利——盈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6人游在全国股转系统披露的公开转让说明书中提到: 2016 年 1-9 月、2015 年度、2014 年度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956.13万元、-614.64 万元和-204.65 万元,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376.82万元、-732.72 万元、-216.33 万元。毛利率分别为6.55%、7.67%和6.75%。

这也说明,在整个休闲旅游领域里面,真正亏损的原因在于营销成本太高了。旅游的低毛利,完全无法支撑它高成本的营销。必须用低成本的方式,在这个事情里面找到一个自己最健康的模型。

在贾建强看来,整个2017年,能不能把公司做成一家盈利的公司,取决于能否继续保持低成本营销和如何把服务的体验做得更好两个方面。

“在2017年,我们还是会用相对来讲比较保守的,更偏整合型的、综合式营销的方法带来想要的目标用户。简简单单在本身体量的基础上,每一单有每一单的毛利,每一单有每一单自己的收获,就可以了。”

贾建强透露,6人游一年总共的花费营销费用也就在200万左右,三板的这件事情对整个公司的营销是起到非常大的比例的作用。因为相对一个200万的营销费用来讲,三板足以价值500万。

赔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赔,是为了更好的挣钱,未来怎么挣钱?这是《创客中国》中,投资人对贾建强的提问。

贾建强的回答是,目前公司每年大概都会有300%左右的业务增长,在他看来1.5亿的收入是临界点,超过1.5个亿之后,公司就会一直盈利下去,2017年全年可以实现这个目标。

贾建强作答普鲁斯特问卷

问:您最恐惧的是什么?

答:最恐惧的其实是不确定性。所以,无论是上学也好,还是到最后真正工作,我觉得所有恐惧都来自于你对一件事情的不确定性。所以之前有人问我这个问题,你创业里面觉得最恐怖的时候是什么,我是觉得业务模式还不清晰,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的时候,那时候是最恐惧的。

问:您现在心态是怎样的?

答:基本上不确定的东西都已经确定了,所以整个心态上相对还比较平静一点。但是,我觉得在未来的时间里面,有很多的更多的挑战需要去解决的。

问:您最敬佩的人是谁?

答: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有点太恭维别人了。

问:您觉得自己最伟大的成就是什么?

答:我觉得没有什么伟大的成功,所有的事情自己尽心尽力就好了。

问:你会觉得自己哪个特点是让自己最痛恨的?

答:没有什么痛恨的啊,我觉得,做最好的自己就行了。没有什么东西是需要去抱怨自己的。

问:您最喜欢的旅行是哪一次?

答:最喜欢的旅行,算是去年去萨摩亚吧。因为我比较喜欢一个安安静静的中国人又特别少的,特别原始的小岛国,我觉得很安静。但是最喜欢这次旅行是因为刚到萨摩亚的时候,手机都掉到了水里,那两个星期的时间完全没有网。

问:您最痛恨别人什么缺点?

答:也不叫痛恨吧,可能更多的是在团队里面,我不太喜欢一种人,我觉得是很负能量的,很多抱怨的这样的人,我其实是不喜欢的。

问:您最珍惜的财产是什么?

答:我觉得那肯定是家人、孩子。我觉得这个是最值得去珍惜的。

问:您最奢侈的事是什么?

答:我觉得最奢侈的事情是在一些无谓的事情上浪费了很多时间,我觉得这个最奢侈。

问:您认为最浅的痛苦是什么?

答:最浅的痛苦,这个词好深奥,我觉得,也说不上层次深浅,我觉得所有痛苦的事情是在于对于整个的项目,在一些事情上,可能如果没有特别好的把控到,一些时间,或者是一些成本被浪费掉了,我觉得还蛮痛苦的。

问:您最喜欢的职业是什么?

答:我觉得做产品经理啊。

问:您对自己的外表有哪些不满意吗?

答:没有。改变不了的东西,就不要有任何的不满意了。

问:您喜欢男性身上的什么优点?

答:我觉得靠谱很重要。

问:您喜欢女性身上的什么气质?

答:我觉得说不好。不做作吧,还是希望普普通通的,平平淡淡的。

问:您最看重朋友什么特点?

答:跟刚才喜欢的男生的性格是一样的,我觉得我比较看重的朋友一定要靠谱。

问:您一生中最爱的人或者物是什么?

答:我觉得我最喜欢的东西,应该说是真正自己去从头到尾做一个项目,做一个产品,而这件事情确实有价值的,我觉得是最让我觉得可能是喜欢的东西。

问:您希望以什么样的方式死去?

答:这个问题太恐怖了,其实我这人挺怕死的。我觉得最好的就是没有那么多痛苦,也没有那么多遗憾,就走了。我觉得会好一点吧。

问:何时何地让您觉得特别快乐?

答:我觉得最快乐的就是能够在一个地方,非常安安静静地去做一些思考,把一些事情能想明白。

问:如果您可以改变家庭的一件事,您希望这件事是什么?

答:我觉得没有什么需要去改变的,我觉得存在的就是最好的了。

问:如果您能选择,会让什么再重现?

答: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也不觉得什么东西需要再重现。因为这些东西都是不可能去改变,也不可能再重现的,所以我从来不去思考这个问题。

问:您的座右铭是什么?

答:我觉得就是非常快乐、非常开心的和一群靠谱的人去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其实我从大学还没有毕业开始,当时就跟朋友一块创业做了一家公司,大概做了有不到一年时间,我就觉得可能时间还太早,所以应该去找一个地方去工作,所以我就去了360,当时还叫奇虎,我在360大概工作了五年,从360出来之后开始在酷讯旅游做了两年,从酷讯再出来之后就开始创业,做六人游。

(来源:旅界记者 姜璐明)

(责编:魏青成、连品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