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这一年,狂喜、大悲、荣耀、艰辛,作为媒体人,我们用泪水、用激情、用执着,忠实地记录下了那一幕幕回忆,不懈践行着守望最高理想的誓言。
  时光飞逝,在众多曾做客人民网的嘉宾中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的决策能给一个阶层带来福音,他们的观点能给一个行业带来转机,他们的声音掷地有声,他们的背影引人深思。“义务教育”、“出版自由”、“司法公正”、“安全生产”……他们用这些年度关键字,见证这个伟大的时代。


策划制作:人民宽频·新闻组 

路甬祥谈袁隆平未当选中科院院士

    “我个人认为袁隆平完全有资格当中科院的院士”,在路甬祥院长的这句话说出后,许多为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未能当选中科院院士而愤愤不平的网友纷纷留言表示支持。一场关于科技贡献评定的大讨论也铺展开来。的确,袁隆平没有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但却当选了筛选更为苛刻严格的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的称号。这种现象的出现属于偶然,还是另有原因?
·路甬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网友留言:已经认识到的“历史误会”就应当纠正,一个世界公认的著名的科学家,却被排斥在本国科技领域最高荣誉之外。不知是喜悦还是悲哀?
我来说两句

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民进中央主席严隽琪谈高考制度

    高考是我们能够选择的唯一的最好的办法。首先,这种方式非常严格。精英,毕竟是少数。但那部分没有参加高考或者没有取得好成绩的人也不会因此而找不到好的工作;其次,分数面前人人平等,金钱与关系无法左右高考分数。其实,我们常说的这个“独木桥”边,是可以架起其他“大桥”的。再通过将“桥面”扩宽,完全可以满足如今社会需求多样化。
·严隽琪,民进中央主席。
网友留言:义务教育免费受到了社会各界好评,但现在还有一些问题,例如贫困山村的师资力量极为薄弱,对于这些问题民进有没有进行一些调研,向政府部门提出一些解决意见?
我来说两句

教育部长周济谈教育公平如何实现

  要从根本上保证教育的公平,还要靠教育的科学发展,给所有的人民群众提供接受良好教育的机会。但是在这个发展过程中,我们要特别关注家庭经济比较困难的群体、孩子,我们要努力用惠民政策来保障教育公平。在过去几年中,政府花了很大力量致力于次,主要体现在对农村学生实施免费义务教育,以及在非义务教育阶段建立一套完善的资助体系等方面。
·周济,教育部部长、党组书记。
网友留言:泣血建议教育部深化中学生心理卫生常识教育,并纳入高考。虽然国务院有文件,教育部有文件,各级学校也做了一些安排。但是,效果停在隔靴搔痒的境界。
我来说两句

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谈新闻行业的市场化

    30年前,在新闻出版这个意识形态非常强的行业里,没有有人赶提出市场化这个字眼。而通过30改革开放后的今天,通过一系列转变,我国的新闻出版业已经实现市场化、产业化和国际化。一大批新的市场主体脱颖而出,担当起了市场竞争的任务。另外,就新闻出版业内部而言,内部机制也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两方面一同促成了社会主义公共文化体系的建成。
·柳斌杰,新闻出版总署署长。
网友留言:网络时代信息快,强国富民莫等待,把好新闻质量关,教育做人当好官。新闻的关键在于讲真话,不怕得罪人,这样才能对人民、对国家、对社会民主和经济发展有利。
我来说两句

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姜建初谈民事抗诉如何启动

    刑事案件抗诉分为两种,上诉程序的抗诉是“下抗上审”,审判监督程序的抗诉是“同抗同审”。 而民事刑事检察工作,一般是通过当事人的申诉。现行民事立法规定的审判监督程序的抗诉制度,从总体上说,具有一定的优越性。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抗诉的必然后果是引起再审。但它也具有严重的局限性,如缺乏抗诉程序的具体规范,增加了民事抗诉的难度。因此,对现行民事抗诉制度必须进一步完善。
·姜建初,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网友留言: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你们辛劳了!检察工作很多人理解是行政机构体制内的事,体制外和党外人士参与反腐有哪些途径?是否受重视?
我来说两句

