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大理,走一段自己的路

人民日报记者 董宏君

2016年09月26日09:35  来源:人民网
 

这里,天高云淡,山有山的性格,水有水的情怀。阳光给她带来瑰丽的色彩,岁月令她充满迷人的梦幻。无论是苍山的雪,还是洱海的月,无论是鸡足山古老的金顶佛光,还是石宝山精湛的石窟艺术,无论是“千年盐都”诺邓古村,还是“百桥之乡”云龙古镇……这里,已不仅仅是一个地方,她成了马铃声中的一个音符,蹄痕印里的一枚印章,她曼妙的身姿融合了雄关险道的风雨,她古老的歌谣回荡着人神共娱的祈盼。

这里,就是大理。

公元前二世纪,汉武帝派张骞出使西域。当他历尽艰辛,终于到达阿富汗境内时,却吃惊地发现,那里竟有商人们经由印度贩去的四川特产——蜀布和邛竹杖。显然,无名的开拓者早已经打通了大西南华夏大陆联结南亚、西亚的道路,这条路比从西北去更便捷也更安全。其后,汉王朝全力开发西南边陲,在各地设置郡县,修筑驿道,并从内地大量迁入汉族,中原文明由此直抵滇缅之边。这便是最古老的“西南丝绸之路”的发端。而古城大理,正是“西南丝绸之路”的重要交汇地。

大理是古老的。5000多年前,大理就有人类居住,3000多年前,就已进入青铜时代。西南边陲被视为蛮荒之地的大理,秦汉之后,就已逐渐发展成为茶马古道和西南丝绸之路的要冲,成为与汉族接触时间最早、与中原文化比肩共进的民族地区之一。

大理是辉煌的。南诏国和大理国,前后共延续500余年,与整个唐宋王朝相始终。藉由西南丝绸之路和茶马古道,大理成为祖国内地和南亚、中亚地区文化交往、交流、交融的“十字路口”,多元文化并存共荣,是大西南的文献名邦。

而大理也是孤独的。穿越了两千多年的繁华起落,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跟大理作伴。曾经的繁忙古道已淹没于时光深处,丝路的印痕在岁月的风雨中也渐行渐远,而那一段历史的气息,还在这片高原之上,它从未离去。在踏上这片土地的那一刻,你会有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大意境隐隐袭来的感觉。也许,这就是大理的独特与神奇,她给予你强烈的时间与空间感,她使你在厚重与遥远中得以简化,得以沉淀,甚至得以自信,并从这里找到你生命深处忽略了的东西。

大理是无处不可入梦的。斗转星移,不变的是梦里萦回的山高水长。这里,山岭苍茫,江流蜿蜒,星月旷远,彩花缠绵。大理,一个可以沉淀与净化的地方,一个可以追怀与远望的地方,一个可以行走也可以停顿的地方。

或许速度与沉静总是冲突的,跑的越快,孤独便追得越紧;越是每天波澜壮阔,越是无法体会波平如镜的心灵映照。当我们踏着先人的足迹,在山腰河谷间修起一条条高速公路,在戈壁沙漠中筑起一条条铁路之后,再来寻找和回望这一条古老崎岖的路,它的意义早已远远超越了交通的概念。

所以,来大理,不要急,不要时时坐车,更不要急迫地从甲地移动到乙地。一个人,慢下来,寻几级石阶路,觅一枚马蹄印,再真正走一段自己的路。

(责编:王子涵、赵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