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战胜利四原则:人心是关键--人民电视--人民网
人民网

情报战胜利四原则:人心是关键

2010年12月27日14:16    来源:人民网—人民电视     留言 0 条     手机看新闻


 应该说,中国共产党从1921年建党,一直到1937年到延安之前,怎么样搞武装斗争,怎么样搞秘密斗争,党内还不很明确。到1937年到延安落脚之后,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总结之后,才有一个明确的目标。1945年七大前,肯定了刘少奇提供的白区的路线。后来党的决议确定毛泽东思想,这是集体智慧的结晶,毛泽东思想也包括周恩来、刘少奇等人提出的秘密工作的原则,也是毛泽东思想一部分。什么是毛泽东思想?1981年党中央通过的决议做了三点概括,实事求是、群众路线、独立自主,这就是毛泽东思想的精髓之所在,这一点在今天还是实用的。当年的具体原则现在已经过时了,但是这个思想实质到今天还是实用的,就是实事求是、军队路线和独立自主。也体现在秘密工作中,秘密工作也得坚持这些原则。
    这些原则在公开斗争和秘密斗争中都能够体现出来,这样才能是解放战争,成为中国共产党当年的黄金阶段,势如破竹地取得了建设新中国的胜利。独立自主首先要摆脱苏联的指挥,当年列宁主持成立共产国际,后来成了斯大林控制各国来讲变成苏联外交的工具了,苏联和共产国际最大的错误就是把本国的理念当成唯一的正确模式推广于全世界,现在证明苏联的模式并不怎么样,当年的最大错误就在这儿。另外,苏联的克格勃、格别乌和契卡这一套弊病也非常大。苏联自从建立契卡到克格勃,最大的弊端是神秘主义,脱离党的组织和群众。它的组织是垂直领导的,管不了情报和保卫机关的,凌驾于党之上才是保卫机关,不是很可怕嘛,更凌驾于群众之上。既没有群众监督,也没有党的领导,变成领袖个人的工具,那都很可怕的。1950年,中国革命胜利的时候,李克农按周恩来的意见以半年时间总结经验,强调了党的绝对领导和以政治基础为主的两点为基本原则。苏联克格专家来华作经验交流时说用金钱、美色才能获得有价值的情报,李克农反驳说,我们过去没有这样干,今后也不会这样干,我们主要靠交朋友,做折纸思想工作,有时也用一些金钱,但只是辅助手段。我们从来不这么干,现在有一些影视作品这么干,是他自己想象的。
    周恩来当年为东北烈士纪念馆题词,也总结了,党的地下工作的成功经验主要是四条,第一,党的纲领路线切实代表人民群众的利益。第二,从维护群众的切身利益入手,政治斗争和经济斗争紧密结合。第三,有效利用群众组织,利用各类社团扩展党的影响力。第四,共产党员有人格力量,成为获得非权力性权威的重要基础。咱们现在很多领导人的权威是靠权力树立的,当年秘密活动,不掌权的话,要树立权威,真靠人格的力量。
    自古得人心者得天下,这是一个基本的社会学知识。古代有识者都知道,同样是得人心者的情报。共产党当年为什么情报战线或者地下工作能够取得成功,关键是人心。苏联历史总结克格勃经验,苏联情报工作最昌盛的时候是二次大战期间,因为你是反法西斯主力军,当时很多英国军官、美国军官把那些东西,秘密为苏联服务,不要任何报酬,因为你抗击法西斯。美国州政府开辟第二战场他不满意,自愿的为苏联服务,这是苏联情报工作最成功的时候,关键是你得人心,得人心者得天下,得人心者得情报,这是最基本的。蒋介石跑到台湾之后,蒋介石也承认,没有实行民生主义,但是对外他不敢说,怎么办呢?关键是“匪谍渗透”,他在台湾岛内国“白色恐怖”也有依据了。现在网上有很多台湾发的贴子,包括国内一些糊涂的人也响应,也说“情报决定论”、“匪谍决定论”,这是违反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怎么能使一个间谍就决定了国家的命脉呢?这不可能的事,关键还是人心向背。
