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析:陈致中的政治生涯走向何方? --人民电视--人民网
人民网

人民网原创节目《台湾那些事》

深度解析:陈致中的政治生涯走向何方? 

——陈致中因伪证罪被判刑3个月导致市议员职务解除

2011年08月25日15:37    来源:人民网—人民电视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分享    转发:  上传视频,来人民播客
  1. 视频地址:通过MSN、QQ告诉你的好友
  2. flash地址:复制链接到博客或论坛
  3. html代码:复制播放器到博客或论坛
点击收看精彩原创视频 人民日报资深驻台记者揭秘真实台湾

《台湾那些事》往期精彩视频推荐:
▲大陆赴台个人游冲击台湾房地产业?
▲台湾艺人为何喜好裸聊?明星网络交友陷阱多
▲台湾高考填报志愿趣闻 戏剧系首成明星科系
▲人声鼎沸 翠玉白菜热销 台北故宫成菜市场?

本期话题:
    8月17日,原台湾当局领导人陈水扁的妻子吴淑珍因为伪证罪被判刑9个月,儿子陈致中及女儿陈幸妤、女婿赵建铭均被判刑3个月。由于陈致中高雄市议员身份,引起各界关注。依据台湾《地方制度法》相关规定,陈致中被判刑定谳,且未易科罚金亦未受缓刑宣告,在判决之日起陈致中的市议员身份将被解除。陈致中的政治生命是否由此断送?陈致中的未来政治生涯将会有怎样的走向,人民日报社驻台记者王尧、杜榕将在本期节目中为网友一一解析。

【文字实录】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台湾那些事。今天深度分析将围绕陈水扁的儿子陈致中,因为伪证罪被判刑,同时被停止了议员职位的新闻热点进行深度的解剖,以及预测一下陈致中未来在政治生涯上的一个走向。
    大家都知道,因为陈水扁家族由于弊案,一开始大家就断言他的政治生命基本完结了,但是陈致中搬到高雄以后,因为高雄是绿营的大本营,虽然在高雄,也有一系列的召妓丑闻等等爆出,但是他还在高雄的市员选举的时候顺利的高票当选。但是一解除职务呢,之前付出的这些努力,复出政坛,代父出征的一步步努力又在此突然告终结了。所以,现在这个事情出来以后,应该说从民进党的上上下下,包括扁家的支持者都有很大的反映。
    杜榕:对,这个事情出来以后,其实最开始发出反映的当然是陈致中本人,因为他可以说是扁家最后一枚在台湾政坛的棋子,现在他议员的身份,应该说已经终止了,不保了,甚至之前给他行政的费用还要按照支出全部要追回来,应该是非常苛刻的。他对这个事情有一个反映,他没有说这叫司法迫害,因为他在法庭上,犯罪事实,他是供认不讳的,在法律上没有争议,他对这个事实,政治上的判决加速查,说国民党要将他弄到抄家灭族的地步,包括他的母亲吴淑珍也是表示非常的失望,包括现在我看绿营,包括蔡英文出来,也是有一定声援的成份,因为蔡英文并没有就法律上该不该判这么多进行纠缠,她反而是质疑法律本身,她说这是不合理的法,应该检讨的司法。但是让人很奇怪,陈致中包括绿营的很多人都说,过去有很多国民党籍的议员或者有其他党籍的政治人物也是被判刑或者入狱,为什么他们没有被苛责公职,为什么偏偏到陈致中就苛责公职了,我想有很多不懂法律的老百姓,可能看到这个以后也会确实有同感,人家好不容易选上是议员,好不容易家里面还有一个人在外面能够打拼,结果就被判三个月,说轻也不轻,说重也不重,市议员的工作也丢了,是否非常可惜。
