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原创访谈娱乐生活      来人民播客上传视频|人民网首页|网站地图
人民网>>人民电视>>嘉宾访谈[视频] 权威 高层 经济 文化 娱乐 传媒 体育 健康

徒步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历险记

2011年09月09日16:09  来源:人民网—人民电视

正在播放个视频

关键词

 雅鲁藏布江 
 分享    转发:分享到QQ空间分享到腾讯朋友分享到开心网分享到人人网分享到新浪微博转播到腾讯微博
  上传视频,来人民播客

视频介绍

本段视频节选自《穿越可可西里 保护藏羚羊》
点击查看该场访谈整期视频 图文实录

关键词:探险 雅鲁藏布江大峡谷
 

【嘉宾简介】 韩宗萍 网名——“柳如烟” 首位徒步穿越雅鲁藏布大峡谷的女性

文字实录:

  主持人:冰川的温度是不能够抗拒的。

  韩宗萍:对,这个事情印象比较深刻。那一天我们一直走到晚上六点钟,向导在前面走,走了很远,然后告诉我们终于找到水了,大家不用担心,就地扎营。扎营的地方面向南迦巴瓦,与南迦巴瓦的主峰稍微偏一点,那天南迦巴瓦很眷顾我们,非常漂亮,因为那个方向不光是没去过,我连照片都没有见过,那天在南加巴瓦,包括它的主峰、侧峰、甚至主峰下的冰川都一览无余。

  主持人:觉得非常不容易,一定要有一个美景看一看。

  韩宗萍:对。还有就是我们过的冰川河,我们进入峡谷以后渡过的第一个冰川河,向导对那一块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他告诉我们,今天不能走了,明天准备好以后要过冰川河,冰川河要横渡,而且那个河是直接注入雅江的,直接从江边过去,要第二天一早过去。藏区的天气比内地晚两个小时,我们当时起来的时候是7点,那时候天已经下雨了,天蒙蒙亮,我们起来之后,向导、队长也让我们抓紧时间,要尽快吃早餐,尽快渡河。按照当时说的是8点开始渡河,当时做早餐、烧水都比较慢,吃早餐的时候都到8点了。突然有非常大的轰鸣声,当时是在下小雨,但我感觉下小雨也不至于打雷。然后向导对我说,我们过的冰河开始爆发泥石流了。我想,我们当时预计的是8点过河,那时候过的话,不就完吗。冰川河不大,虽然入雅江的地段很稀软,但也不是很吓人,感觉徒步过去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但爆发泥石流的时候,泥石流是从加拉白垒下面冰川末端的垭口里面直接冲出来的。原来我见过大坝放水,整个水是迸射而出,当时整个泥浆从垭口迸射出来,那个水非常大,而且很浑浊,像混凝土的感觉一样。如果人在里面,绝对一下就会陷进去。我觉得这真是老天爷对我们很眷顾。如果按照早先的预计,那时候正在渡河,泥石流要是一下冲过来,我们没有办法逃生。

  再有一个是过塌方。因为整个大峡谷塌方不胜其数,数不清楚,只能是记几个比较大的塌方。那些大的塌方,长的有1公里多,整个一片山崩塌下来。你看到那些崩塌下来的石头非常巨大。我整个人都抱不过来的大的树木,都是几十年大树被拦腰折断,很粗的树都会破碎,所以你会看到大自然的力量真的很可怕。我们过的最长的塌方就是那块,整个一面山都下来了。我们在那中间爬行一样,那不是走,是手脚并用,石头大的地方,还要迂回地爬,爬行的时候,感觉这个山还在颤抖。因为是最新崩塌的,你会感觉那个石头在动、山都在动,给人一种很大的压力。这种塌方爬过去也没事儿,但万一石头下来了你就没了。这是一种思想的负担、心理的压力,过塌方是给人很恐怖的感觉。

  还有一个塌方给人记忆很深刻,一路上走来,都是过各种各样的塌方,心里会有很大的压力。但给我都不是恐惧到极点的感觉,就是小心点儿,眼睛在周围到处瞄一瞄,所有的感觉,听觉都调动得非常集中。过了就过了,不就是爬嘛,爬不了的溜下去也可以。

