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网首页|人民电视|一说到底

第55期2013-12-16

 

老人真的变坏了吗?

今日嘉宾:

  • 蒋云龙人民日报总编室编辑。主要从事民生报道,策划、写作多篇有影响力稿件,包括《“自制呼吸机”暴露医保漏洞?》、《医患矛盾真有那么深吗?》等。曾撰写过《断水禁私宴,不妥》、《公共言论的边界在哪里》等多篇热点评论。蒋云龙人民日报总编室编辑。主要从事民生报道,策划、写作多篇有影响力稿件,包括《“自制呼吸机”暴露医保漏洞?》、《医患矛盾真有那么深吗?》等。曾撰写过《断水禁私宴,不妥》、《公共言论的边界在哪里》等多篇热点评论。
  • 周孝正著名社会学家。主要著作:《应用社会学》、《人口危机》、《儿女双全的新人口战略》、《人文公民美育堂》、《河流是地球的血脉——保卫都江堰》、《水资源的管理与补偿机制》、《三峡移民和可持续发展》、《北京市居民安全感调查报告》等。周孝正著名社会学家。主要著作:《应用社会学》、《人口危机》、《儿女双全的新人口战略》、《人文公民美育堂》、《河流是地球的血脉——保卫都江堰》、《水资源的管理与补偿机制》、《三峡移民和可持续发展》、《北京市居民安全感调查报告》等。

视频介绍

最近,一些关于老年人的负面新闻被媒体频繁曝光。例如,广东汕头两名高三学生救助一名骑电动车的老人,却被老人声称是他们导致他摔倒受伤。还有一位老人在乘坐公交时,向车上年轻女子要求让座未果后 口出脏话,还一屁股坐到女子身上。类似的新闻曝光后 引来了一边倒的批评之声甚至有些媒体还提出“中国老人变坏了”的说法。网络上各种“中国老人出了问题”的论调不绝于耳

老人形象被媒体标签化 在网络中集体失声

在我们传统认知当中,老人是有一些标签的,比如说温和、慈祥、智慧,但是在这一类的个案当中,老人的形象被解构,被颠倒了,大家觉得老人是忘恩负义的,是见利忘义的,是损害公德的,但是这些个案都是社会的少数,它具有新闻价值才会被报道,而媒体对这些个案的标签化,肯定是有影响的,这些标签化与事实是不符的,而且对老人的社会形象有非常大的损害。网民平均年龄大概也就是三十多岁,像六十多岁以上的老人,他们对上网肯定有障碍,或者说他们也不愿意上,或者也不能上,他们在网上有一个失声,集体失声。

两亿老人面临未富先老、养老资源不足的生存挑战

我们要看到一个现实,中国走过老龄化进程,进入老龄社会,到今天,中国这个进程用了25年,但是西方国家用了一百年,我们25年走过了别人一百年的路,现在未富先老是我们面临的主要问题。养老资源不足,老人数量过多,而在这2亿人这样的数量里面,老人本来就是社会弱势群体,但是在这2亿人当中,又有一些是更加弱势的群体,可能他们的生存环境非常的恶劣,生存权也受到了挑战,这个时候我们要求这2亿人都有非常高的道德境界,这明显是不现实的。

  最近,一些关于老年人的负面新闻被媒体频密曝光, 例如,广东汕头两名高三学生救助一名骑电动车的老人,却被老人声称是他们导致他摔倒受伤。还有一位老人在乘坐公交时,向车上年轻女子要求让座未果后,口出脏话,还一屁股坐到女子身上。类似的新闻曝光后,引来了一边倒的批评之声,甚至有些媒体还提出“中国老人变坏了”的说法。网络上各种“中国老人出了问题”的论调不绝于耳。

  蒋云龙:这句话听起来很解气,很多人也觉得很有道理,但是这句话有以偏概全,一杆子不只是打翻了一船人,打翻了而是一代人,对一代人的污名化和标签化。咱们媒体报道这种新闻事件有这么一个毛病,不喜欢就事论事,而是喜欢把一个事标签化,想要从事实中上升到理论层面,其实这非常可笑,生活的真相有的时候不是那么简单的,不是说你可以一概而论,不是说就是老人摔倒,都是为了讹诈救助者,如果说都是这样用经验去取代事实,用感性的感知去取代理性判断的话,可能我们离真相越来越远。

  其实,我们身边,一直有很多无私奉献、乐于助人的老人们。(尽量加几条新闻原声,但是都只用一句话 不都说完)这些老人们的故事感动了很多人。然而,近段时间以来,老人“为老不尊”的负面新闻近来却越来越受到媒体青睐。为何关于老人的负面新闻屡成话题呢?

