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立晓谈民营企业改革和发展

2015年01月09日16:00     来源:人民网—人民电视

视频介绍

  2015年1月9日,周黑鸭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合伙人郝立晓做客人民网,谈民营企业改革和发展,欢迎收看。

【文字实录】
  主持人:大家好,这里是人民网财经频道,对于周黑鸭这个品牌,我想大多数女性消费者都不会陌生,是的,在现场我们非常荣幸邀请了周黑鸭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合伙人郝立晓先生,欢迎您。
    郝立晓:你好。
    主持人:就像我开始所说的,对于周黑鸭这个品牌,很多消费者都很熟悉,在这其中尤其是女性消费者更为突出,这个数字您会更清楚,周黑鸭从一个小企业发展到现在年销售额超过20亿的品牌企业,这其中有哪些重要的转折点,帮我们梳理一下。
    郝立晓:其实走到今天,让我们周黑鸭最深的,就是消费者对我们的喜爱,回首这么多年的路程,你说要有几个最明显的转折点,可能还真无法一一说出来,但是有一点是现在到未来都会始终秉持的就是我们重视消费者的感觉。这个感觉是什么呢?因为周黑鸭是一个吃的产品,首先我们原来最初的时候我们就问自己,我们自己吃不吃自己做的产品?所以最初的时候,我们以我们自己吃我们自己做的产品为标准,这是在我们最初的阶段。
    那么在后来,我们就讲怎么样能够让消费者吃得更放心,吃得更好,吃了还想吃,这就是未来,这就是我们问我们第二个阶段的问题。所以当我们在产品的研发上面去做思考的时候,我们发现消费者不光要吃得好吃,而且要吃得开心。所以在2014年5月1号周黑鸭全国做了一个特别重要的事情,就是全面取消了散装产品,全部上了我们的寒气调理保鲜包(音),我们商品名称之为锁鲜包的产品。
    主持人:我们可以看到就是那种透明盒。
    郝立晓:这种产品好处在哪里?既满足消费者希望品牌新鲜,大家都认为新鲜的产品口感是不错的,而且又要能够方便携带,既满足大家这种需求,同时又能够让产品的这种味得到最好的一种保持,这种产品的这种包装方式是我们在经过将近4、5年的这种寻找过程中最终把它固定下来,所以说我们在2014年5月1号我们就做出一个重大举措,就是我们全面取消了散装。而这个时候,其实大家可以发现,还有好多消费者其实他更偏重于去买散装,但是我们要相信一点,作为顾客,他不是拘泥于你的包装方式,而是拘泥于你的产品最终能够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品质,所以当我们意识到这一点,我们通过包装的变化,我们给到了这种产品,就是推出这种产品。
    而这个背后的核心是什么?就是我们发现,顾客所要的是好品质的产品而不是说你用什么形式体现,形式是外在,关键是背后的,所以趋势周黑鸭这么多年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包括在这个里面也回答主持人刚才所问到,我们怎么去从最初的发展阶段走到现在,这里面还有一个很关键的,我们不做加盟只做直营,所有周黑鸭的店是没有加盟店。
    主持人:现在全国有多少店?
    郝立晓:全国有接近550家店,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出于对于产品品质管理的要求,出于对于消费者提供优质的服务的要求,我们认为在现阶段以直营是最好的控制手段,所以我们一直坚持直营,这也是周黑鸭到现在我们通常跟消费者沟通过程中,我们说周黑鸭是没有加盟,没有技术转让,没有散装。那么这些都是为了去满足顾客的一个核心需求。
    主持人:所以刚才您提到几个关键点,好品质是消费者普遍遵循的一个最根本之道。所以您又从事是一个食品行业,而我们做的又是一个连锁企业,那么问题来了,食品行业它的安全、它的新鲜本来就很难保障,而我们在很长连锁产业链当中,我们如何来保证全国的供应货它都是统一的标准,能够保证它是最新鲜的?
