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致美国枪击案的直接诱因--人民电视--人民网
人民网

导致美国枪击案的直接诱因

2011年01月11日15:57    来源:人民网—人民电视     留言 0 条     手机看新闻

本段视频节选自《环球七日谈:美国防长访华 为啥“带着”航母》
点击查看该场访谈整期视频

【嘉宾简介】韦冬泽 人民日报国际部周刊主编

访谈文字实录:
  主持人:我们来看第一个话题。上周末,美国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枪击案,当时国会众议院的民主党议员参加了一个在亚利桑那州举行的政治集会,有一名枪手朝集会人群射击,造成六人死亡,12人受伤。当时这名议员自己也受伤,并且被送到医院。有最新的消息,说她已经可以进行简单的沟通了。

  其实我们回顾美国的历史来看,政治枪击事件并不是很稀奇。比如说美国前总统林肯、肯尼迪都是遇刺身亡,还有马丁·路德金也是被种族主义者乱枪射杀。但是最近30年,我们看到美国枪击事件似乎远离了政坛,大多与校园有关,“吵架但不动手”,成为美国民主活跃的一个重要标签。但是上周末发生的这起枪击事件又说明了什么的问题?

  韦冬泽:当地时间一月八号,亚利桑那州的众议员遭到了意外的枪击,现在据说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这个政治枪击案震惊了全美。正像主持人刚才说的,30年了,没有发生这样的案件,而只是一些校园枪击案,从校园枪击案到政治枪击案,这个转变让全美,包括世界都陷入了思考。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件呢?

  我想首先有一个大的背景。为什么是这位众议员,而不是别人?这个众议员,首先她的背景,她是一个民位党的众议员。在去年结束的美国中期选举中,她以微弱优势赢得了亚利桑那州众议员席位,第三度连任。这位众议员叫布里埃尔·吉福德,她原先是共和党成员,后来转为民主党,而且是属于民主党中的保守派。奥巴马在2010年3月份力推医改法案时,她是一个坚决的拥护者。

  可能熟悉国际政治和美国政治的人都知道,奥巴马在推行医改法案时,遇到了相当大的阻力。阻力不仅来自奥巴马的政治对手,更多的是来自于民众。因为民众觉得这个法案“动了他们奶酪”,动了他们的利益。

  据美国警方统计,2010年1至3月份,第一季度,接到报案的政治威胁,尤其是目标直指医疗改革法案的政治威胁就有40多起,包括当时的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也都受到了威胁,亚利桑那州的议员更是在法案刚刚通过的几个小时后,被人砸破了办公室,表达的无非也是对政治的不满。

  这次案件发生后,行凶者当场被抓获,现在从审讯的结果来看,据说是这个罪犯一人所为。现在美国FBI已经接手,据他们分析,这是一个孤立的案件,首先和恐怖主义无关。同时他们发现这个人在网络上,在他的平时言谈中,有反政府、反对医改的一些言论,所以把他定位成一个反对民主党和反对医改的政治枪击案。这是第一个原因。

  第二,这是牵涉到一个老问题,就是美国枪支泛滥,管理失控。从校园枪击案到政治枪击案,让人瞠目结舌。在亚利桑那州枪击案同时,美国在其他地方也发生一起枪击案,死了两个人,这些案件都凸显出美国枪支泛滥的危害性。据FBI讲,他们调查了行凶者的一些生活背景,发现他已经有精神失常的迹象。这种人还能够合法获得枪支,这说明什么?枪支泛滥,管理失控。在这种情况下,不论是众议院议员,还是平常老百姓,都会面临被枪杀的危险。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我们联想到,就在前不久,巴基斯坦也发生了一起枪杀政府官员的事情。我们联系起来看,其实都是同国内民众对政府不满有关系。

  韦冬泽:巴基斯坦的枪击案是在旁遮普省的省督在伊斯兰堡被枪杀了,这个枪手还是他自己的保镖。这个枪手,据调查是一个激进的伊斯兰信徒,而这个省督在打击塔利班,推行巴基斯坦社会改革方面又是冲锋者,不可避免地造成了惨剧的发生。

  而这次美国这个案件,我们也应该看到,美国现在正在悄悄地,或者正在不知不觉地形成一种非常暴力的政治氛围,这是最可怕的。什么叫暴力的政治氛围?以前西方所标榜的民主政治,就像您一开始说的,都是“动嘴不动手”。有时候我们看到在国会里面议员大打出手,那只是局限于政客之间的个人行为。而现在在竞选、在政见不合的情况下,竞争对手相互进行死亡威胁,这种氛围正在美国形成。有人分析说,当众议员在亚利桑那州选举时,她的竞争对手就发出了含有暗喻的死亡威胁,当然不是真的死亡威胁,而是有暗喻。当时“茶党”的追随者号召追随者拿M16一起袭击她。同时,当时的共和党副总统竞选人佩林也把目标直指受害者。所以在这种氛围下,罪犯、肇事者做出这样的举动,有没有或多或少受到这些政治人物的错误引导,我们不得而知,但是这种氛围无疑是有害的。

  主持人:其实有很多西方人习惯性地认为这种政治暴力是不发达国家才有的毛病,但是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可以说,对美国人是一种讽刺?

  韦冬泽:这恰恰说明在经济层面问题恶化的情况下,政治层面的暴力在凸显,这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主持人:美国一个民主党的议员还说枪击事件是对美国民主的间接羞辱,因为美国民主的伟大元素之一就是能够通过妥协和对话解决冲突,而不是这种愚蠢的暴力。

  韦冬泽:奥巴马在这个事件发生之后,说这是亚利桑那州的悲剧,是整个美国的悲剧。

  无论如何,这种政治上的相互竞争、相互监督、相互批评不应该发展为暴力。我们也注意到,在去年美国中期选举之后,共和党掌握众议院。共和党人表示,上台掌控众议院后第一个目标就是要废除奥巴马的医改方案。今年1月5日,新一届国会正式开始运作了,原定于1月12日进行废除医改法案提案的投票,现在竟然发生这种事,就把日期推迟了,不能再让这种悲剧继续上演,不能再让相互的矛盾激化。但是他们不会放弃自己的政治主张,肯定还要想一些办法,要么把医改方案修改,要么推翻,但是在这个时机肯定不适合,大家现在要反思这种政治暴力的氛围和背景,把它扭转过来,再以正常的政治诉求来达到目的。

  主持人:您刚才也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可能也是因为近期美国经济上不景气,造成敌意,敌意可能就会带来恐惧,恐惧会导致愤怒,愤怒就会导致悲剧。

  韦冬泽:其实就是这样。不光是美国,在任何国家都是这样,还有恐怖主义的诞生也同理。很多情况都是这样一个演变的过程,都是最原始的生存权、发展权得不到解决而铤而走险走上极端,以一种暴力方式报复社会。当然这是一种懦弱的表现,肯定会遭到人们唾弃。但要化解的时候,就不能单纯地以暴治暴,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


返回频道首页


(责任编辑:黄景亮)
[ 留言 0 条   我要留言 ]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网友留言留言0

用户名  密码  同步至微博客  注册  留言须知

    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