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各界如何看待日本大地震--人民电视--人民网
人民网

人民网原创节目《台湾那些事》

台湾各界如何看待日本大地震

2011年03月17日16:38    来源:人民网—人民电视     手机看新闻

《台湾那些事》往期精彩视频推荐:
▲三毛逝世20周年祭 多情三毛滚滚红尘如一梦
▲台湾年俗:除夕围炉守岁 吃萝卜讨好彩头
▲人声鼎沸 翠玉白菜热销 台北故宫成菜市场?
▲李敖杠上龙应台 认为龙应台踩到其的底线 
▲台军军演失误是故意为之 放烟雾弹迷惑大陆?

【文字实录】
    王尧:我们今天的深度分析想对台湾的舆论、台湾民众、台湾的政府对日本大地震的相关反映进行剖少数人。因为我们都知道台湾也是一个地震高发的地区,而它的地理形态和日本又非常相似,都是一个岛屿的形态,都在太平洋环海地区,所以这次日本的地震,我们自己觉得,好象大陆的电视每天都是地震的消息,大陆民众非常关注,实际上在台湾方面他们感同身受的感觉还要更强烈一些,因为他们也是这样的岛屿形态,而且平常,咱们在台湾驻点也知道,也是小震不断,一般的小震对大家来讲都是司空见怪的,反正我在台湾时,如果地震了,我就在坐在桌前懒得动一下,都懒得下楼。
    我们在台湾的酒店发现,阳台上有一根绳子是垂到下面的,我当时以为以为是晾衣服的,后来人们告诉我们,那个就是地震来的时候,赶紧顺着绳子往下跑。
    所以这次地震发生以后,我觉得,台湾民众的关注焦点,一个是灾情,另外大家还关注在日的一些台湾同胞,大概有57个旅游团,基本上都已经安全撤回了。
    日本地震一个是大家关注自己的人员有没有损失,另外想从中吸取一些教训,吴亚明给我们介绍一下目前台湾和媒体方面的反映。
    吴亚明:实际上这次日本地震,台湾地区民众也能够感受,他们也有切身感受,因为这次地震发生了海啸。根据有关测报,这拨海啸本来是要波及花莲的,实际上已经波及到了花莲,但是没有估计的那么大,原来估计这个海啸在当天下午傍晚的时候会影响台湾的花东地区和基隆地区,台湾方面也非常紧张,马英九也放下手头工作第一进入防灾中心,要求做好海啸的预警和应变。后来到了海啸到了花东地区只是波澜不惊,有关海啸方面预警就撤除了。但是台湾人对地震确实一直感同身受,因为我当时在家里我接了一个电话,我的朋友从台湾南投打来的,他说他看了日本的地震,感觉到非常的惊心动魄,也非常的难过,因为让他想起921地震,因为南投就是地震的震央,他家也在南投,他也经历了可怕的晚上,他说日本的地震让他想起921,所以他马上要去捐款。
    台湾媒体也是,平时台湾很少有国际新闻,有只关注两个国家,一个是日本,一个是美国。这次地震,台湾媒体更是第一时间全方位报道,所以,以至于这几天台湾的六大新闻台收视率一下子就冲高到最近几年来的新高,从来没有那么多人在短短时间内关注新闻台,收视的人达到1500万的民众,相当于二分之一多的民众都在看新闻台。
    台湾的新闻台在播日本地震惊心动魄的画面同时,也闹了一些乌龙,比如说台湾的TVBS电视台,因为有一些画面是从日本转接过来的,他把日本的电视台上面写的跑马灯,上面写十万人避难,结果看错他报成十万人罹难。
    王尧:这个消息在大陆的微博上搞得谣言四起。
    吴亚明:TVBS发现这个问题赶紧订正并且进行了道歉。媒体在报告同时也进行了反思,因为他们看见在灾后日本新闻媒体表现出了专业的成熟水准,就是说基本上通过比较宏观的报道,而不去做微观的,就是局部放大的描述,尤其是对个人呼天抢地的描述。台湾电视台也进行了反思,就是说在日本每次电视台把每场灾难当成一个灾害学,但是到了台湾,每次灾难来的时候,媒体经常把它弄成肥皂剧,因为它只可以弄成呼天抢地、怨声载道的场面,第二,媒体也把每场灾难当成政治学做传播,那时就可以挑拨政党之间的矛盾,也离间政党的差距,比如说调起口水,比如说让在野党批评执政党,或者救灾不力,贻误了救灾时机,造成了更大的损害等等。