    郝立晓:其实我们要认识到一点,其实像我们说的,其实好多事情不是在乎它多难,而是在乎你愿不愿意去做。你愿意,你要全身心地去做,它也不难,只是说,你要持续去做,你要时刻把它放到心里去做,你不能用难或者不难去判断它。我们可以看到在发达国家食品安全对于他们而言,他们在不断做这个事情,到现在,你说发达国家有没有解决安全的问题?也不尽然,但是一定说它做的已经在我们前面了,或者做得更好了。
    从我们而言,我们认为,确保这些东西,看你有没有把服务对象放在心里。很简单,我们家里的父母给我们炒盘菜做个饭,你会考虑到食品安全的问题吗?你肯定不会,你会很开心地去吃,很放心地去吃,其核心是什么?是父母把子女放在心里,对于消费对象这种爱这种感情他才去做,就像我爷爷问周黑鸭有没有秘方一样,我们说周黑鸭没有什么特别的秘方,周黑鸭就是很普通,我经常也会告诉我们的朋友,我们说如果您回去给您的夫人或给您的小孩你去卤一盘牛肉,或者卤一只鸡或者一只鸭你肯定会用最好的卤料,你肯定会很仔细观察它的火候很仔细品尝它的口味,最终出来的东西,您家小孩吃的或者您家爱人吃的一定赞不决口,其实味道能多大变化没有多大变化,是一个心的结果。同样的你说做食品安全,你要用心去做。
    比如说我们周黑鸭产品它是从活鸭子,从活鸭子一直到最后煮出来变成深加工的鸭子出来,在这个过程中它会经历由鸭蛋到鸭子成品,到鸭子经过屠宰、分割、运输、加工、包装一系列过程,你要关注它,其实往往出事的时候它是在某一个细节上面,你去关注它,你去把细节去考虑全,然后用相应的措施来,用流程和标准来控制它。
    我们可以这样去说,其实现在就咱们国内的食品安全制度而言不可谓不严,在食品检查上是很严格的,因为有很多部门在检查,同时也有企业自检,也有第三方抽检还有临时的突击检查等等,有好多检查环节。检查的目的是你有没有按标准流程落地,而标准流程落地核心是你有没有真的是把这个产品,最终这个产品做出来是给自己的亲人吃,给自己吃这种心态去考虑。如果说仅仅我做出来是赚钱的那不一样,我做出来是给自己吃的,给自己亲人吃的,肯定这又不一样,这就是我在节目刚开始说的内容。一直以来我们有一个相对朴素也有很真实的想法,就是首先做这个产品自己吃不吃,我可以告诉各位,到现在为止,我们每天早上还会去吃我们家的产品。我们家小孩今年8岁,他最先认识几个品牌,除了洋品牌以外,国内产品就认识周黑鸭,读幼儿园的时候就认识周黑鸭,8岁,起码吃了8年,这是我们自己身边的感受。
    当然也许大家会,会去打个问号,但是我还得说,我爱的我女儿,我不会用我的女儿做一些不好的事情,所以我告诉大家的是,当我们把这种心放到了对消费者这种感觉的时候,你就会把一些很平淡的制度、很朴实的制度去做得相对完美。但是同样的,这个里面因为是人在操作,你不能说它不出问题,但是我们想说什么?第一,出了问题我们正确去面对。第二,我们要不断去加强大家在意识上的修炼,我们周黑鸭特别注重企业文化打造。要让这种把顾客放在心里给顾客一种关怀和感觉,让顾客有被爱的感觉,这种心里感觉要贯穿到周黑鸭全员的每个岗位,都要让他们学习,当然这不是说我今天说了已经做到了,而是我们持续不断做的目的。
    食品安全角度来讲不能说它是难,而在于你能不能持续去做,就说我们减肥很难,减肥并不难很简单就只要跑步,看你有没有毅力每天跑一个小时,但我们更愿意花一个小时去坐着。
    主持人:说一我们也看出周黑鸭从当年的小企业经过这么多年的持续发展成为一个知名品牌,凭的就是不忘初心的感情。
    郝立晓:对,您总结得很到位。
    主持人:我们说到这里再把话题回归到您身上,当时什么样的契机吸引您加入周黑鸭?
