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上将宋时轮为何要入党三次--人民电视--人民网
人民网

开国上将宋时轮为何要入党三次

2011年06月29日13:34    来源:人民网—人民电视     手机看新闻

 分享    转发:  上传视频,来人民播客
  1. 视频地址:通过MSN、QQ告诉你的好友
  2. flash地址:复制链接到博客或论坛
  3. html代码:复制播放器到博客或论坛
本段视频节选自《宋崇实缅怀父亲开国上将宋时轮》
点击查看该场访谈整期视频 文字实录

访谈嘉宾:
宋崇实:开国上将宋时轮之女
【文字实录】
[主持人]:我们听说宋时轮将军投身革命中,曾经三次入党,这是怎么回事?
[宋崇实]:1927年1月,父亲在黄埔军校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9年出狱以后阴差阳错没有接上党组织关系。1930年初,他率领的游击队和党组织联系上了,编入了红六军,我父亲当时没有党组织关系的介绍信,也没有人能证明他这个关系,所以到了苏区江西省莲花县治病时,经过贺碧如介绍才重新入党,这是第二次入党。  
[宋崇实]:1933年,王明左倾机会主义路线在全党占了统治地位,反对、排斥毛泽东的正确领导。这一年的6月,临时中央派人到江西参加省委扩大会议,督促清算江西省委的“罗明路线”(罗明是中央福建省委代理书记,不赞成王明左倾错误路线,就是赞成毛泽东的思想,结果受到了撤职处分)。在江西省委扩大会议上,就点名批评认真贯彻执行毛主席正确主张的邓小平、毛泽覃、谢维俊、古柏四位领导,并且江西省委通过了决议,对邓、毛、谢、古作出组织处理。同意毛泽东思想的父亲当时对这个很有意见,就产生了离开江西军区的想法,于是多次申请去红军大学学习,最后获得了批准。所以,1934年初春的时候踏进了红军大学的大门。  
[宋崇实]:父亲进了红军大学一个多月以后,红军大学遵照《优待红军家属条例》的规定,组织学员礼拜六帮助红军家属挖泥塘。父亲负责挑塘泥,他在第五次反围剿作战中负伤伤愈不久,身体还很虚弱,挑了几担泥后对上泥的同学说:“太重了,我挑不起,你以后少装些泥。”没想到上泥的同学给下一担装更多更重的泥。我父亲很不高兴地说:“我是自愿来优待红军家属的,又不是罚苦工,你为什么要这样搞?”回到红军大学,负责上泥的同学向党小组长汇报说:“宋时轮讲优待红军家属劳动是罚苦工”。党小组立即开“斗争会”,“又不是罚苦工”与“是罚苦工”本是两个概念,父亲当然不认错。结果支部又提交红军大学召开全校党员大会“斗争”我父亲,父亲非常气愤,说我不能接受这种不符合事实的批评。你们想学江西省委扩大会议那样的委屈邓、毛、谢、古,让我委屈认错,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干。 
[宋崇实]:反正充分显示我的父亲坚持实事求是的刚烈性格,我没错,我就不认错。后来红军大学以“破坏苏维埃政府法令、组织观念薄弱、坚持错误”和总政治部个别领导说我父亲1927年被捕后表现不好并有国民党反动派“AB团”成员的嫌疑等原因,给予我父亲“开除党籍三个月”的极左的错误处分。我父亲非常痛苦万分,但他认为自己是为了追求真理来参加革命的,自己的委屈总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之日,必须坚决革命到底才能实现理想,不能因为个人这个就不干革命了,就放弃了。所以,他就激励我父亲更加刻苦学习。结果考试成绩优异,最后被提为军事教员。 
[宋崇实]:1934年10月,红军长征前,中央军委决定组成红军干部团。这时在红军大学任教员的父亲也被编入了红军干部团。在长征中,父亲仍然背着开除党籍的处分,忍辱负重,坚定地跟着毛主席走完了二万五千里长征的伟大壮举。  
[宋崇实]:1935年9月上旬,有这么一个插曲,张国焘公然违抗中央北上的战略方针和历次决定,决定胁迫右路军南下的手段,分裂红军。为此,党中央和中央红军于9日晚出发北上。由于时间仓促,父亲事先没有得到北上的通知。第二天一早,睁眼醒来发现中央红军全部转移了,这时候父亲立即避开张国焘的第四方面军去追赶中央红军。毛泽东见到父亲说“宋时轮你来了,好!”。因为毛泽东和我父亲是老乡,都是湖南人,都认识。 
[宋崇实]:10月19日,中共中央率领中央红军胜利到达吴起镇。很快,毛泽东和彭德怀到红十五军团驻地看望军团领导。为了向中央红军学习,军团领导请求毛泽东,由中央红军派一些干部到红十五军团工作。不久毛泽东找父亲谈话,要他出任红十五军团作战科长,协助参谋长主管部队。这时候父亲就带着委屈表态说:“红十五军团刚刚组建不久,各方面的工作都很多,司令部作战科是部队的核心部门,这么重要的部门派一个被开除党籍一年多的、至今没有恢复党籍的非党干部去合适吗?”毛泽东就问:“怎么回事?父亲就如实地陈述了事情的原委。毛泽东就说:“用人之长是组织上的事,恢复你的党籍也是组织上的事,请你服从组织安排,愉快地到红十五军团报到、工作。”
[宋崇实]:毛泽东谈话以后,被排斥在党组织外一年之久的父亲心情格外激动,回到住处情不自禁地喊出了心声:“毛泽东相信我,还是毛泽东相信我。”到职的第一天,他立即将一年前被开除党籍的经过和毛主席找他谈话的情况,向军团政治部主任郭述申、组织部长冯文彬作了汇报。  
[宋崇实]:中央红军到达陕北之前,这时候陕甘根据地开始了错误的肃反,刘志丹和不少军政干部被逮捕。直罗镇战役结束后,毛泽东对董必武、李维汉、王首道等人说:“逮捕刘志丹等同志是完全错误的,是莫须有的诬陷,是机会主义,是‘疯狂病’,应予立即释放。”父亲的党籍也是这个时候解决的。经研究,由军团政治部委员程子华和钱钧介绍,父亲再次入党。 
[宋崇实]:奇怪的是2011年4月,新华社有一个记者采访我,就谈到父亲三次入党的情况。采访稿也没给我看过,5月6号就发表在《北京晚报》上了。我看了以后非常惊讶,也很气愤。作者说我父亲在红军大学帮助红军家属劳动的时候随口批评学员,脾气火爆,被处分。这个处分的原因就是脾气火爆被处分。更可气的是,记者到处找没有核实的材料,甚至有许多丑化、诋毁我父亲人格的内容,以采访我的形式写出,这又不是我说的,不是给我泼脏水吗?新闻工作者应该实事求是,忠于采访者的内容,这是起码的道德素质,不负责任地想当然、随意标新立异地写采访,而且连我父亲的履历好多地方都有写错的。我还送给记者一本我写的《虎将宋时轮》,看来是白送了,恐怕他根本就没有认真看。在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之际,我都不知道作者是在歌颂还是在贬低我父亲宋时轮的品格。这是一种什么歪风邪气,我真是第一次遇到。早知道这样,我根本就不接受采访。 





返回频道首页
(责任编辑:王晓啸)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