    主持人:对,民众还有一个误解,大家都知道其实在立委里面,最著名的是邱毅坐过牢,大陆的老百姓不太熟悉,还有颜清标,还有其他的人,大家觉得如果停止的话,立委应该是更高一层级的立委代表,他们更应该停,而且要以刑期,也是他们更长,为什么他们没事呢。但是我觉得这种疑问,如果老百姓有是很正常的。但是,你看苏贞昌自己是律师出身,蔡英文也是法学界人士,他们提这个问题挺可笑。蔡英文没有说邱毅这个事,她说法律有问题。
    杜榕:他直接攻击法律本身了。
    主持人:对,这就带来了两个问题,首先人家澄清了,因为台湾是由内务部门来管这个事,属于地方选举的相关事宜。内务部已经说了,因为县市议员受地方制度法规范,简称地制法。立委是受立法委员行为法约束,是没有办法比的。因为地制法就这么规定了,只要判刑确定,就必须要解职。而立委规定,除非你涉及的官司是你当选无效。他说的相当于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才丧失继续可以担任立法委员的权利,否则的话,你坐牢也好,什么也好,你在牢里面刑期,出来以后立委任期没结束,还是可以接着干的。而邱毅和颜清标当初入狱都跟这没有关系。像颜清标是非法持有枪械,邱毅也是口水官司进去了,所以都跟他们当选无效也好,都没有剥夺他们的政治权利,这是一。
    另外,我觉得比较搞笑的是,在陈致中这个事件出来以后,大家似乎觉得是第一次,其实根本不是。我们知道台湾的政治人物也好,所谓县市议员这一类型的公职人员,他们有案在身的太多。所以,台湾的内政部就说,以往每一届被解职的地方民选公职人员都达到几十人之多,而且陈致中现在已经在讨论能不能寻求司法救济,或者上诉,按以往的例子来看,是没有人上诉成功。那些人被解职的时候,可能关注度没有那么高,没有人出来说话,蔡英文也没有出来说过,苏贞昌也没有出来过。
    杜榕:过去有一个很有名的人物叫李庆元,也是国民党籍的,以前是台北市议员,2000年左右他写了一关于陈水扁的书,揭露了陈水扁一些个人隐私方面的问题,所以被陈水扁当时也是起诉,起诉之后,一审二审,包括到最高法院一审二审都判了有罪,当时是依照选办法判定政治人物有罪的,判例的第一例,但是直到第三诉的时候,这个案子打了9年,到2009年的时候,三审判他无罪了,当时陈水扁也是有案在身,所以判他无罪,所以它这个也是不成功。
    这个东西,我觉得在台湾来说,应该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不断有政治人物,因为各种纠纷、各种问题,被法律产生而入狱等,这应该是很正常的现象。另外,我也去查了公职人员选办法,主要是罚那些事情。第一是内乱外患罪,而且还根据刑法判定来确定。第二是贪污罪,你如果是贪污了,这是很严重的。第三是犯刑法的142条、144条,一个是妨害投票自由,一个是贿选,主要是这几个罪,如果是有犯的话,是要剥夺公职权利的,其他罪以外的,判处有期徒刑以上的刑期,是你在执行期间,你是被次夺公权力的。如果不是在次夺公权期间的话,如果你出狱了,还是可以恢复的。所以,我觉得包括陈致中所以存在这个问题,为什么?很多绿营高呼让他出来选立委。
    主持人:你觉得有可能吗?