    王尧:这次也有,民进党说马英九到台东还在泡温泉。说日本大地震台湾方面也应该有一些因应,你还在泡温泉?!所谓的“总统府”说没有泡温泉,只是这个酒店有温泉水,去洗了个澡。然后又反呛蔡英文这时还忙选举。民进党又反呛说,谁是领导人啊,我们又不是执政的,用得着蔡英文来因应吗?所以他们还没有忘记他们的政治口水。
    吴亚明:所以有一些舆论认为,台湾媒体应该从日本媒体中学习日本媒体的专业操守,不应该大难来临时每次把它弄成肥皂剧和政治学。
    杜榕:因为我在台湾也交换过,沿着吴亚明老师的话来说。
    台湾媒体有一种惯性,一遇到什么事件时,特别喜欢把八卦新闻和花边搅扰新闻弄进来,我昨天还看到台湾的一条新闻,是关于日本的一位女主播在播地震时笑了,然后把这个也拿出来炒作,完全把一个事件的焦点给模糊了给失焦了。但是我看日本媒体,他们主要就是集中在问责,集中在探寻事故的原因,集中在怎么去进行更好的救援,所以把问题、把整个新闻焦点把握得非常准,但是台湾的媒体可能一直以来就是很八卦的形式。
    王尧:还有一条在台湾传得很厉害。记者在台湾采访地震,结果一到地震来了,央视记者就惊慌逃窜,他们在电视上作为一条新闻来报的。大陆媒体说,地震来了,难道不应该跑吗?这就是他们所关注的,这时还不忘挑拨离间,抓这些所谓的花边。但是这种花边出发点都不是很善意的。
    杜榕:但是我看到台湾有一个政治大学的教授就说,他以耻辱形容台湾的媒体,台湾媒体一窝蜂挺进灾区,但是第一专业不足,第二进入灾区缺乏专业配备,而且完全是抱着“抢独家”心态去进行灾区的新闻报道,所以当你没有独家的时候,就自己制作“独家”出来,我这个媒体造“独家”出来,吸引眼球,通过这种方法进行操作。
    但是我也看到,为什么这次台湾这么关注日本的这次大地震,我觉得除了地缘上,还有他们在感觉上也是和日本很复杂,我也看到消息说,台湾每天赴日旅游就有十万,一年就是120万,台湾总共也不过就两千多万人,相当于,要不了多少年,台湾的所有人都会去日本一遍,所以他也说,这次的地震,包括造成的可能有核泄漏,会一个月造成30亿新台币旅游业的损失,因为一个月十万,可能每个人按三万台币算这个数目就不小了。
    吴亚明:而且在过去,在没有大陆人赴台之前,日本人一直是赴台旅游最大客源地。
    王尧:我们一直说,其实这次日本地震和世界上其他地区的地震,中国人的反映是不一样。因为中国人、大陆民众对日本的感觉也是非常复杂,台湾人会更加复杂。之前有民进党“立委”薛凌质询台“行政院长”吴敦义,竟然要求台湾政府降半旗志哀,当时吴敦义的回答比较有意思,他说目前全世界都没有这么做,如果我们这么做,就好象别人都是穿着短裤进游泳池,就我们穿着西装。我之前在网上看台湾的网民,他们立场比较鲜明,就是说觉得民进党这种说法太可笑了,但是也反映了台湾的心态,因为台湾至今还有一小撮人,他们认为他们是大和台族,认为是大和民族一部分,把日本视为他们自己的祖国,看来这几十年殖民是发生了功效的。其实很多台湾老一辈人就是讲日语的,唱日文歌。李登辉就是个典型,他标榜自己是日本人,所以他们对日本这种特殊的感情是很正常的,当然也有一部分人,有一位立委助理,有点象大陆的愤青,也发表了比较过激的言论,当然也遭至网民反弹,最后立委不得不给他开除了,以消除不利影响。
    其实台湾反思进入下一个阶段,日本主要的问题成了防核泄漏,因为台湾也有核电站,下一个问题就是核安全。