    郝立晓:这个说起来,最初的时候我是在一个国营企业里面,我在一个国营企业里面做了13年,让我的感觉就是,我可以不操心不着急可以过着相对舒适的生活。
    主持人:金饭碗。
    郝立晓:不算金的也算银的。但是在内心里面,因为人年轻,总有一种不甘为什么这样平平淡淡过,当时就是想做点啥事?恰恰当时我从事类似于招商过程中,招商过程中我就发现周黑鸭这个品牌,那个时候我记得是07年的时间,那个时候周黑鸭店数还不多。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我第一天见到我们创始人周富裕先生的时候,我当时抱着招商的目的,但是他给我交流的时候,把我给俘获了。
    主持人:他把您给招来了。
    郝立晓:对,他是怎么说的呢?当时我就问他,我说周黑鸭加不加盟,我当时抱的想法,一方面把他招过来,另一方面自己开个店,做一做。
    主持人:他当时哪点把您说动了。
    郝立晓:我正要说,我当时问他加不加盟,他说不加盟,他一说不加盟,就让我特别有感觉,因为在我们那么多年的工作经历里面,我们看到好多品牌都是以加盟为主要扩张的途径的,他一说不加盟就让我有点觉得这个还不错,不加盟。我也跟您今天问我的一样,咱们怎么保证食品安全,他也像我刚才说的,别的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做的产品是要自己要吃。这两个很朴实,让我意识到这个品牌是有生命力的品牌,我当时跟他说的,中间当然还有一些细节不说,特别这两点让我特别有感觉。
    后来我就隔了一天我就跟他沟通,我说我有个想法,如果我到周黑鸭来,您觉得怎么样?当时他觉得很惊讶。因为当时我也尝试问了一下,后来他就告诉我,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考虑,你如果考虑好了,但是我要说明,你来的时候待遇可能没有你原来单位好,但是你如果冲钱那周黑鸭可能不是你要来的地方,如果你要做个事周黑鸭可能是你选择的地方。他说郝总你回去考虑一个星期,我说好,我记得很清楚,2007年10月4号,我到周黑鸭。我考虑一个星期之后,在10月4号之前我就给他打电话了,当时家里人非常不同意,就说你把你现在的饭碗放掉了,你到私营企业去。
    主持人:还是民营企业。
    郝立晓:他们认为这个今天吃了明天不一定吃,生命力能有多久,我当时也问过自己,我有点不服气,可能当时年轻,为什么我们没有类似国际大的食品巨头一样的品牌呢?难道他们很复杂吗?也不是很复杂,要么就是汽水要么就是面包夹肉,多复杂呢?但是他能够做成席卷全球的食品巨头,我们中国又有这么大的市场,我们也不比外国人智商低到哪里去,所以当时带着一腔血性去尝试,当时也告诉自己如果做不成重新再来,因为年轻嘛,有重来资本。在跟家里人做了充分斗争后,最后家里人妥协,我就到了周黑鸭。然后在周黑鸭09年的时候,有一天我们的周富裕先生就跟我们讲,然后就拿了一份东西让我们签字,当时我们一看,就说他把我们吸收成了周黑鸭的合伙人。我就觉得,一个让我们确实特别感动是我们的创始人他在事业上对我们这种认同,特别是在这种事业的发展方向上他把握得很准确,然后能够让我们这群人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平台,能够去发挥自己的价值,最终大家一起来共同成就这么一个食。
    虽然这个事情现在对我们而言我们一直认为它还仅仅就是,用一句话说小荷才露尖尖角,我们认为还在山脚下,但我们冲着这么多年的发展历程,我们内心里面很明确,不管未来如何?我们相信,周黑鸭一定会成为一个能够代表中华民族品牌的这么一个民族产业,这是我们内心的一个目标。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了一个时间节点,09年,09年的时候周黑鸭处于什么样的发展阶段?