  蒋云龙:在新闻界有这样一句话,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在我们传统认知当中,老人是有一些标签的,比如说温和、慈祥、智慧,但是在这一类的个案当中,老人的形象被解构,被颠倒了,大家觉得老人是忘恩负义的,是见利忘义的,是损害公德的,但是这些个案都是社会的少数,他不是主流,因此他才会具有新闻价值,才会被报道,而媒体对这些个案的标签化,肯定是有影响的。实际上,这些标签化与事实是不符的,而且他对老人的社会形象有非常大的损害。

  周孝正:网民平均年龄大概也就是三十多岁,像六十多岁以上的老人,那时候学的是bpmf,那时候还没有学汉语拼音,他们对上网肯定有障碍,或者说他们也不愿意上,或者也不能上,他们在网上有一个失声,集体失声。现在老了,他们的体力、精力都不行了,所以老人是一个特殊的转型期的一个边缘弱势群体。再加上互联网等等,他们也不太会用,所以基本是一个落伍的,我们叫他们是一个没有声音的群体,其实他们有声音,只不过比较弱,我们也没有去听。

  蒋云龙:一些媒体在没有弄清楚事实之前,就已经进行媒体审判,就去贴标签,这样往往带来的是负面的效果,标签化和媒体审判,这是媒体不成熟和没有社会责任感的体现,但是我希望在今后可能再发生更多这样事情的时候,媒体和公众都能够吃一堑长一智,少贴一些标签,我们多一些就事论事。

  随着关于老年人的一些负面话题的流传,已经在社会上形成一些令人不安的后果。例如,对于“老人倒地扶不扶”就成了一个令很多人纠结的问题。在有近14万人参与的一项调查中,55.6%的人选择直接走开,23.4%的人选择留下证据或找到证人后再扶,12.6%的人选择拨打110并等待,仅有5.4%的人选择毫不犹豫主动扶起来。

  蒋云龙:从社会心理学角度而言,为个人的冷漠去找一个借口,也是很重要的原因。比如大家更愿意相信这是骗术,更愿意相信老人变坏了,而不相信真的有人需要帮助,不愿意相信这是一些极端的个案。这样,当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的时候,可能我自己不去帮助的时候,我就可以给自己找一个借口,这是在人们面临恶性事件的时候处于自我保护的目的,而很本能的一个反应,这充分说明咱们社会的良性发展以及理性社会的建设还需要更多的努力。

  有观点认为,关于老年人的社会事件增多,是老龄化社会来临的一个征兆。老年人群体与其他年龄群体之间的资源分配相应产生了变化,上班高峰时老人外出锻炼,买菜坐公交,引起上班族的抱怨,这是老龄化社会来到的外在表现。近期,还发生过社区居民向跳广场舞的大妈泼粪的极端事件。

  蒋云龙:我们要看到一个现实,中国走过老龄化进程,进入老龄社会,到今天,中国这个进程用了25年,但是西方国家用了一百年,我们25年走过了别人一百年的路,现在未富先老是我们面临的主要问题。我们可以看到有些老人生存环境很好,自己有事业,或者有子女照顾,或者有自己的养老方式,或者有养老金,但是还有更多的贫困老人、空巢老人,我们前一段时间也看到过报道,像北京、天津这样的大城市也都出现过养老院一床难求的情况,

  周孝正:退休的老人,当时可能他们就一个孩子,一个孩子长大了,他可能要工作,要学习,所以身边可能就没有,我们叫空巢老人,甚至还有所谓的失独的老人。因为独生子女,现在失独的家庭大概超过100万,而且每年以7到8万人的速度在递增。

  

  必须看到,老年人们处于人生暮年,行为能力下降,令他们处于社会弱势人群的地位。而一些社会配套制度的缺失,更令他们在遇到突发事件时缺乏必要的保障,不得不面临生活上的巨大压力。

  蒋云龙:养老资源不足,老人数量过多,而在这2亿人这样的数量里面,老人本来就是社会弱势群体,但是在这2亿人当中,又有一些是更加弱势的群体,可能他们的生存环境非常的恶劣,生存权也受到了挑战,这个时候我们要求这2亿人都有非常高的道德境界,这明显是不现实的。所以,在2亿人当中出现一两个或者几十起、几百起这样的极端个案,按它的比例来说,其实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每个人都有变老的时候,也没有一个人那么容易“变坏”,无论是老年人还是其他年龄层的人,都应该反思自身,相互尊重,相互关爱,共同营造一个和谐温馨的家园。

  蒋云龙:虽然说网络上有这样那样的说法,老人变坏了,还是坏人变老了,对我们个人而言,我们还是要有尊老的心,尊老、敬老,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这个传统其实没有消失,现在在咱们广大社会里面,这依然是主流,比如说你随便登上一辆公交车,有白发苍苍老人上来的时候,肯定是有人给他让座的。如果我们现在忧心忡忡地去讲怎样保持尊老、敬老的传统,其实是一件非常可笑的事情。

  蒋云龙:我觉得对于一些老人而言,跳广场舞或者他去公交车上抢座,是不是也应该将心比心地想一想,如果说你现在面临的这个人是你的子女,在公交车上,如果说那个眼袋重重、黑眼圈特别重,坐在公交车上垂垂欲睡的是你的儿子,马上要上班了,你愿意把他揪起来,然后自己坐下去吗?很多事情其实是一个打颠倒,你自己站在他的角度上想一想,或者把他当做自己的亲人再想一想,很多问题其实都迎刃而解。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评论

制作团队

出品人   廖 玒   总制片   唐维红    制片人   雷 阳  游海滨  主 编  苏 瑞
编  导  柳  静    后  期   柳  静  王  理     摄  像   赵 铮  王   理        
包  装  毛文正   页面编辑 张祎瑞   页面设计 孙莉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