    (一)党的纲领路线切实代表人民群众的利益。这是成败的关键。核心是,用正确的政治主张影响和争取群众,这是得人心的基本办法。说秘密工作要贯彻群众路线,主要体现为:奋斗目标为了群众、掩护自己依靠群众、斗争形式发动群众。反对脱离群众的神秘主义和孤家寡人政策。情报工作和地下工作也要争取群众,但是争取群众不是暴露自己,你的政策要老百姓拥护。农村根据地靠打土豪分田地,让农民得到解放拥护你。隐蔽斗争中间,也要有正确政策。1931年-1935年中共地下党的白区几乎被破坏殆尽,因为你的路线是保卫苏联、苏维埃这一套,脱离群众,大多数老百姓不拥护这一套,没有人掩护你,被破坏殆尽。吸收这个教训之后,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共提出的纲领路线能代表国内多数阶层,和多数人的利益,这是人们支持党的秘密工作的一个基本保障。
    那个时候,地下工作人员要赢得群众拥护。群众来掩护你,有特务来盯梢,小孩都告诉你。国民党的特务机构是非常庞大的,中统、军统,最多的时候军统三十多万人,外勤内勤人员,领军统工资的。国民党特务,我问我们老一代,像我母亲当年在国民党统治区,抗战初期的时候,她说谁是特务,街上一看就能看得出来,特务想让你看出来。当年来讲他到书店买斯诺写的的书照样能买到,老板一见你是学生进来,这儿有好书,就跟咱们现在卖非法书一样,给你拿出来。一看特务来了,狗来了,到时候把书藏起来。为什么特务来讲故意让你看出来,故意歪戴着帽子,斜着眼,有时候手枪还故意露出来,这样到哪敲诈勒索。拿老百姓一包烟,拿点瓜子别人不敢惹。所以国民党特务除了少数利用叛徒打入共产组织,当年是一看就能看出来,精神面貌就能看得出来,便于敲诈勒索,为什么国民党特务惹人痛恨?就在这里。共产党地下工作者与国民党特务的最大区别就在于有没有群众掩护。
    中共在台湾地下党的失败关键也在于缺乏群众基础,因为老台共1928年被破坏了,1945年重建台湾工委,但是没有跟上群众的步伐。1947年台湾出现“二二八”事变,当时地下党组织根本就没有跟上,党员才100多个,结果被台独分子控制了局面,这是很大的教训。后来突击发展党员,结果又违反了隐蔽原则,以为胜利在望了,又引发了党组织的大破坏。1950年初,台湾最高负责人,中共台湾工委书记蔡潜一叛变,整个党组织全部被破坏了。
    毛泽东讲,思想上、路线上的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对秘密工作也是如此。
    (二)努力维护群众的切身利益,政治斗争和经济斗争相结合。这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人们奋斗的一切都与他们的利益相关。违反这一论断,是后来社会主义国家经济建设失误的重要根源。当年我们各个社会主义国家建设失误,就是搞空头政治,跟老百姓实际利益相脱离了。革命建设都是经济目标的需要,不是服务于抽象的概念。当年共产党胜利的关键是,广大农民解决了土地问题,千千万万的人报名参军参战,这是根本问题。地下工作同样也是这样,你维护群众利益,老百姓拥护你,有了广泛的基础。中国当年反动统治者最根本的弱点是,他没有办法解决群众生活的问题。当年解放战争期间,就是用群众最关心的经济问题作为动员口号,当年发的画、发的杂志,“反饥饿、反内战”,向大炮要饭吃,跟老百姓吃饭紧密相连,这才能争取群众。毛泽东在延安讲,必须以合法的、公开的形式才有人来,才能避免政府的逮捕与解散,才能保全力量和积蓄力量,这是复杂的政治科学的一整套,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政治科学。老百姓关心的是“民以食为天”,关心吃饭问题。解放后,作为民政党,首先关心的也是老百姓吃饭的问题,解放前吃不上饭跟国民党闹,解放后吃不上饭就找共产党了,谁是执政党他找谁闹。苏联当年的失败,最根本的问题是瓦解,就是经济没有搞好。苏联瓦解前一年,莫斯科普希金广场上树起的一幅大漫画,没想到马克思成售货员了,这些人排队货架子上都空了,这样的社会主义怎么能赢得人民的拥护呢?苏联模式失败的原因就在于此,关键还是经济的问题。
