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原创访谈娱乐生活      来人民播客上传视频|人民网首页|网站地图
人民网>>人民电视>>嘉宾访谈[视频] 权威 高层 经济 文化 娱乐 传媒 体育 健康

公众恐慌源于容易相信流言

2011年03月21日17:52  来源:人民网—人民电视

正在播放个视频

 分享    转发:  上传视频,来人民播客
  1. 视频地址: 通过MSN、QQ告诉你的好友
  2. flash地址:复制链接到博客或论坛
  3. html代码: 复制播放器到博客或论坛

视频介绍进入《专家解读日本核泄漏的影响》专题

本段视频节选自《权威专家解读“核辐射与健康”》
点击查看该场访谈整期视频 文字实录
 



【嘉宾简介】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曾光 

  曾光教授,1946.5.22,生于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中
国现场流行病学培训项目(CFETP)创始人、执行主任;兼任北京市政府参事,中华医学会卫生学分会主任委员。

  1970年河北医学院医学系毕业,从事9年农村医疗工作。1983年协和医科大学流行病学专业研究生毕业,1985-1986年美国CDC访
问学者。擅长现场流行病学和公共卫生对策研究,长期工作在疾病控制和应急反应的学术前沿,处理解决国内重大、复杂的公共卫生
事件。

  代表作有《资政文库:中国公共卫生与健康新思维》、《现代流行病学方法与应用》和《现代流行病学》等专著。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辐射防护与核安全医学所所长苏旭 

  苏旭,男,博士,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辐射防护与核安全医学所所长;

  卫生部核事故医学应急中心主任。

  亚洲辐射研究协会,副主席

  国际辐射研究协会中国委员会,主席

  世界医生反核战争联盟国际委员会,委员

  中华医学会放射医学与防护学分会,主任委员

  卫生部放射卫生防护标准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专家咨询委员会核和放射处置组,组长

