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网首页|人民电视|一说到底


 
第59期2014-01-17

安倍拜鬼后“夜长梦多”

今日嘉宾:步平

中日关系专家
中日关系专家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曾任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所长、党委书记。主要研究方向是中日关系史、东北亚国际关系史、日本侵华史、抗日战争史。

视频介绍

2013年12月26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不顾国际舆论的强烈反对,以首相的身份参拜靖国神社。这一举动,让中国、韩国等曾深受战争伤害的亚洲人民无法接受。中国政府对日本领导人粗暴践踏中国和其它亚洲战争受害人民感情,公然挑战历史正义和人类良知的行径,表示强烈愤慨,向日方提出强烈抗议和严厉谴责。

日本右翼政治家们玩“感情牌”伎俩

  像安倍这样一些右派政治家,往往要从为日本天皇而战死的士兵的家属身上找到选票,拉选票,所以日本把这些人称为票的来源,政治上需要找到这些人所谓的支持,他在别的方面,如果找不到理由的话,那就从这个方面找到说,你看我对阵亡的这些人很有感情,我对阵亡的人表示了哀悼,表示了悼念,我还没有忘记他们,所以就会让有些人在这些方面去投他的票,我想这是一个最重要的选择。

日本对中国高速发展感到焦虑

  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日本开始变得焦虑。现在如果中国GDP超过它,类似于我们在操场上比赛赛跑的时候,当你身后的人要追上来的时候,前面的人肯定会紧张的,日本就是这种状态,它很焦虑,这是一种这种焦虑就带来了它对很多问题的一种不适应,所以,他觉得来自中国的这种威胁,这是一个本质的问题。我们也需要适应这个变化,我们应该有作为大国的这种心态、大国的这种责任。

 

【步平】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人民网《一说到底》,我是步平,今天我们来聊一聊安倍参拜靖国神社的话题。

【配音】2013年12月26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不顾国际舆论的强烈反对,以首相的身份参拜靖国神社。这一举动,让中国、韩国等曾深受战争伤害的亚洲人民无法接受。

【外交部发言人秦刚】中国政府对日本领导人粗暴践踏中国和其它亚洲战争受害人民感情,公然挑战历史正义和人类良知的行径,表示强烈愤慨,向日方提出强烈抗议和严厉谴责。(视频素材02第36秒开始)

【配音】2014年1月1日,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在英国《每日电讯报》上撰文批评日本军国主义,警告日本军国主义的复苏。刘晓明将日本军国主义比作哈利波特故事中很难死掉的恶棍伏地魔的现实版,靖国神社是其魂器之一,代表这个国家灵魂最黑暗的一面。8日,刘晓明在英国广播公司的电视节目《新闻之夜》上,与日本驻英大使交峰,再次明确的表明了中国的立场。在接下来的一周里,中国32位大使陆续发文谴责安倍参拜靖国神社的行为。对此,安倍一边在日本媒体上声称:“即使参拜靖国神社遭到批评,今后也要履行作为首相应该履行的责任。”一边又企图以诡辩获得国际社会的理解和认同。

【步平】他们已经错误地估计这个形势,为什么呢?有很多国家,确实对东亚发生的历史过程,并不是十分了解的。对于靖国神社本质的问题也不是十分了解的。所以我们有必要让大家充分了解,让各国都能够了解这样的一个基本的事实。我想这个基本事实说穿了就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事实,就是说产生侵略罪行的这些国家,这些人,是不是应当反省,应当谢罪,如果把这个道理说清楚了,我想是能够得到很多国家人民的一种认可的。我想我们这样做正是要取得一个广泛的国际社会的理解。

【配音】很多人认为,因为靖国神社中供奉着东条英机等战犯,所以,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才受到强烈的谴责。1月4号,日本前外务大臣前原诚司表示,他认为应该将14名二战甲级战犯从靖国神社分祀出去。但事实上,这并不是问题的核心。

【步平】对于安倍参拜靖国神社这个问题,作为我们来说,一如既往进行一种批评,这个毫无疑问。但是我想,作为我们来说,确实应当对靖国神社的问题,靖国神社参拜的问题有一个更深层的了解,就是了解到它的本质的问题在哪里,它的核心的问题在哪里,我们不要把它非常简单地归纳成这就是中国和日本之间的一种对立。

【配音】那么,靖国神社的本质问题是什么呢?