    郝立晓:09年那个时候还是属于一个区域性的公司吧,还没有正式走出全国,走出湖北,那个时候。但是整个周黑鸭的运营模式是很清晰的很确定的,那个时候就已经是明确是以直营连锁加上咱们的中央工厂这么一群人,这么一个组合来往外扩张,而且目标很明确,要做百年品牌,然后要走向世界,当时就明确这样定下来。同时,也很清晰地告诉自己,要时时刻刻记住改变自我,时时刻刻记住诚实守信,这是我们每天不断在重复的这么几句,这是我们天天改变自我,诚实守信,百年品牌,走向世界。各位可能认为是,这有点像咱们的一种梦想,但是我认为这是我们周黑鸭的梦想,一直内心里面不断鞭策自己的梦想。
    主持人:有梦想才能有努力的目标,我们每个人在编织着自己的中国梦,您一开始说到了周黑鸭吸引你的一点是周黑鸭不加盟,在您进来以后,它不加盟深层次的支撑或者原因在哪里?
    郝立晓:我曾经思考过,但是后来我得了这么几个结论,第一,不加盟,因为一个企业或者说一个产品能够在市场上面有影响力,其实是取决于它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口碑,也就说大家对它的认同,而这个时候大家对它的认同,老百姓认同它的品质,其实首先是要记住它,记住它不能光记住鸭子,你要记住它叫什么名字,而这个名字对我们来讲就是商标品牌,商标品牌最可控你要能够通过自己的这种管理方法、管理思路让它能够按照自己既定的路线去走,这才不会跑偏。
    但是加盟,因为说白了,加盟是融钱,把钱拿回来快速的方式,但是它不是一个有效的对品牌进行管理的措施,虽然大家都会说过,那可以用合同约定,可以用协议去约定,但是事实上你用协议约定和你自己通过直管的肯定是两个概念,这是我们从理论上面的认知。那么从实践的众多的一些前辈的经验那里我们也得到了一些看法,怎么说?好多品牌我们也不点名,好多品牌大家都在曾经做过加盟,原来的掉渣烧饼,比较有名的大江南北都知道,原来在武汉还有网汪记鸡汤,就拿掉渣烧饼来说,他就是以加盟短时间席卷大江南北,但是短时间一夜之间就吹呼拉朽就完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的胆战心惊,并不能看到别人我们幸灾乐祸,还有我们要从别人身上找到如履薄冰的感觉,他的今天会不会我们的明天,所以从理论和实践两相一结合,我发现做加盟不是一个追求品牌发展实施品牌战略的企业该去做一件事情,起码我们认为是不适合我们周黑鸭去做的事情,也许会有不同的企业家认为,他们有他们独到的管理思维,他们会去做。当然有一些做加盟的品牌做得蛮不错的,但是起码在我周黑鸭的管理思维里面,我们认为加盟是不适合我周黑鸭这种发展模式的。
    主持人:我们有自己的思路和模式。
    郝立晓:对,我不能说别人用得好的,我不一定拿来用得好,当然我用得好的别人拿过去也不一定用得好,所以有些东西还是取决于自己的DNA和基于发展基因而不是简单复制就OK的。
    主持人:你说自身的DNA和发展基金,我们也想到其实说起食品,民以食为天,但是中国地大物博,南北方的饮食文化、口味上还是有一些差异,当周黑鸭走出湖北的时候,有没有在它的口味需不需要改良做过考虑?
    郝立晓:这又说到了实施品牌战略了。首先一个品牌除了在满足消费者的品质需求的时候,还要满足一点就是个性需求,就是你的个性在哪里?如果说你是同质化的,在他心目中他就认为你无外乎就是一个鸭子呗,一个产品呗。那么也就反过头来也就说明了一点,不管我们到南方还是到北方,由于我们中国各个地方的饮食文化和口味的差异,一定会有不同的需求产生,但是有一点我们要坚持的,每个品牌的差异性是不同的,如果我适应了南方,那我是不是就成了南方的某一个特产,我适应了北方,是不是成了北方的特产,到最后不管是南方和北方都不叫周黑鸭,都不是咱们周黑鸭了,那我在心目中的心智里面我就没有自己的品牌定位,我就没有了自己的位置,而在别人心目中,你就是一个好吃的特产而已。而我们希望是,既要满足顾客品质需求,同时也要去在品牌个性上面,品牌定位上面能够有自己的位置。所以我们就不能去跟着北方的口味跑,也不能跟着南方的口味跑,我们始终坚持周黑鸭的特点特质展现出来。
    主持人:在个性化和差异化道路上的追求,每个人都想得到独特的一份,都想每个企业有自己的特点,可这条路是难走的,在我们踏出去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我们口味不被那边接受怎么办?