    吴亚明:台湾也是一个河流短急的地方,也是一个资源贫乏的地方。因为台湾多高山,中部是中央山脉,从南到北贯穿全岛,所以河流都是非常短,非常急,没法搞水力发电。台湾也缺乏火力发电的煤炭资源和其他资源,所以台湾也搞了核电,到目前为止一共有三个核电站在运转,主要有北部地区是两个,南部地区在垦丁有一个。
    还有在建的第四个核电站,也快建设完毕了。跟日本一样,台湾的核电站也是在海边,主要是因为用水冷却方便,这次日本地震灾害发生之后,尤其是核电站发生问题之后,台湾也非常的紧张,第一时间就有民众就提出质疑,提出台湾的三座核电站目前是否安全。台湾原子能委员会给民众解释说,他们的核电站目前运行是非常的正常,另外既使身处海滨,它能抵挡12米高的巨浪,平时这几座核电站附近的居民也经过做一些核泄漏或者核事故的应急训练。原能委和核电公司答复是这样,会继续做防范工作。
    关于第四座核电站问题,民进党一向是以反核出身,就是说他们是反对在台湾建设核能电站的。这次,借日本核电站事故之际,民进党一些人也提出要求停止建设核电站,台湾的立法院卫生和环保委员会也临时做了一个决议,要求核四立即暂时停工。核四工厂这个方面答复,2000年时,核四民进党宣布停建很多遗留问题,而且这些遗留问题还没有处理完毕,如果现在现在再贸然下决定停建核四会造成新的困难,台湾行政当局也表示说,冲着日本发生和事故来要求听见台湾第四座核电站显然不现实,他们会充分保证第四座核电站的安全。
    实际上,这些环保组织或者民进党人士,他们说得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根据有一些人勘测,台湾的核四电站也是建在一个地质活动频繁的地震带上。
    王尧:而且以往是防七八级地震,大家已经觉得差不多.没想到这次日本是九级地震,所以谁都不敢保证,吴敦义说,日本都出问题了,我们没有办法保证绝对的安全。
   吴亚明:除了关注核电安全方面,台湾各界也非常关注台湾自身有关防灾应变机制这方面的演练,就是说他们希望政府在以后要充分重视防灾应变无论是机制、还有人员的训练,主要也是根据日本这次地震的经验教训。
    杜榕:他们还提出地震30秒之前发短信,希望能够协调业者,包括地震和海啸来临之前,虽然地震不能做到百分之百准确预报,可能已经发生了,有30秒时间,这30秒可能是最关键的逃命时间,因为日本也有这样的经验,包括后面也提出海啸的问题,我之前我到台湾去,有次我到九分区,我看到很多民宅都是沿海而建,我说当时不会有海啸、台风的影响吗,当时带我去的人说海啸几百年没有过,不会有海啸的。所以我觉得这次对大家也是一个惊醒。
    王尧:应该说,可以吸取的经验有很多。台湾核电站都建在人口稠密的地方,如果真的要疏散的话,可能就不是五万人。
    吴亚明:当时说要疏散三百万。
    王尧:应该说,他们与台湾可以相类比的地方实在太多,他们可以吸取的经验教训也太多了,所以这个话题还要台湾延烧一段时间。
    吴亚明:全岛上下目前掀起向日本民众捐款的热潮,台湾当局领导人马英九也第一时间宣布要向日本捐助一亿元新台币的捐款,而且台湾会十字会组织也在通过电话或者银行转帐方式接受民众的捐助,目前四天已经收到八千万新台币的捐助。第三,有关劝募机构,联合台湾的便利商店,可以接受一百块,最高两万新台币的捐助。台湾其他学校,或者公司、航号也都在发动规模大小不一的捐款活动。这也是通过不同方式来减轻日本民众灾难的痛苦。   
    王尧:我们今天因为时间关系就聊到这里,谢谢收看,再见。
点击收看精彩原创视频 人民日报资深驻台记者揭秘真实台湾
(责任编辑:王理)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