【配音】靖国神社的前身叫东京招魂社。东京招魂社成立于1869年,根据日本明治政府的说法,东京招魂社是专门为在明治维新之际为明治政府战死的日本军人建立的, 是供奉和祭祀为日本天皇而死的那些人的神社。1879 年,东京招魂社正式改名为靖国神社,位于日本东京都千代田区九段坂。

【步平】这一点其实和原来的神道教很不一致,神道教里面阵亡的人、死亡的人是不能成为神的,但是为了把为天皇阵亡的人成为神,所以才建立的靖国神社。我想这一点需要特别强调一点。靖国神社建立之后,有一个最基本的原则就是只要是为天皇阵亡的人可以进去,而且进去以后,这些人就成了神了,而不是单独的个体,人的个体了,我想这一点也需要强调。所以在靖国神社里面,看起来现在246万多阵亡被合祀在里面的,实际上理论上只有一个抽象的神就是靖国之神,这个靖国之神让大家去参拜的意思不是对那200多万人的悼念,而是对靖国之神精神的弘扬,这一点也是日本,就是靖国神社建立以后,在日本社会一直强调的一个原则,这就是1945年之前一直强调的原则。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个靖国神社,刚才说了既然是为天皇阵亡的人建立的,所以靖国神社是由日本的国家管理的。国家出资的,或者我们可以说它是国家神社,这就是靖国神社的地位,一直到1945年的时候,靖国神社一直具有这样的地位。

【配音】靖国神社伴随着日本的侵略战争而生,它从诞生之日起,就代表着日本军国主义的灵魂。它在日本的地位,随着二战结束日本的战败,而发生了变化。

【步平】在战后初期的时候,美国开始是有一个基本的原则,占领日本之后是想把它烧毁的,因为它和日本的军国主义有非常密切的关系,但是,当时的教皇的代表曾经又把这个问题提出来说,因为它又和宗教有关系,是不是应当给宗教一定的存在的机会。所以,美国当时采取了一种特殊的政策,叫做靖国神道法令,这个神道法令的基本原则就是靖国神社可以存在,但是以宗教法人的身份存在,而不给它以国家神社的地位,也就是说日本国家不再管理靖国神社,靖国神社失去了和国家之间的那种联系,就是一种纯粹的宗教法人了。这是它的地位上基本的、根本的变化。但是它本身的内容没有变化。

【配音】上世纪六十年代,随着日本经济的发展,日本军国主义又有抬头的趋势,右翼势力不断的妄图恢复靖国神社作为国家神社的地位,并将“国家管理靖国神社”作为议案提到日本国会。但这种企图一直没有成功。在连续六年被否决之后,1974年,日本的右翼政治家提出了一个迂回法案。

【步平】什么叫迂回法案?就是直接由国家管理现在很难通过,怎么办?他们迂回法案的核心叫做参拜法案。就是鼓动日本的政治家们去参拜靖国神社,甚至要求外国元首来访问日本也去参拜靖国神社。他们的理论就是这样:如果政治家们都去参拜了靖国神社,外国元首都去参拜靖国神社,它不就变相地成了国家的祭祀的机构了吗?这种提案提出来之后,当然也没有通过,就带来了一个问题,就是说参拜靖国神社,特别是首相、政治家参拜靖国神社,就有一种政治意义了,等于恢复了靖国神社的战前的地位。所以,从那之后,围绕着政治家是不是参拜靖国神社,在日本社会有非常激烈的争论、辩论。