    郝立晓:这个当然你要有基本的调查,客户定位是很关键的,首先我要介绍一下我们周黑鸭的目标客户,目前我们的目标客户定是15岁到35岁的年轻女性,这个人群里面他有一个特点,包容性特别强,他很容易去接受一些新东西。所以说由于你的目标客户有了这么一个特性,你在实施这么一个战略的时候,你就有了一个基本的基础,而不是如果说您定位的是老年产品或者老年人,中老年人,他们对口味有依赖性,这个时候你就不能去说你要一味去推自己的个性化。从小孩就更不用说,小孩子属于培养阶段。
    主持人: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还是经过了周密的调查和部署之后我们才稳步出这一步。现在市面上有假冒周黑鸭品牌的现象出现,对于这样的现象我们如何维护我们的品牌,我们做了哪些措施?
    郝立晓:首先我想说的是在这几年,我们看到的非常可喜看到国家越来越重视知识产权,刚才您说的侵权就是知识产权范畴的问题,那么在知识产权领域里面,现在随着各地对于行政管理手段和司法手段的加强,应该来说,相比于前几年而言有了很大的变化,但是也不得不讲,由于目前我们这个产品它相对来说它的门槛比较低,所以会导致一些急功近利的人,他会急于去谋取一些利益,然后去做这么一些事情,所以现在我们采取手段基本上就是以行政投诉然后再加上司法打击相结合来维护,所谓行政投诉,当我们发现有一些假店或者侵权信息的时候,我们会进行锁定,然后跟当地工商主管部门进行沟通、进行举报,对于严重的侵权我们会通过司法机关,目前在这种双向实施下应该对这种现象起到了很大的遏制作用,特别是我们自己也在采取一些有效的防护措施,比如我们在2014年5月1号开始,全国所有周黑鸭店就取消了散装产品,全部都是以寒气调理保鲜包,也就是锁鲜包形式销售,也就是说你在任何一家挂着周黑鸭三个字店里,它在卖散装就是散称的产品它就必然的假店,我们自己的店里面肯定有两种产品售卖,一种是锁鲜装一种是真空装,所以根本就没有散装产品,这个也请咱们的消费者注意。
    主持人:擦亮眼睛来辨别真伪。我还有一点特别好奇,周黑鸭作为一个食品企业,它对品牌的主旋律定义为“会娱乐更快乐”,来给我们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意思?
    郝立晓:因为我们发现,我们好多消费者他吃周黑鸭产品是很开心的一种状态,特别是在那种消费场景里面,你一定是在和三五好友聚会的时候或者和自己的恋人看电影的时候,或者和家里人团聚里面,或者温馨快乐环境里面消费这种产品,绝对不会很悲伤的时候吃这些东西。那么这样一来的时候,当我们再往深的时候,我们会发现老百姓消费是为了什么?原来为了温饱,现在是为了自己的快乐,为了满足自己快乐,不管零食消费,解决了温饱问题,解决基本需求的时候,就是马斯诺的需求的理论来讲,由最基准的生理需求到精神需求,把这些想通了之后,我就会发现一个产品你不是简单说好吃好用好玩,而是说你能够带来顾客的心理消费市场。那我们现在就说,咱们会娱乐更快乐,其实是想告诉我们周黑鸭所谓的团队,同时也传递给我们周黑鸭所有的消费者,周黑鸭的产品是希望能够传递出这么一种娱乐、快乐的元素,会娱乐是一种选择,你选择了娱乐,会娱乐是选择娱乐方式,最后你会带来快乐,第一个会是选择,第二个会是结果,选择了娱乐方式会带来你的结果,周黑鸭是娱乐方式的一种,被并不是说你只有选择周黑鸭才会快乐,不是的,周黑鸭是选择的一种,我们是希望告诉消费者,生活是需要选择的,我们就多选择那些能够给我带来快乐的东西。
    主持人:经你这么一解释貌似也这样,从最基本的生活需求到心理上的需求,也可能是几个好的闺蜜,几个朋友聚在一起,有相同的喜好,达成一个共识,这又是一个沟通交往的平台。
    郝立晓:您会发现它不会是一个简单的产品,它就是一个载体,其实背后大家对他感情的传递、流淌、侵注这么一个过程,而真正让所有人都有那种感觉的其实你和谁在一起吃,你在哪里吃?对不对?
