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逝世20周年祭 多情三毛滚滚红尘如一梦--人民电视--人民网
人民网

人民网原创节目《台湾那些事》

三毛逝世20周年祭 多情三毛滚滚红尘如一梦

2011年01月10日16:17    来源:人民网—人民电视     留言 0 条     手机看新闻


点击收看精彩原创视频 人民日报资深驻台记者揭秘真实台湾


    导读:三毛,著名女作家, 1943年出生于重庆。她的文字影响了无数六零、七零后的青春。在她的笔下,撒哈拉沙漠何等美丽何等地浪漫。曾几何时,一曲“梦中的橄榄树”广为传唱。三毛,一个热爱生活的女人,20年前的1月4日,她在医院用丝袜上吊自杀……

【文字实录】
    王尧:这个女子可以说她的书其实是影响了大陆一代人。在刚刚过去的1月4号是她去世20周年的纪念日,这个人就是人所共知的女作家三毛。杜榕给大家介绍一下最近岛内关于她的纪念活动以及她的生平事迹。
    杜榕:最近岛内对她有一个很大规模的纪念活动,有一个20周年,以橄榄树为主题的,因为有一首很著名的她写词的歌叫《橄榄树》,在大陆流传了很久,在台湾当时是禁歌,故乡在远方,远方就是大陆,当时有统一的情结。她为人所知,主要是她的作品在六七十年代,不管在大陆,还是在台湾都是被广为传颂的作品。尤其因为她周游世界,而且嫁了一个西班牙的老公,写了很多游记,文字又很优美,她的作品中又充满了爱,所以,六七十年代的人其实对她更为熟知一些。
    她的一些写过的歌我倒是听过,比如《橄榄树》,包括她出过的一张《回声》的专辑,但是具体的书,没有很详细地了解。
    吴亚明:《梦里花落知多少》、《撒哈拉的故事》等等。
    王尧:我们那一代人,尤其在我们中学那一阶段,小女生可能人手一本,而且当时她那种流浪的精神。当时大陆那种情况下,可能环游世界,很多小女生的梦想是环游世界,可能就是受她的书的影响。尤其在撒哈拉沙漠那一段时间,其实是苦中作乐的,沙漠的生活环境未必多好,但是她把流浪的生活写得特别特别美。
    杜榕:而且她只是看了《国家地理》的一篇文章而已,然后她就决定去那个地方,去那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居住下来,这种勇气和那种流浪的精神可能是很多很多年轻人都非常向往的一种。
    王尧:对,而且她的作品还有一个吸引人之处,她把她的每一次恋爱都融入其中,而且美化了,她是一个很多情的人,如果你看过她的作品的人,她从小学就有暗恋对象,一两个,但是她把他们写得很美,过去的似乎都是很美的。她还有一个很著名的篇章,就是叫《倾城》,写的当时她在德国的时候,她从西德到东德去,经常是别人对她一见钟情,当时在边防哨卡的东德军官怎样对她一见钟情,从很大情况上,我觉得她是一个很自恋的人,很多人都说她相貌平平,哪有那么多人喜欢她呢?她去世之后,我们的《环球时报》还发过质疑她流浪生活的文章,曾经有人到撒哈拉沙漠寻找她生活的足迹,发现了很多疑点,而且她的那位前夫,有的人说不存在。这都是历史的悬案。在她过世前几年,她跑到新疆王洛宾住的地方,和王洛宾还密切接触了一段,当初有人说她好象爱上王洛宾了,后来当然也否认。三毛这个人本身就很多情,而且台湾人的表达方式容易给人一种错觉,因为当时大陆表达感情非常含蓄的时代。
    其实那段时间她还是蛮风光的。就算你怀疑她以前写的那些书有一定的虚构和想象的成份,但是她后来实实在在的有一些东西,你是必须不得不佩服的。比如她当时写的剧本,《滚滚红尘》,当时也是横扫各大颁奖礼。而且她创作的好多歌,你刚才提到的《回声》,都是后来传唱非常经典的歌曲。但是大家认为,其实是又一次掀起一个小高潮的时候,她突然选择了自杀,当时大家对她的死因也是众说纷纭的,有的人说因为《滚滚红尘》没有拿过编剧奖,其他奖得都得不少,男女主角都得了。
    吴亚明:而且还得到了很多批评,因为她是以张爱玲的故事为蓝本。
    杜榕:20周年纪念活动的时候,她的家人出来有说法。
    说她对死亡始终有好奇心,一直想知道,去了解这个死亡,所以当时做了这样一个选择。因为我看有不少人出过一些书质疑她是自杀的,有一本叫《哭泣的百合——三毛死于谋杀》,专门质疑某种疑点。亚明老师也提出来了,当时在医院洗手间里面,用一个挂吊瓶的挂钩。
