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节评奖标准不一 小众电影易得奖?--人民电视--人民网
人民网

电影节评奖标准不一 小众电影易得奖?

2011年12月15日14:23    来源:人民网—人民电视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分享    转发:  上传视频,来人民播客
  1. 视频地址:通过MSN、QQ告诉你的好友
  2. flash地址:复制链接到博客或论坛
  3. html代码:复制播放器到博客或论坛

点击收看精彩原创视频 人民日报资深驻台记者揭秘真实台湾

    【访谈实录】
    王尧:11月26日台湾举行了新一届金马奖的颁奖礼,当然现在几乎所有的颁奖礼都会成为网民们关注的焦点,其实当晚在微博上,也是各种争议层出不穷。其实这一届来说,虽然说是金马奖,大家还是希望每一届爆出一个黑马,但是这届的金马奖可以说是没有黑马的一个金马奖,基本上结果都在大家的意料之中。而且得出这样的结果,基本上也都有它背后深层次的原因。但是我们在解析它的结果之前,亚明可以给大家介绍一下,为什么奖项都跟“金”字辈干上了,比如有金马奖、金像奖,大陆又来了一个金鸡奖。其实人家台湾的金马奖的由来是什么,你可以跟大家介绍一下。
    吴亚明:台湾的金马奖设立于1962年,当初设立这个奖项,也是在华人圈里面是最早的,因为后来才有香港的金像奖,以及大陆的金鸡百花奖。之所以叫金马奖,当初由来是因为台湾想仿造美国奥斯卡金像奖这样一个想法来创设。那么,有鉴于世界上各种变异的奖项都是金字招牌,所以台湾也想到了要有一个“金”字。台湾刚好实际管辖的地方有一个金门和马祖地区,实际上台湾这个金马奖起源于金门和马祖,跟这两个地方是有关系的。用意是说,因为当年是在冷战时代,两岸也对峙,他们想寄望于通过金马奖来让演艺界的人士来发挥所谓的在前线的将士保家卫国的这样一种精神,有它的用意在。当然,慢慢的随着两岸交流交往,政治色彩也就慢慢的淡薄了。
    王尧:可以说现在的影人都很少人知道它的典出何处了,都觉得金马,首先万马奔腾,而且领奖的时候,最佳,都认为跟奥运会得金牌一样,所以大家都喜欢以“金”字。
    吴亚明:当然,金马奖早期,因为香港没有金像奖,大陆也是处于冷战时代,当年设立金马奖以后,得奖的基本是本土电影,慢慢的才有香港电影,香港电影在一段时间内是金马奖的最大受益者。到90年代以后,两岸交流交往多了以后,大陆电影慢慢的成为在金马奖得奖,慢慢的成为一种常态,有时候因为得奖太多了,以至于影响台湾人的军心士气。
    王尧:对。像去年影后给了吕丽萍,其实台湾的很多网民也是有意见的,而且大家也都对这几个奖项有一些评论,比如说金马奖,评审委员会比较偏爱文艺片,大陆电影在台湾金马奖得奖的几个,其实在大陆来说都不是票房特别好的,甚至有些根本没有看过。金像奖,因为香港电影本身商业的元素是比较重,同时它对票房各方面的成绩是比较看重,至于大陆的金鸡奖,网友总结的是主要颁给不靠谱的电影。我们之前也说过金鸡奖评出的很多电影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影帝影后演了什么都不知道。这一届,但是大家为什么说这一届是最没有黑马的呢?因为上一届,我们前面说过了,之前它对于香港的电影,对于大陆的电影都比较偏爱,那一段时间,从另一个角度说明,台湾的电影属于一个低迷时期。去年争议最大的是,一个台湾的年轻演员叫阮经天,居然得了影帝,以前都是公认的花瓶演员,根本没有演技可言的。所以去年反弹声浪是比较大的。所以今年大家特别担心的是,今年又有一个类似的小生叫彭于晏,也入围了。当时大家觉得按照去年的惯例,因为他有一点奖掖新人的做法,又担心再重走这样的老路,但是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实际上他在第一轮就被淘汰了。今年的男女主角都是颁给香港的电影刘德华投资拍摄的叫《桃姐》,这个大家认为是最没有争议、最没有黑马气质。
    吴亚明:这部电影连导演许鞍华都得了最佳导演奖。
    王尧:事实上许鞍华是金马奖最偏爱的导演,为什么呢?因为颁给他,当他们委决不下的时候,颁给他是最稳妥的、最没有争议的。因为这次他入围的有些导演,比如大陆的影片叫《钢的琴》,导演根本名不见经传,如果你要颁给他的话,可能真是大冷门,反而大家难以服众。这次让大家有点垢病,觉得有点偏爱本土电影,有点牵强的是《赛德克巴莱》,因为大家认为它在入围的片子里头是比较弱的,一个有《桃姐》,还有一个主要是有姜文的《让子弹飞》。《钢的琴》也就罢了,因为比较小众。《桃姐》加《赛德克巴莱》加上《让子弹飞》是三强鼎立,其实让评委很头疼,但是大家说了不管《赛德克巴莱》评价如何,因为它在威尼斯摄影展上几乎是恶评比较多,没有引起什么动静。毕竟,第一本着奖励本土电影人的想法;第二,毕竟它在台湾取得了票房的胜利。
    吴亚明:台湾的票房大概有8亿新台币。
    王尧:对,所以也无可厚非了。现在还要说一下这次的特点,也是大陆媒体分析的,两岸之间的文化差距仍然存在,比如说《让子弹飞》,其实在大陆票房非常不错,评价也非常的高,但是它还是没有得到认同,可以说。还有就是《钢的琴》,《钢的琴》讲的是东北下岗工人在逆境当中乐观生存的一个电影,但是你让台湾的民众怎样去理解东北下岗工人的。