    主持人:说起来是一个特别浪漫时尚的话题,说到时尚,这两年流行一个词叫跨界混搭,周黑鸭有没有设计跨界混搭的题目呢?
    郝立晓:如果说跨界的话,可能我们就是在一些方式上面,让顾客感受到周黑鸭的存在的这么一种渠道上面我们会去做跨界,比如说我们和电影的合作,比如说我们和一些了节目的合作等等,其实更多的是什么?让咱们的目标消费者在这么一个相对精准的生态圈里,感受到周黑鸭的存在。你可以说它是跨界,但是你也可以说它不是一种跨界,为什么呢?因为不是这个界它没有界限,是因为我看准了我的这群消费者,我的消费者在哪里?那我的产品在哪里出现是很正常的。我的界是消费者给我形成的界,我的界是消费者给我组成的界。
    主持人:我还有主要核心团队在这里。
    郝立晓:对,消费者他在哪里,我的界就在这里。消费者在唱歌,我到唱歌这个环节,我就是跨界吗?不是的,消费者在看电影,我到了电影这个环节,我就是跨界吗?也不是这样的,是因为消费者在这里。
    主持人:此前关于媒体上关于您的报道,周黑鸭准备成立一个主题乐园,有这样一个说法吗?
    郝立晓:没有一个很准确的词形容我们做这个事,它是一个带来快乐的地方,不是纯粹玩的地方,它会融入产品研发、生产、体验,它会永遇乐方式展现这些东西,但是又不同于我们通常看到的主题乐园,比如说有什么滑滑梯、电动车里面那些东西。
    主持人:有点像电影里巧克力公房。
    郝立晓:有点那个感觉,目前来说,我们也在组织一些专业的团队在帮我们去做这些研发,就是做这个项目的研发,最终我们希望能够让卤制品,独具中华民族特色的产品,有着悠久历史文化底蕴的产品,能够用这种相对来说比较年轻的方式去展现,而不是说必须要那种很传统很古朴的方法去展现,因为它要适应现在这个时代的需要。
    主持人:说到这里正好又是一个创新之举。
    郝立晓:希望能够形成好的结果。
    主持人:这样一个画面我们会什么时候看到?
    郝立晓:因为这个东西,没有一个成型的模子,也不能说在别人基础上面去做提升怎么来着,需要我们去做一些试验的,可能这需要一段时间,是需要一段时间,未来我们会随时去发布消息。
    主持人:我们也会持续关注。
    郝立晓:谢谢。
    主持人:郝总之前从国有企业到了周黑鸭,您是在国有性质企业待过,现在在民营企业待过,您可能感受更充分,在民营企业当中它的创新和改革有怎样的一个体现?