    根据苏联的教训,中国共产党人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关键不是只注重暴力,而是发展生产力。
    (三)有效利用群众组织,充分利用社团扩大影响力。当时党的组织成功的地方都是利用各种社团,帮会、同学会、同乡会、结义。组织秘密、形式公开、骨干隐蔽、单线联络。形式还是公开斗争,这样才能争取人参加。另外,各民主党派先联系,秘密工作和统战工作有机结合。同时周恩来还是,群众参加的团体,共产党都应该设法参加,要争取进入领导层,担任领导职务的党员和留在群众中的党员要切断关系。
    斗争掌握政策的策略,政策的核心是区别对待,掌握策略的核心是定好步骤。当年有新民主主义的思想,那还是非常对的,发展新民主主义,能争取社会各阶层。另外,共产党人的人格力量是获得非权力性权威的基础。人格魅力特别重要,执政党要反腐倡廉,当年也是如此。毛泽东和周恩来这些人的伟大之处是,他能点燃亿万人心中之火,他用人格魅力能够争取中国亿万人,现在我们也是高山仰止,敬佩不已。战争期间,领导人以身作则,自己和自己的家属带头牺牲,这个事儿来讲影响千千万万中国人的一个根本保障,自己不以身作则不行,领袖与人民一致,能感动亿万群众。
    共产党搞好秘密工作,重要的一点是在群众当中要表现出崇高的人格力量。人格力量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坚定的政治信仰和高度献身精神;二是高尚的道德操守和出色职业素质;。三是对群众利益切身关注。搞情报工作风险特别大,自古讲,两国交兵不斩来使,但是两方交难,先斩侦探。各国来讲,战争中间战俘是要优待的,但是军事情报人员在战争中间只有两条路,抓到之后要不叛变为对方服务,要不就是处决,战争期间就是这两条路,所以隐蔽人员必须有牺牲精神。
    国民党那些情报特务头子,确实恶名昭著,大部分都是恶棍式的人物,好人也不干这个事。戴笠周围的那些人回忆,他那是恶名昭著,当年我们国内最有名的影星胡蝶,到重庆之后被戴笠霸占三年,重庆人人皆知,谁敢管。自己来讲吃喝嫖赌无所不为,总统头子也都那样,他自己是恶棍,他手下的人也个个都是这样,见捞钱的美事就争先,遇到危难任务就逃避。当年国民党军统沈醉回忆,当年向延安解放军派遣任务,没有一个人愿意去。到延安周围转一圈就算完成任务就跑回来了,头目都没有献身精神,下面的小特务谁干呢?本身就造成了自己内部的涣散。当年国民党特务腐化风行,不仅人民痛恨,内部也没有斗志。
    在斗争中,党员廉洁自律才能政治坚定,当年追求腐化肯定叛变。因为共产党的生活来讲不能允许腐化,也保证不了你腐化生活。最早叛变的省委书记,山东省委书记王复元,贪污党的经费,结果把他开除了,当时邓恩铭警惕性差,没有切断他一切关系,他被开除之后,马上跑去报告,造成整个山东省委大破坏。1931年,顾顺章、向忠发叛变,也是严重问题,这两个家伙都吃喝嫖赌,特别是顾顺章,把党中央经费一半都拿去了,说搞秘密活动,又吸毒又嫖娼什么都干,共产党的生活组织要求根本不能满足,所以他必然就想着要投敌。当年的情况下,共产党艰苦奋斗这些人根本过不惯,他一旦生活腐化就必然会导致叛变。1933年陕西省委书记杜衡叛变,导致西北地区的党组织整个破坏。抗战时洛阳办事处主任袁晓轩叛逃,造成河南省委的大破坏。这些人都是因为腐化的结果。
    但是,应该说共产党有,但毕竟是个别的,那时候共产党注意审干,强调作风建设,延安整风是搞过头了一点,但是审干也审的够厉害,国民党很难打进来,共产党很容易打进国民党,国民党特务很难打入共产党。延安时期混进一个沈之岳,他是当时唯一能够混到延安的,这个家伙当年研究过马列主义,在上海参加过学生运动,后来参加军统了。他到延安去,这个人能说会道,进了抗大,觉得理论基础很好,到延安工作,后来他吹牛,已经当了毛泽东的秘书了,那是扯淡。但是进了中央机关之后很快被看出不对头。那个年代党的领导人装假很难装,老下馆子,延安的伙食他受不了,所以总下馆子,钱从何处来?本身就有问题。他说是老乡给的,老乡能成天给你钱?这个人就有问题了。