  实际上恐怖到极点的是我们行程即将结束的时候,从扎曲村到排龙村那有一个塌方。向导提前走了,没有和我们一起走。我们去看大拐弯了,扎曲有两个大拐弯,一个是帕隆藏布的大拐弯,一个雅鲁藏布的大拐弯,向导他们可能不愿意走那段路,有一段回头路,他们提前走了,在前面扎营等我们。走之前,他们就对我们说,今天走路要小心点儿,有塌方。我说,那么多的塌方都过了,能有多吓人的塌方啊。他们对我都很好。结果等我们返回时,有一个队员走迷路了,另外两个队员在后面等。因为我走的慢,我每次都是最后一个,都说我成了专业收队的。那天的行程按照理解来说应该是不难的,但行程有点长,怕耽误时间。因为晚上就看不见了,走峡谷还是很危险的。结果我走出去不到500米,那个大塌方离村口不到500米的地方。我开始看见塌方,看了一下就走进去了,但走到中间就一下卡住了,结果那个塌方真的是太恐怖了。

  后来我出来以后,查网上的资料才发现,在2004年的时候,那个塌方就已经存在了,到2007年的时候网上有一个人当时带了一个大广角的相机,拍了一张照片,我才看到塌方的全貌。那天整个行程,我就带了一个小相机。我就拍不下来,镜头广角太小了。站在那儿的时候,我还是拍了。走到中间我才发现,那个塌方中间那一段部位有一个垂直的凸型,但人非得要从这个地方过去。那地方离江面也就是50来米高,帕隆藏布的水也是非常湍急的,脚下方就是江水。

  主持人:走的时候是不是不能直着走,要稍微弯一点身,把凸起的部分绕过去再走过去。

  韩宗萍:那个地方还不是那个概念,我走到那儿之后才发现,那个地方我是爬都爬不过去,石头没有抓手的地方,是一个很光滑的凸起部位。上上下下其他的地方就更陡,那个地方当地的村民也走,他们在石头上凿了些非常小的凹槽。因为我们穿的是登山鞋,那个凹槽是完全站不住的,那地方是凸出来的,如果一旦下去了,就是垂直掉在江里。我站在那个地方比划了几下,没办法过去,我退都退不回去了。那是硬着头皮也走不上去了,因为我的个子也不算高,那个地方有2米来高,要从那个地方爬过去,手是几乎没有抓的地方。感觉我不具备那个能力能够抓得住,结果我就卡在那儿半天。我想这一下下去了可就出名了,我的队友都不知道。因为下去以后,人一旦落水之后,绝对找不着。

  我的小相机就挂在背包袋上,我用相机拍了一下前面,就拍到一个石头,什么也看不出来,又拍了一下脚旁边,我的脚下方就是江水。后来我想拍有什么用,我一下去,我的相机也下去了。我当时就想如果能够坐下来,要把鞋拖掉,登山鞋是硬的,我当时就想蹲下来,可也无法蹲。那个地方就是一脚站的大小,人还要扶着石头。你想坐下来,不可能。我当时就想既然能够进来,也就退得回去。我卡在中间,后面还有三个人没法过去了。我就一步步地往回退,但退的时候,那个地方山石非常松散,那种很碎的石渣也是滑的,如果不注意的话也会滑下去。

  我退了两步,然后看见队长过来了,因为今天有塌方,我一个人走他们还是不放心。我们还有个人在等迷路的队员,他提前过来了。我给队长说:完了,我真的是要哭了。因为他们老是在路上撩我,说这一路上这么多很恐惧的地方,没听你哭过。我说这下完了,我要哭了。但我想哭还真哭不出来。队长说,你不用紧张。你就原地趴在那儿别动,我再想办法过去,当时我很担心,他和我错身的时候会把他给挤下去,那就都完了。虽然我们很紧张,但还是非常小心。我们的队长也是很有名的一个人,号称徒步狂人。他异常小心地抓住了一点点小石缝爬上凸起的部位,然后再反身过来把我拉上去,当拉我的时候,我想我真的好自私啊,如果万一有一点点闪失,就有可能两个人都下去了。因为那里没有让你有缓冲的地方。我们队长的能力也很强,那种非常恐惧的情况下过去了。


返回频道首页

(责任编辑:黄景亮)

我要留言0人已经评论  点击展开

  1. 用户名   密码              
  2. 留言须知  

视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