    杜榕:如果按照选办法来说,说明还是有人懂法的。如果8月25日,他赶紧去入狱三个月,在11月25日之前能够赶紧出来,能够赶上立委选举的报名的最后截止日期,他就符合这一切的,因为服刑已经完了,也没有犯那三个贪污、贿选、妨碍投票自由等这样的罪行。所以,如果是他这么操作是有可能的。但是,从目前的状况来看,陈致中应该是不甘心这么就入狱。
    主持人:他还要搞司法救济。
    杜榕:对,他现在主要精力花在和律师沟通,寻求司法救济的管道,然后提出找各方面出来来争执不休,把这个过程拉长了。第二,我觉得他应该不会这么就认输,如果判了,剥夺他的议员,他连反抗都不反抗一下,也不符合他一以贯之的风格,而且对他将来政治生命、政治生涯,从长期来看,反而选民对他有一个负面的印象,尤其是一些绿色的选民,觉得一打你就扒下了,一打你就认输了,你不太符合我们的需求。
    主持人:这有一个问题,有一个资深的检察官也说,台湾各部门之间包括法律文书的履行是有时间的,他认为公文履行要履行30天,陈致中如果收到以后,再入监服刑,是赶不上报名截止之前。但是我们看还有一种说法,因为6个月以下,以社会服务令来代替的。
    杜榕:有一个社会服务令,他是三个月的刑期,换成社会服务的就是每天工作12个小时,连续工作45天,也就是一个半月的时间。
    主持人:这也是一个方法,所以我觉得他还不如用这种方法快点结束。据说社会服务挺辛苦的,说很多犯人不愿入监服刑,愿意社会服务的,都撑不下去,有些人干不下去,接着说愿意回去坐牢。就像以前香港有一些明星,比如酒后驾车,比较轻微的罪行,说社会服务令,那种是你在社区做义工性质的,他这个我估计没有那么简单,跟劳役一样。
    杜榕:非常苦的,类似于挖土方那种。因为是这样的,台湾的监狱,如果说你是服监,有可能学一定的技术,比如说做点心、包纸盒,做一些手工,有点技术含量,不是那么累的。但是他这种应该没有这方面再去培训他,然后去做技能型的劳动,很有可能是苦力型的,纯粹劳役型的劳动。所以对他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折磨。
    主持人:所以没准他也不愿意选这个,这个也未必比那个轻松。
    杜榕:我想屈辱的程度要比那个更甚一些。
    主持人:现在又有一个问题,就算他不管怎么着,他决定要选立委,其实还有一个问题,到哪去选的问题。现在基本上高雄市提名已经结束了。
    杜榕:提名已经结束了,包括绿营,绿营从主观上没有提名他的意思,因为蔡英文现在巴不得和扁家划清界线,在一定范围内切割,可能将来2012过了以后,就另说。但是就目前来看,我觉得一个是蔡英文并没有很积极主动的想去沾惹扁家,如果想沾惹扁家,早会把话锋放出来,或者有更亲密的举动出现。现在只不过是有一些陈致中包括扁以前一些系统的拥护者,希望他能够选立委,所以呼声很高。一个是就在南部选,包括叫他的太太出来代父出征,包括邱毅也很好玩儿,邱毅说直接到我的选区来,PK一下。我觉得邱毅主要想拉抬他的人气,各种说法都有。我想就他个人来说,第一,他不一定提出来。
    主持人:他等着蔡英文安排。
    杜榕:对,我想蔡英文安排他的可能性非常低。因为没有必要你在这个时候,就算再讨好绿营群众的话,你通过安排这么一个角色,在这么一个不适宜的时候,他刚服完刑或者怎么样,这不是聪明做法,这不是政治迫害了,可能这是更明显的政治操纵,反而会给蔡英文带来后继无穷的办法,我想他应该不会笨到这样。
    主持人:我们可能要给观众解释一下,为什么现在没有地方去选了。因为他本身户口在高雄,理论上他在高雄选,找一个选区。如果他以民进党的身份出战的话,就必须是党内提名,现在高雄的提名已经结束了。当然还有一种形式,这两天听说谁谁谁要选总统,他什么党都没有,那我想选就选,是无所谓的。比如在国民党、民进党,在党内要撕得你死我活,你才被提名。但是你如果是单个的个体,就要交多少保证金,就可以参选的。就是说,其实如果陈致中愿意在高雄,他以个人身份参选,是无党无派的身份是可以的,但是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呢?首先,我到任何一个选区,必然有国民党的、民进党,如果陈致中是第三方,其实他们已经被退党了,如果他去呢,他不可能分到蓝营的票,肯定是抢绿营的票,最后的结果肯定是要么绿营的那个人没有被选上,陈致中被选上了,那个人会有很大的怨气,或者他俩都没有选上,就是蓝营的人选上了,也是亲痛仇快的事情。所以,如果他这样做,势必要得罪民进党,从此他的政坛之路就更加不顺了。因为他真的要脱离民进党,他们家其实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资本可以依仗了。所以这之后,陈致中到监狱里见了他爸爸,陈水扁给了他很多政治嘱托。