    郝立晓:是这样讲,如果用两个词来形容的话,我认为一个是圈养一个是放养,我认为国营企业是圈养的模式,民营是放养的模式,放养的情况下,我们作为当事人我在国营企业里面,那我可能是规章制度流程等等都是清晰的,很明确的,你照做就可以了,当然不是说不能创新,创新它是需要有一系列的流程的,这样一来就会在时间成本或者在一些当有些年轻人他就会觉得很繁琐,但是在私营企业里面,更多的时候它是以结果为导向,这个目标我们定好,我们大家就全力以赴朝这个目标去做。这个时候我们会说烂拳打死老师傅,不能说是以什么章法,什么章法能用什么章法不能用,首先不能违法,不违反国家强制性规定的同时,你按照咱们可落地可实施适合企业现状的方法去做,去把它做到。而在这一系列过程中,我们更多是想什么呢?私营企业如果到最后如果遇到坎坷,过程中遇到挫折的话,你更多需要独自面对,因为你需要自己去承担自己的后果,需要自己去承担,但是在承担后果的时候,我们往往就会想到因为我们必须自己承担自己的后果,所以在做事之前我们就会反复去验证。
    主持人:更加严谨。
    郝立晓:对,我们不知道算不算严谨,但就像您刚才问到的,对于口味是不是调整,能不能坚持,包括我们更换包装,能不能更换,对于我们来讲,一招不慎都会导致全盘皆输,所以在做这个事以前我们会讨论、实验,不断的尝试,最后得出可信的结果我们就会试。在这个过程中每一步走得很谨慎走得很稳,在周黑鸭有一个理论叫树根理论,可能大家听说过这么一个故事,树根理论周黑鸭是怎么解释它的?做任何事情,做人做事就像树根一样,你不要追求长的多少高,不要看上面,而要看地下,而在乎你扎得多深,所以树不在乎你长的多高,而在乎你扎的多深,在周黑鸭做事就是如此,你能不能扎下去,做人也是如此,你能不能扎下去,扎下去你这个事才能做成,你才能谈根深则叶茂这是我们一直追求的东西。
    所以在现在,我们周富裕创始人又给我们归纳出了一个非常好的,这可能就是做民营企业做到现在,做私营企业做到现在,他的一个感觉,我觉得也可以借这个机会说一下,他是说经营企业不以盈利为目的,而是以获取人心为天职,不以搏得利益为最终的根本,而是以搏得人心为我们的根本。说白了,你企业是捕获人心为主,这是他给我们总结的。
    主持人:最终还是回到心那个原点上。
    郝立晓:对,所以如果说原来可能当你自己不去做一个企业的时候,用娱乐用语,你可能走人走心,走心就能够把事情做好,如果没走心,不管在国营企业还是私营企业你都可能做不好。
    主持人:做企业当中也可以可以看出做人的道理,做事如做人。我们知道一些知名企业当它发展到一定规模,有了一定这样的气候之时,它都会把上市作为重要的战略计划,这项计划有没有纳入到周黑鸭的战略当中?
    郝立晓:我们是这样去定位上市的,我们认为上市对于一个企业而言,它应该是一个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过程,这个怎么说呢?如果你把它当做一个目的,奔着它去,就像人这辈子搞错了方向一样,你奔着结婚生子去了,人的一辈子是结婚生子吗?不是,你是要做一番事,做一点事的,但是就算你不把结婚当成你的目的,但是你到了该成婚的年龄的时候,条件成熟就要结婚,该生子就需要生子,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是自然的过程,企业上市也是这样的过程,如果企业是奔着上市去的当然你可以说企业上市之后你会有更大的发展,但是我们想说的是什么呢?企业生存的核心是为消费者提供优质的产品,提供优质的服务,也就是说如果上市是能够带来这些东西的,那我们才应该去上市,如果上市不能带来这些东西,那上市只是我们考虑的一个方向,而不是必须要走的方向。因为顾客对你的认同才决定你的企业生命力,而不是上市决定你企业的生命力。所以我们认为企业上市它只是一个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事情,到了这个年龄就做这个年龄合适的事情,但是并不表示你不结婚你就一定不是一个好人,或者说不是一个人才,也不一定,但是结婚很正常,不结婚也很正常,只是看条件成不成熟,你有了可以结婚的对象,有了可以结婚的房子你就可以结婚。
    主持人: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不会去强求他。
    郝立晓:对,他不是一个强求的事,你要追求什么?记住一点,不忘初心,消费者满不满意?消费者满意了,你才有存在的价值,消费者不满意,你就没有存在的价值。
    主持人:今天非常感谢郝总给我们带来的分享,让我们看到小食品当中的大视野,在经营企业过程中也处处闪现着人生的哲理。谢谢郝总,谢谢您的分享,今天的节目就到这样的,感谢您的收看,再见。

 

  主持人:许  博
  摄 像:刘 青
  导 播:王晓啸

(责编:魏青成、刘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