【配音】应当注意到:靖国神社问题在日本社会也是长期存在争议的问题。否定靖国神社和反对参拜靖国神社的基本立场是:一,靖国神社历史上与日本军国主义有直接的关系;二,国家管理靖国神社意味着政治与宗教的结合,所以是违背日本宪法的。2001年,日本福冈、熊本两县的宗教人士就小泉参拜靖国神社向当地法院提出诉讼。他们在诉讼中指出,小泉以及众多阁僚参拜靖国神社的行为违反了日本现行宪法,违背了政教分离的原则。而在接下来的几年,针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的诉讼一直没有间断。2003年2月,由116名中国台湾省居民组成的原告团,在日本提起诉讼,要求日本国家、小泉以及靖国神社向原告道歉并赔偿每人1万日元的精神伤害费。2005年9月30日,日本大阪高等法院就台湾原住民控告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诉讼案作出二审判决,认定小泉参拜“相当于规定政教分离的宪法所禁止的宗教活动”,属于公职行为,违反宪法。但是这样的判决并没有阻止日本右翼政治家们参拜靖国神社的脚步。

【步平】毕竟在日本是有一些支持参拜靖国神社,特别是在政治选择上,比如安倍,像这样一些右派政治家,往往要从像刚才我说的遗族的那些人身上找到选票,拉选票,所以日本把这些人称为票的来源,政治上需要找到这些人所谓的支持,他在别的方面,如果找不到理由的话,那就从这个方面找到说,你看我对阵亡的这些人很有感情,我对阵亡的人表示了哀悼,表示了悼念,我还没有忘记他们,所以就会让有些人在这些方面去投他的票,我想这是一个最重要的选择。

(【用字幕说明】遗族,指为日本天皇而战死的士兵的家属。)

【配音】利用“感情牌”来模糊靖国神社的本质,正是多年来,日本右翼政治家们玩儿的伎俩。

【步平】这种模糊,我想对普通的民众来说是存在的,我想也是可以理解,我们可以通过长时间的一种工作,长时间的一种很细致的介绍,来让他了解。但是政治家不应该从根本上模糊。政治家去参拜,完全是他自己的政治目的。所以我想政治家出去没有这种意识,没有认识到靖国神社这种本质的问题,应当说他不配作为政治家了。

【配音】靖国神社为宣扬日本军国主义而存在,今天,它仍然是日本军国主义的像征。因此,不管它里面是不是供奉着东条英机等甲级战犯,中国人民都无法接受日本政治家的参拜行为。专家建议,我们要注意日本国内否定靖国神社和反对参拜靖国神社的政治力量的活动,与他们形成合力,共同反对日本政治家参拜靖国神社。

【步平】政治家们去参拜,它形式上起的作用是很大的,因为政治家这样去做,首先表明了一种态度,对战争责任模糊的一种态度。第二,是对于战争受害国的民众的感情的一种伤害。

【配音】2014年元旦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夫人透露,安倍近来患了失眠症,每晚临睡前需喝一盅白兰地才能入眠。俗话说,有得必有失,安倍一意孤行,参拜靖国神社,得到了选票,却失去了中韩两国人民的信任,失去了外交的主动权。

【步平】近代以来,中国一直是处于落后的一种状态,这种落后的状态到了改革开放之后,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开始在发生变化。这个变化进入了21世纪,特别是2010年,都知道2010年当时中国的GDP超过了日本,这就发生了一个很重要的变化,尽管我们的人均GDP还大大不如日本,但是形势上,从整体上已经发生了一种变化了。这种变化对日本带来的是一种特别焦虑的一种影响,日本本身这十来年,它的经济是一种停滞状态,和中国的高速发展本身就是一种差别。现在如果中国GDP超过它,类似于我们在操场上比赛赛跑的时候,当你身后的人要追上来的时候,前面的人肯定会紧张的,日本就是这种状态,它很焦虑,这是一种这种焦虑就带来了它对很多问题的一种不适应,它就很难适应中国从原来一个很弱的国家一下子强大成这样子,所以,他觉得来自中国的这种威胁。所以,这是一个本质的问题。当然对我们来说,恐怕也有一个变化,也需要适应这个变化。当中国从原来那种弱国逐渐发展起来的时候,我们也应该想到我们作为大国的这种心态、大国的这种责任。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评论

制作团队

出品人 廖 玒 总制片 唐维红  制片人 雷 阳  游海滨  主 编 苏 瑞  白 静
编 导  白 静   后 期  李佳 王理   摄 像 赵铮   
页面编辑 
王理   页面设计 孙莉娜

栏目介绍

  《一说到底》是人民网人民电视全力打造的新闻评论品牌,这里有最深刻的观点、最生动的表达。欢迎关注和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