    杜榕:很大气,陈水扁的建议很大气,让他第一要忍辱负重,第二是要保持团结。
    主持人:要以民进党的胜选为第一要务。
    杜榕:对,他认为民进党2012的大选的话是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希望陈致中不管怎么样,一方面要积极争取,但是另一方面在不行的时候还要忍辱负重,能够维持一个团结的局面。
    主持人:所以现在唯一的一种可能,所谓民进党的艰困选区,所谓艰困选区,不是我们理解为这个地方很穷还是很怎么样,恰恰相反,对民进党来说,艰困的选区是台北市的选区,因为台北市基本是蓝营的地盘,你在高雄肯定真的躺着选,就选上了。好象有建议蔡英文给他抛到台北市,给他抛到跟李敖一个选区。
    杜榕:对,包括李敖、邱毅,我觉得这些人心态,你来我这个选区也是死,可能在蓝营的选区,他只能当炮灰,巴不得你过来当一下炮灰,说不定还拉抬我的一下人气,我还有更多的话题可以在这个地区炒作。
    主持人:对陈致中来说也是挺合适的,如果输给李敖或者输给国民党一些多年的立委,他是虽败尤荣的,它的关注度就不缺了。
    我的意思是说,其实首先这已经不太可能迈过司法的门槛了,我们也知道他在刑期之内是不可能来参选的。就是刚才说的,他到台北艰困选区的话,对他自己没有什么坏处,他输不输,至少曝光度就高了,他要和李敖一个选区,曝光度就更高了,李敖随便骂他两句也就红了,但是你刚才说的,他如果要把他空投到台北这种选区的话也需要民进党来做这个事情,但是,蔡英文,我们理性的判断,应该不会这么快,意味着他回到民进党的阵营里面来,再切割。现在蔡英文逼不得已,该表态的时候就表一下,但是说的还是有距离,感觉出来那个分寸感。这种事情,陈致中被解职这么大一件事情,他一点不表态是不行的,尤其选取当前,你不能完全得罪铁票。如果真的把他请回来了,他也担心这是一个政治包袱。目前看来,觉得可能性不太大,而且司法纠结的可能性也不太大。也有人说他的政治生涯结束了,我觉得那倒不也是,他那么年轻,他的爸爸也说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杜榕:包括陈水扁当年也是几进几出监狱,包括台湾历史上很多人物都是进出监狱,所以我认为进出监狱对台湾的政治人物来说可能是将来更拿出来值得称道。比如我们都很熟悉的李敖,李大师,他坐了很多年的牢了,他很特殊,是言论的问题。
    主持人:而且是在国民党威权统治下。
    杜榕:他自己也很得益,他说自己在牢里面写了很多书,读了很多书,他认为自己学识的积累,一些学术的大作,是监狱大学所赐,给予了他无穷的智慧,所以他后面也是风云一时。
    主持人:在台湾,尤其在民进党,当年如果坐过,像陈水扁、吕秀莲、陈菊,这些年都坐过国民党的牢的,当初在民进党内真的是一种政治资本,当选是没有问题的。大家可能不太注意的,连当年的马英九也差点有牢狱之灾,差点绕不过法律问题,然后导致不能参选。因为当时我们都知道,国民党其实也是在岛内,因为黑金,有很多国民党的党员,甚至一些高层人物涉案,所以当时社会对他们的垢病罪最多的就是他们反黑金不利。马英九当了国民党主席以后,他当时就要下决心要排黑,所以搞了一个排黑条款,以前这个条款好象是说要三审定谳,才能不能参选。马英九上来以后,是说只要一审有罪的话就不能作为党内提名参选了,丧失提名资格了。可是没有想到他自己碰上一个特别的案子,这个案子也不是多大的案子,但也起诉了。我觉得比较有趣的是,我今天详细的看了一下,他一知道他被起诉后,他立即辞职了,立即辞职了以后,他表态我要参选,我要参选到底。这个时候,国民党内开始有党员连署,说要修改排黑条款,因为他们很担心,因为当时是陈水扁时代的法院,万一判他一审有罪,那是不是他就不能参选了呢,那就完蛋了,国民党怎么办呢?所以,当时党员连署之后把它搞为三审定谳以后才不能参选。当然三审定谳不用你说了,估计连选办法也有很多限制了,因为贪污嘛。所以当时社会官改是挺不好的,也是属于因人涉事,因为你搞一个马英九条款。但是当时我觉得学法律的马英九,他说了几句话很有意思,其实他不赞成党内修改,他这个人就属于得了便宜还要卖乖,他说我不赞成修改排黑条款,但是我是要参选到底的,怎样参选到底呢?大家很奇怪,他说这是无罪推定原则,法律适用的是无罪推定原则,只要我最后没三审定谳,我应该是不确定有罪,我是可以参选的。意思就是说,到时候他有可能不以国民党提名人的身份了。因为如果以国民党提名人的身份,党章如果不修改,他就走不过提名这一关,他是不是以个人身份参选呢?