    王尧:而且用长统袜。
    吴亚明:那个架子才1.6米。
    王尧:如果当时她想活就太容易了,一个是离地不高,而且有扶手,只要她用手一抓就不会死。而且丝袜能不能让人上吊身亡,这也很让人怀疑。
    吴亚明:而且吊瓶的架子有多少承重能力。
    王尧:而且丝袜本身弹性很大。
    杜榕:我看很多正统的解释,就是因为她前夫潜水过世,对她造成的打击太大了,让她始终没有走出来。但是我也看到一些杂文野史里面说,她的前夫说是比她小三岁,实际上比她小六岁,尽管她把她们俩的爱情描绘得很美丽,但是实际上平时生活中吵吵闹闹,对她前夫拳打脚踢,其实并没有那么美好的场景出现,所以也有人质疑,她的爱情都是虚构出来的,所以不一定真的走不出来吗?包括之后又演绎出了很多“黄昏恋”,包括说的王洛宾的“黄昏恋”,说她本来应该是一个很多情的人。
    王尧:见一个爱一个的那种。
    杜榕:怎么会走不出来阴影呢?我看对她也有非常多的质疑。
    王尧:因为警方也没有提出疑点认为是自杀,事实上,我觉得她家人的想法,可能说法有一定的道理,因为你也可以理解为她是抑郁症,因为抑郁症的人对死亡都是有一些好奇心,而且作为一个作家,她母亲后来说,因为她多次和她母亲说过,说我想死。但是她母亲当时认为她是属于文人的多愁善感,或者是性格所致。她母亲说,自杀前两天,曾经给她母亲打电话,她当时因为妇科的问题住进了医院,做了小手术,她说经常在床边看到很多小孩子,其实她当时有一点幻觉了,她母亲当时没有当回事,就说你把他们当成小天使好了,后来她过世,当然他们家人当时也有怀疑,因为她一生很爱美,很注重仪表,她怎么会穿着睡衣去自杀呢?但是,她父亲后来到她住的地方去看,说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应该不是一个很偶然的想法,他们的推测就是说,可能她当时是想试试,并没有完全下定决心,因为她一直对死亡有好奇心,是不是想体验一下这种濒死的状态,因为很多作家都这样做过,自己勒自己的脖子。但是后来就没有停住,所以就走了。她爸爸曾经有一段感性的话,说好象我们一起搭飞机,她先下去了,但是最后大家都要到同一个地方去的。我觉得对于她的家人来说,可能真正走不出来的还是她的家人。
    吴亚明:我想说的是,三毛是重庆人,1943年生于重庆,原名叫陈懋平,后来改名叫陈平,她四川话讲得不错。死的时候是48岁。如果活到今天,也68岁了。她在世的时候,就是让人猜不透的一个女性,她走了以后,好象留下的话题也很多,今天永远也猜不透。但是她的作品,最近好象台湾又要重新翻印她的作品,也有人通过采访她的家人,据说要写一个贴近真实的传记。诚如王尧说,她影响了六七十年代的一批人,我相信她作为一种文学的存在还会继续发挥她的影响。
    王尧:她在文学界有一个非常独特的位置,所以,她父亲说,她的文学成就,可能没有办法和那些大作家相比,但是用句不好听的话来说,有了大作家们的通病,就是对死亡有一定的好奇心。我其实倾向于相信她是自杀。因为大家觉得,她在一个不太让人能理解的时机点选择了自杀,所以就产生了种种疑点。因为之前炒作的很有一阵子,沉寂了一阵子,因为现在是20周年,所以又被拿出来说。我相信每到一个十年,一到她的大的纪念日,这个话题可能还是常说不衰的。我发现常青树要常青还是很难,杜榕这一代已经对她没有那么深的感情,在你们的成长岁月里,她没有占过很重的份量。
    不管怎么说,我们了解台湾,了解台湾的文学,可能很大程度上她算是影响了我们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女作家。我们今天的《台湾那些事》就到这里,谢谢收看。

(责任编辑:王理)
[ 留言 0 条   我要留言 ]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网友留言留言0

用户名  密码  同步至微博客  注册  留言须知

    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