全总副主席徐德明谈工会保障农民工权益问题

  工会是一个群众的组织,是法律赋予了工会职责。工会的会员、职工,他们有自己的组织,也就是全国总工会,我们的基本职责就是维护职工合法权益,“有困难找工会”。这几年,我们为农民工维权做了大量的工作,包括农民工欠薪问题,包括对农民工子女上学的资助问题,包括农民工的培训问题,包括涉及农民工侵权的法律援助问题,我们都做了实实在在的工作。
·徐德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
网友留言:上海、重庆、广东三地农民工到京参加今年两会,真是史无前例,工会功不可没!不过三个人代表两亿人实在太少了,希望以后增加农民工代表数量。
我来说两句

国家林业局局长祝列克谈我国林权制度改革情况

     过去,山林都是集体经营,老百姓对山上是否起火、是否受灾不一定很关心,因为林子不是老百姓的。三年前,国家开始进行林业改革,山林的所有权和经营权分到了农民手中。国家林业局局长祝列克在今年做客人民网时,就关于林业改革问题给出了一系列答复。他特别谈到,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对林业改革现状非常重视,国家也通过出台各种政策来保护林农利益。
·祝列克,国家林业局副局长。
网友留言:雪灾是天灾,虎照是人灾,天灾人灾都是灾,我们不希望在听到或看到陕西省林业厅或国家林业局什么的道歉,公众需要真相,政府需要问责!
我来说两句

发改委宏观研究院副院长马晓河谈流转土地经营权

    流转土地经营权和土地私有化有什么本质不同?在农村土地流转中要防治农村的土地用途被改变,需要维护集体所有制性质不得改变,土地所有权不得改变,而使用权则会灵活的分配到农民手中,充分调动农民积极性,提高劳动效率及农民收益。如果农民之间存在流转土地,会引发超前消费,他们在消费之后的就业、温饱等一系列社会问题可能会接踵而来,我们的体制已经完全能够适应这种状况。 
·马晓河,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
网友留言:在改革开放30周年这样特别的年份再提“农村改革”显得特别有意义,土地流转又是农村改革的大问题,它会引发农民超前消费,在消费之后怎么确保他们“温饱”?
我来说两句

中央党校经济学教研部副主任韩保江看中国楼市

  为何中国的房价这么高?楼市起起伏伏的原因又在哪?专家是这么说的,现在我们的住房结构有所调整,过去全盘地把房地产让开发商来供,换句话说,经济适用房、廉租房这种结构在整个住房结构中供给是不合理的,现在政府也加大了对廉租房建设的投资,也在影响着供给的结构变化。由于政策对房地产的某种调整,确实对房价的过快上涨起到一定的抑制作用。
·韩保江,中央党校经济学部副主任。
网友留言:奥运盛典在北京落幕了,但奥运会给中国经济发展带来的影响还在持续。“后奥运”时期的中国经济还能后劲十足么?金融危机席卷全球,我们国家要怎么应对呢?
我来说两句

安监总局新闻发言人黄毅谈为何安全事故屡禁不止

    为何我国安全事故屡禁不止?黄司长给出了答案。首先,我国所坚持的安全第一、以人为本的理念在有些领导干部的头脑里还没有真正的确立起来,安全第一也没有真正的落实,一些政策只是停留在“口头上、文件上、会议上”。从而就出现了“重生产、轻安全”、“重效益、轻安全”的倾向。我们占有的世界平均资源很高,但我们只产出了很少比例的平均GDP,这不得不令我们警觉。
·黄毅,国家安监总局新闻发言人。
网友留言:各地安全指标和奋斗目标应当为0伤亡,如何才能做好早期安全监督和事故防范工作,能够把事故隐患真正消灭在萌芽阶段? 如何建立隐患治理的长效机制?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