    杜榕:我当时看这条消息的时候,可能马英九也很自信。
    主持人:他认为我不会判有罪。
    杜榕:对。他第一次叫去被征询的时候,当时很多人担心这个事,但是他很从容,他连律师都没有带,他很自负的就去了,别人说你要带律师,他说不用,因为不会有第二次了,不会有第二次找我征询了。正是因为这个事情,后面别人也有总结,太过于对自己的清廉,太过于自信,太过于对法律,因为他是学法律出身的。
    主持人:事实上我是认为当时法院是有一定考虑的,谁也不否认他的清廉,谁也没有认为说马英九贪污了特别费,这是法律的问题,就像地制法一样,可能认为有瑕疵,但是他一直是这样的,所以后来台湾的法院修法了,特别费了,以后首长不会有这个问题了。但是在当年,马英九的意思是,因为根据选办法需要三审定谳才可以剥夺我的参选资格的,那个时候他属于得了便宜又卖乖,他说我反对他们修改排黑条款,确实社会官改是很不好了,是他上来制定的嘛。
    杜榕:所以现在陈致中是不是也吃点这方面的亏,我想他吃亏,可能是吃在偏偏轮到他的头上,别人再来置疑地制法有问题。
    主持人:没有提前有一个人把这个法修改了。
    杜榕:可能确实他和更高阶层的法律有一些吻合度不够的地方,接轨的程度还不够的地方。但是现在来看,陈致中完全按照法律的事实被判了,然后你现在没有办法参选,我觉得也是一个,不管于情于理,应该是说得过去的事情。包括蔡英文,蔡英文的态度很明显。
    主持人:其实他认为判得还行。
    杜榕:对,他认为判对了,而且说这个迫害,你刚才介绍的,如果说判重了,搞政治迫害的话,对他们家是非常宽容的,家人也轻判了,包括他的女儿也允许缓刑两年,说是带幼女。实际上台湾的法律来说,可以带幼女来服刑的,你的女儿是可以带在一起服刑的,所以也是没有执行。包括他的母亲,也是因为他的身体原因,到现在也不用服刑。实际上台湾的法律,如果按以前的案例来讲的话,也有服刑,最后病毕在狱中的案例也有。
    主持人:对,当初颜清标就是从担架上抬进去的,刚做完心脏病手术。我觉得现在法律的问题,包括蔡英文这样的法律人士说的,他们说的都是说对地方的公职人员的处罚,可能并不可能更改,更改的是没有上级到立委这一级的,他认为缺失在这儿。为什么只处罚我们呢,为什么不处罚到立委这一级。所以法律如果要修改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把下面改得跟立委一样,一种是把立委改得跟地制法一样。最后的结果,除非以后地制法的改了,如果改得跟立委一样的话,陈致中这个更不算冤假错案了。主要还是他运气不太好,如果这个判决要早点下来,三个月很快就结束了,没准他真的能选立委,这个时候还算个悲情牌,没准都选上了。
    主持人:好,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谢谢收看。
    杜榕:谢谢。
(责任编辑:王理)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