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原创访谈娱乐生活      来人民播客上传视频|人民网首页|网站地图
人民网>>人民电视>>中央电视台

《焦点访谈》:断药之痛

2011年11月25日19:41  来源:央视网

正在播放个视频

 分享    转发:分享到QQ空间分享到腾讯朋友分享到开心网分享到人人网分享到新浪微博转播到腾讯微博
  上传视频,来人民播客

视频介绍进入《焦点访谈》专题

大家都知道,治疗白血病的关键在于能找到相匹配的骨髓,能够配型成功非常难。但最近,在我国的一些医院里,许多白血病患者虽然找到了匹配骨髓,但却仍然没法做手术,原因是缺少一种必须的药品。那么,这是什么药?又为什么会如此短缺呢?

    “救命药”的艰辛寻找之旅

    腾锐今年五岁,去年六月被确诊为白血病,年初从西安来到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就医。经过大半年的治疗,小腾锐的病情得到了一定的控制,11月初,医生告诉腾锐的家长,可以适时给孩子做骨髓移植手术了。然而就在家长刚刚对孩子的未来充满希望时,却被告知,做手术所必须的白舒非现在断货了。医生和医院方面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要想及时手术必须家属自己想办法。

    于是,小腾锐的父母开始了艰辛的找药之旅,他们北京跑遍了药房、药店,可是一支白舒非都没有找到。骨髓移植手术前,腾锐最少需要四支白舒非。小腾锐的爸爸担心,如果孩子不能得到及时地治疗,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做移植手术了,因为病情不等人。

    白舒非,通用名叫白消安注射液,是临床造血干细胞移植过程中必需的一种药品,它的主要作用是清除掉患者自身的造血干细胞,一般在进行骨髓移植手术前的预处理阶段使用。

    据专家介绍,在近几年的临床实践中,白舒非已经作为干细胞移植预处理方案一个必备的药品。白舒非对于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而言可以说是“救命药”,没有这种药基本上就无法进行移植手术,由于白舒非整体的市场需求较小,所以国内没有厂家生产,全部依靠进口。

    造成白舒非断货的原因

    记者从全国独家代理白舒非的公司了解到,去年他们向中国市场投放的白舒非数量大概在两万支左右,药品支持骨髓移植患者两千人。早在7月份,全国各大医院和代理公司就已经收到了断货通知。据介绍,断货原因是生产该药的美国公司由于生产方面的问题,更换了生产地点。而按照我国《药品注册管理办法》中的规定,此种情况需要完成相关的审批程序才能重新在中国销售。

    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只有极个别的医院还有少量库存的白舒非,大多数患者如果需要只能自己通过各种渠道找药,已经到了“一药难求”的地步。

    在万般无奈之下,小腾锐的父母把需要白舒非的情况发到了网上,发动社会各种力量寻找白舒非。但是,所有的回复都说这个药三个月之前就断货了,最多的时候有近千人在帮助小腾锐找药,一天就有十来条线索。

    那么,既然白舒非这么难找,是否可以用其他药物代替呢?

    据北京市道培医院造血干细胞移植中心吴彤主任介绍,他们在引进白舒非之前是用一种叫做马利兰的口服药品做预处理。然而,这种药在五年前就由于市场招标价格过低而退出了中国市场。现在如果使用这种药一旦出现不良后果,医院根本不会负责任。

    如今,由于白舒非断货、缺货,已经有日本、印度等地的白舒非仿制药非法进入我国,这给患者的医治带来了极大的隐患。

    由此看来,白舒非是小腾锐的唯一“救命药”。

    在好心网友的帮助下,小腾锐的爸爸终于从广州的一家药店幸运地买到了两支白舒非。随后,小腾锐的爸爸又在病友的指点下,从做完移植手术的患者家属那里买到了一支。只差最后的一支救命药了,小腾锐的父母还在继续寻找……

    企业唯利是图致使一些供应短缺

    白舒非断货事件的发生,根源在于国外生产厂商更换了生产基地,但专家也同时指出,此类药品进口和临床使用的规划性欠缺,也是导致事件发生的主因。

    事实上,就在白舒非出现断货前,今年9月,心脏手术用药鱼精蛋白也曾在全国范围内大面积缺货,导致不少地区的医院心脏病体外循环手术受到影响。卫生部全国安全合理用药检测网专家孙忠实认为造成缺货的原因是生产企业觉得生产这种药品无利可图。

    记者了解到,我国现有药品生产企业4579家,但生产的药品97%以上都是仿制药,自主创新药很少,而那些用量少、消费群体小的药主要依赖进口。而在国外,这种产量小、需求低的药被业界统称为“孤儿药”,欧美发达国家对“孤儿药”的政策性保护比较完备。据北京大学中国卫生经济研究中心刘国恩主任介绍,在美国等发达国家,在处理“孤儿药”保障方面是从研发开始,到这个审批、流通再到使用,都有比较充分的政策和经济手段方面的支持。

    造成一些处方药供应短缺的原因除了国内企业不愿意生产以外,还有就是药品企业的随意停产。

    白舒非在国内已经断货三个多月了,相对其他找药的患者而言,小腾锐还算是幸运的,因为在前不久,小腾锐的妈妈给记者打来电话,说最后一支白舒非也在另外一名已经做完移植手术的患者家属手中买到了。现在,小腾锐已经在北京人民医院开始了第四个疗程的化疗,等到时机成熟就可以开始进行骨髓移植手术了。

    然而,鱼精蛋白、白舒非等事件再次警醒我们该如何完善制度,以杜绝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

    目前,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协调白舒非的进口公司和一些医院,申请特殊一次性进口白舒非,以解燃眉之急。并采取措施加快检验,加快审批进程,争取早日解决白舒非短缺的状况。从这次白舒非的断货,到此前出现的鱼精蛋白等多种孤儿药的短缺,人们充分认识到,要保证此类事件不再出现,必须尽快建立起此类药品的长效供应和保障机制,满足患者的临床用药需求。

(责任编辑:李智勇)

我要留言0人已经评论  点击展开

  1. 用户名   密码              
  2. 留言须知  

视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