  国家核事故应急协调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

  国家处置核和辐射恐怖袭击事件专家咨询组,副组长

  国家职业病诊断与鉴定技术指导委员会放射性疾病诊断与鉴定技术指导组,组长

  中国毒理学会放射毒理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中华放射医学与防护杂志》,总编

  《中国辐射卫生》杂志,副总编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副总编

  《辐射防护通讯》杂志,副主编 

【文字实录】

    中国医药报:我有个问题想问一下曾光教授,福岛的核辐射问题对我们国家影响最大的还是公众恐慌的问题,为什么不光是辐射的问题,往往有很多重大问题的时候我们国家很多民众往往容易引起恐慌,而且这些大众往往容易相信流言或者是谎言,对于我们民众来讲这些方面应该注意什么?公众当遇到一个重大事件,包括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的时候如何面对这个问题,如何排解自己的恐慌。我们能不能将来做得更好一些,把我们想到的这些恐慌消除在恐慌出现之前。
    曾光:你这个问题提得好,如果平息这次碘盐事件我打90分,还有10分是你说得,今后我们做得是要预测。出现事件以前,我们就预测到老百姓可能的反应,专家的信息,有关责任部门的行动要走到老百姓出现恐慌之前,如果做到这点就好了。有很多问题出现从现象上说是那些造谣的、传谣的、信谣的。深层次上对事件的做法和有关部门的应对是有关系的,没有掌握主动权。现在中国公共卫生有个新动向,过去很习惯于应对像SARS,甲流爆发了,我们专家出来应对。也就是说专家是随着事件的发生而应对,这次应对碘盐的模式还是这样,我们总比抢购风慢半拍,就这半拍在社会上形成了伪科学的传播,并造成了一些社会影响,一些不安定因素出现了。
    这个问题不光是碘盐的问题,公共卫生最近有两个方面的问题我都觉得应该注意。在座的有很多新闻媒体,在2月22日出席了我们在北京新闻大厦举行一个活动,由记者们提出并评选2010年公共卫生的热点新闻,当时对媒体共提出了20个被选新闻。我们仔细分析,2010年没有发生重大的突发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但为什么出现20个热点?这20个热点大多数都是担忧和质疑,这本身就是公共卫生问题。为什么这些质疑会出现?现在我们认识这到了,质疑也需要应对。不能因为没有发生重大发病死亡事件就不主动应对,质疑是潜在的风险,可以把人的思想搞乱,已经通过舆论和网络表现出了。我觉得我们对质疑应对了,但是没有取得有效的结果。我为什么加“有效”呢?因为应对之后没有解决问题,老百姓和媒体还不知道谁对谁错。特别当提出质疑的人有些也是专家,有些是有经验的记者,一问一答,老百姓不知道谁对谁错,所以第一年的质疑第二年还提出来,还是热点,问题还在那儿。
    出了事以后要相信什么样的专家?我有四条:第一,专家应该是从事这方面工作的权威专家,他要对工作负责,不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比如有的人也是专家,但他不是这个领域的专家,不是长期做的,偶然想到一个疑点就提出来。比如说对接种甲流疫苗的问题,有的妇产科大夫回答孕妇该不该接种疫苗,就说不要接种,如果接种了之后流产怎么办,胎儿畸形怎么办?出了事我负不了责任。他这么一说孕妇不敢接种了。实际上如果孕妇不接种,她得重病的概率是正常人的8倍以上,死亡的概率是一般人的16倍,这是根据甲流的数据统计出来的。过去卫生部门对孕妇能否接种流感疫苗比较保守,现在接种条例把孕妇写进去了。所以反对接种的人肯定不是从事预防工作的,肯定不了解孕妇风险的数据,也肯定不会为他不接种的观点责任。我们公卫专家可以这么说,有了接种的不良反反应我们要管,要负责调查,负责处理,要弄清你这个事件到底是偶发事件,还是疫苗引起的。所以我们要听这样专家的话,这种专家往往是权威的专家,往往是懂得流行病学的。知道人群的疾病和危险因素分布,有定量分析的观点,苏教授刚才给大家解答的问题就是定量分析的。有的人讲话没有量的观念,光说一个原理或者是猜想,比如说酱油里能不能加铁,有人说加多了会怎么样不好,但真正加多了吗?只宣传一个假设,老百姓一听不问量的多少都不敢用了。
    好的专家给你讲话一定讲国内国外,全世界是怎么做的。有些人提出的奇谈怪论很多,但都没有国际共识,观点都是自己创造的,往往异想天开,想一炮打响,很多伪专家就是这么出来的。不要轻易挑战国际共识,因为国际共识代表全世界科学进步的结果,也代表着新知识、新进展。还有一点,专家不要有商业利益和个人偏见。有的人讲得话是代表某一个厂家的利益。我希望媒体对权威专家的话多宣传,那些不健康的东西都压下去了,不能说出了一个问题没有解,应该是有解的,这次碘盐的平息就是有解的,大家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了。因此很多人买了又退去了,把抬高盐价的商人暴露出来了。
    苏旭:我们公众为什么在突发事件来临的时候显得不知所措,甚至听信谣言。一个是公众的宣传,尤其是科学知识的普及,我们国家应该极大加强。科学知识的普及对我们国家来讲任重而道远。我们比较一下,这件事发生在日本,他们没有抢购防辐射碘片,我们国家先抢碘片,碘片抢完了抢碘盐,说明我们对科学知识不是太了解。讲到核辐射的问题,核辐射认知水平的问题也是一个科学普及的问题。现在公众大部分对辐射认知的来源有两个方面,一个是日本广岛、长崎的原子弹爆炸,一个是前苏联的切尔诺贝利,提到核辐射大家谈虎色变,辐射是无色无味的,加上认知知识的来源,一提到有辐射事件以后可能就会恐慌。
    2009年在河南祁县发生的事故,不可能泄漏,也不可能爆炸,还会有那么多人逃离县城,公众宣传的问题非常重要,像曾光这样一些大牌教授希望能够经常走进媒体,进行一些科普知识的宣传,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刚才这位记者提到的这次福岛和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有什么不同。
    从国际核实践分级表来讲也是不同的,开始前几天,日本宣布定为4级,调整为5级,三里岛定的是5级,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定的是7级,有什么区别呢?4级是反应堆的堆芯明显损伤,有少量放射性物质释放。现在调整为5级,和三里岛一样,三里岛事件,反应堆的堆芯严重损坏,有限释放,对切尔诺贝利7级的是大量放射性物质释放,大范围的健康和环境的影响,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区别来。

返回频道首

页

(责任编辑:刘蕊)

我要留言0人已经评论  点击展开

  1. 用户名   密码              
  2. 留言须知  

视频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