    吴亚明:虽然都是中华文化的背景,但是各自有不同的历史发展过程,民众对各自的生活体验不同,所以很难进入它那个情景,有真实的那种体验。
    王尧:对,所以说明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好多电影节的得奖的作品都是你觉得特别的小众,实际上都偏重人性的,因为夹杂了太多意识形态的东西其实都难理解,跨越了地区的差异、国界的差异以后,你很难理解。但是只有人性的、最原本的东西可能是比较突出的。所以,目前来看,这一届影展,大家就说,一个是最不具黑马气质的。另外,颁奖的过程受到很多垢病。
    吴亚明:因为金马奖每次颁奖,像今年是颁23项奖,过程非常的冗长,每次金马奖这些主持人。
    王尧:插科打诨。
    吴亚明:有时候表现不是那么令人满意。比如还有一些人甚至开黄腔,这都是给金马奖颁奖典礼有一些瑕疵。
    王尧:对,而且有技术环节的失误。因为金马奖也是一个宣传推广的原因,它没有每次放在台北,为了吸引岛内民众对电影的热情,每次都换地方,这次在新竹。所以,场地各方面也有限制,去过台湾的人都知道。
    吴亚明:新竹的演艺厅是非常简陋的地方。
    王尧:简直就像中学礼堂。
    吴亚明:我觉得上次都不如我们北京的一个区的文化馆,它其实就是一个文化馆的样子,但是比文化馆要远远的简陋。-
    王尧:所以可能没有去过台湾的人不知道台湾其实两个相对大的城市是台北和高雄,除了台北、高雄之外,其他的可能基础设施上也不是那么理想。所以大家觉得场地也就是一个中学,比较刻薄一点,说是中学礼堂的水准,而且转播当中也发现了很多问题。这个其实也可以理解,毕竟它在台湾,虽然金马奖。
    吴亚明:是由新闻局有一定资金支持,但是这些资金支持还不足以支付全部,还不至于打造一个华丽的地步。另外,以前金马奖完全由台湾的新闻局主导的,现在变成一个电影文化的基金会来主导这个评奖。实际上它在经费方面是有限的,不是我要多少钱,就完全可以要多少钱,它有经费的限制。
    王尧:这也反映了台湾电影人的一个生存状态。作为华语电影最老的一个奖项,我们还是希望它不要没落,不要示威,现在一个问题,几乎所有的,不管是金像奖、金鸡奖,每一次出来都是让大家非常的,且不说硬件上有很多垢病,关紧的问题,这一年我们是否真的奉献了很多很好的电影,让我们评出来的是否实至名归,或者不实至名归也罢,我们希望有惊喜。最怕的是,入围电影、参选电影也很一般,最后中规中矩也就罢了。但是如果本身入围很差的话,你评什么样的,大家也不会有惊喜,也不要为惊喜而惊喜,作出一些非常匪夷所思的决定。总体来说,当然今年大家比较关注的,虽然香港电影,刘德华的这一部受到很大的关注,但更让台湾民众受到鼓舞的是当时刘德华说的一番话,之前香港电影也经历过同样的低谷,我们走出来了,现在觉得要看你们的了。其实我们要说到不延伸,说一道这样的话题,香港电影怎么走出来的呢?其实和内地合作是一个非常主要的原因,因为内地那么广大的市场。目前台湾的电影就像我们刚才说的,大陆电影到那里会有水土不服,其实他们的电影可能要纯粹的过来,结局很难预测,《海角七号》过来就没有得到。
    吴亚明:《鸡排英雄》第一部到大陆电影,在北京、福州演出以后,应该讲它的反响远远不如在岛内的影响,也有水土不服的因素。
    王尧:马上也有两部,一是《这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吴亚明:就是《赛德克巴莱》。
    王尧:《赛德克巴莱》的话还需要走一点程序,还没有开始。
    吴亚明:还没有申请。
    王尧:《追的这些女孩》在香港票房。
    吴亚明:华语电影第一。
    王尧:对,是起到很好的战机。大陆网友现在在网上看到盗版。所以现在“九把刀”已经恨不得快哭了,呼吁大家千万不要看盗版,还是要到影院看正版。但是据看过盗版人士说,这种小清晰的电影哪里好呀,没有看得出来,可能大陆人活得太糙了,对这种小清晰也不是特别的看好。
    吴亚明:所以由此想到,这些年来有关金马奖的争议也很多,大家都说它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像你刚才讲的,它过多的注重于小众的,过多于注重艺术、探索这样的片子,很少去顾及商业、顾及市场。第二,它的评奖,侯孝贤他们都说是一个小众的评审,而不是一个大众的,甚至都不如香港的金像奖,它是经过多轮的、多次的评奖,所以它认为是比较公允。网友对《那些年我们一起飞的女孩》,在大陆之所以不被看好,说的也是一回事。
    王尧:对,而且有些东西,大陆的民众,我觉得口味比较重,淡淡的小清新可能比较难以杀出来,这个当然就拭目以待了,未来台湾电影的出路在什么地方,总体来说还是两岸三地的合作。
    吴亚明:也就是说以后要拍片,恐怕要顾及大陆民众的口味和大陆的市场。
    王尧:好,今天我们的话题就到这里,谢谢收看。
    吴亚明:谢谢。
(责任编辑:王理)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