另外这个人有点做作,积极不是真的积极,是做作出来的,这本身就有问题了。但是没有证据,凭这两点不能抓他。当年审查干部最好的办法,把他派到战斗第一线去。真正的特务绝不会舍生忘死,他要完成任务,把他派到新四军去,结果他就跑了,果然回去就报告了,说是混进延安,又当了毛泽东的秘书,那是自己吹牛了。咱们九十年代,对台湾不追究了,他得了重病,在台湾治不好了,想到大陆来治病,后来到北京来了,我看登的回忆录是到北京,住北京医院之后,当年延安那些同事都看他,当年真是没有把你识破啊。其实当年就看出你不对头了。现在台湾有一些说他是两面间谍,还继续为共产党服务,这也是扯淡。
    当年台湾工委书记蔡孝乾的叛变,造成的恶果非常严重。当年抓他的是谷正文,谷正文08年死的,死之前还发表回忆录,谷正文是共产党叛徒,他讲蔡孝乾的叛变的个性要是有几分周恩来的才气,就不会出现这个问题了。当年副书记被捕之后,在狱中组织难友每天批斗蔡孝乾,指着鼻子骂他生活腐败,而且他的情况非暴露不可。眼看台湾快解放了,他整天过腐朽生活,经费根本不够花,找台湾的企业家,你给我赞助,解放后我照顾你。那时候企业家还真没揭发他,这么干迟早会暴露。后来因为一个交通员的事把他暴露了,他追求吃喝嫖赌,怎么能坚贞呢?被捕之后马上就被叛变了,他还参加过长征,是长征唯一的台湾干部,当然人参加长征也不是进了保险箱了,随着生活的变化人也会变化的。
    因此当年注重思想上建党,是中国共产党的特点和优点之一。对于派多敌区的干部尽量进行培训,另外进行思想整风。当年也要反腐,当年党的领导人反腐败,是保障全党的一个重要的力量。熊向晖当年潜伏在胡宗南周围,熊向晖的子女晚年问熊向晖(熊向晖前两年去世了),说胡宗南对你这么好,你怎么还拿他的情报报共产党?熊向晖讲两点:第一点,他在清华大学入党的时候就有坚定的信念。第二点,胡宗南的人格魅力与周恩来相差太远。他在国民党这儿越呆越觉得国民党不象话,贪官污吏腐化横行,越在这儿呆越感到厌恶,当年真是毛泽东、周恩来的魅力感染了无数地下工作者。周恩来的魅力提出三条:一是高瞻远瞩;二是奋斗精神;三是廉洁作风。
    孙子兵法是世界上最早的指导间谍斗争的指导原则,有用间篇,有两句总结:“非圣智不能用间,非仁义不能使间”。这个总结是最正确的,能够有效的应用间谍和敌报人员,关键来讲你代表正义。我们讲决定隐蔽战线,胜利的关键在于正义性争取人心。
    我们讲当年隐蔽工作的影响一直延续到解放后很多年,可惜毛泽东晚年确实有一定失误,对过去的传统没有坚持下来。到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我们讲要恢复毛泽东思想的本来面貌,解放了思想。说我们保持党的先进性,这是隐蔽工作的根本保证。今天我们讲树立科学发展观,继承党的优良传统,创新理论思维,还是要强调过去的老传统,保持先进性。说过去隐蔽斗争、公开斗争为的是什么?夺取政权。今天是和谐社会,今天我们也要搞隐蔽斗争,都是为了国家稳定,搞好建设。当年一些秘密斗争的工作经验仍然值得我们今天借鉴,今天我们一切工作都要服务于国家安宁和建设的大局。
现在的情况变了,形势也变了,但是老一代人奋斗的精神值得学习和缅怀。1949年中国革命胜利的时候,毛泽东讲,我们已经解决头顶上的问题,三座大山已经推翻了,解放后就要解决脚下的问题。脚下的问题是什么?我们的基础不牢,为我们的民族崛起脚下的基础而奋斗,今天我们要解决的还是脚下的问题。我们现在面临的情况是两个前所未有,一个是机遇前所未有,再一个是挑战前所未有,发扬传统,启迪思维,这是今天我们讲这个课的基本目的。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李闻翰)
[ 留言 0 条   我要留言 ]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网友留言留言0

用户名  密码  同步至微博客  注册  留言须知

    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