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润红:嫦娥、北斗记住了我的青春--人民电视--人民网
人民网
人民网>>人民电视>>财经科教部

张润红:嫦娥、北斗记住了我的青春

记者魏艳 实习摄像李政

2011年05月25日15:47    来源:人民网—人民电视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分享    转发:  上传视频,来人民播客
  1. 视频地址:通过MSN、QQ告诉你的好友
  2. flash地址:复制链接到博客或论坛
  3. html代码:复制播放器到博客或论坛
  (张润红: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西昌发射测试站箭体动力室工程师)

  主持人:张工程师,您好,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首先介绍一下您平时在担任工作岗位是什么呢?

  张润红:我主要负责动力系统的阀门、电子阀活门的一些控制操作,监测一些有线测量与遥测测量的参数,为了便于指挥,到时候判断发射。

  主持人:其实在我们的印象当中,动力相关的这些岗位,感觉是冷冰冰的,很少会有女性从事这项职业,当初是什么样的契机选择这项工作。

  张润红:对,您说得对。我们动力系统的女同志相对来说是比较少的,低温度的就更少了,我属于第一个。当时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既然选择这里,当时我们主任就问我们,我们动力组有三个组,一个是常规组,一个是低温组,一个是内容组,他问我去哪一个,我说哪个组活多,他说常规组和低温组活都挺多的,常规组的重体力活要多一点,低温组就是测试工作要相对多一些,我说女孩适合去哪一个岗位?他说去内容。我说让我想想吧。他说你到底要去哪?我就说,那还是去低温吧,去活多的地方,就是这样的,我当时也不太懂,从学校毕业的时候,看到航天发射那种壮丽的景象,只是在电视上看看,觉得挺激动的,过来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选择哪个,我就想选择一个活多的。

  主持人:其实还是完全持着一份憧憬来到这里。

  张润红:是这样的。

  主持人:你来到这边以后,和自己的憧憬想象的景象一样吗?有没有出入?

  张润红:原来知道会不繁华,也知道会累,但是没有想到这么荒凉,也没有想到这么累,还是有一点出入。

  主持人:还是有一些出入,怎么在加入工作以后克服可能当初没有想到的这些困难?

  张润红:我这个人个性要强一点,虽然说荒凉一点,虽然累一点,我觉得别人都能干下来,我为什么就不行呢?另外,我原来的师傅,他是初中毕业到这里,自学考的大专,他属于来得比较早的那种,人家一直在好好学习,一直扎根在这里都能干下来,我当然也可以,更何况我自己还是一个大学生,我相信我自己应该做得更好。

  主持人:通过和您谈话,觉得您是一个性格特别开朗的女孩,对于年轻的小女孩来说,会觉得自己最宝贵的青春的这几年应该是需要好好珍惜、好好利用,很多时间会花在打扮上、花在享受上,可能对您来说,这些时间您都会花在工作上。

  张润红:您说得对。每个人都很珍惜自己的青春年华,我也一样,我同样也很珍惜我的青春。但是,我想的可能刚好不一样,如果把这些时间花在吃穿打扮玩的身上,以后也没有谁会记住我。因为人家都说了,青春消逝得很快,若干年后我看到嫦娥发射,我自己同样作为一个老百姓,我也在用北斗导航的时候,这个任务我当年参加过,虽然我是一颗小得不能再小的螺丝钉,但是我坚守了自己的岗位,承担了那颗螺丝钉应该承担的责任。就是说,嫦娥、北斗记住了我的青春。

  主持人:把青春奉献给事业是更高境界的追求。

  张润红:是让青春永恒的方式。

  主持人:作为一个女性来说,从事这个航天工作可能需要你割舍掉很多东西,包括面对一些家庭上面有一些情感的割舍,也有一些时间上面的调整,可能很少会有时间陪自己的家人,培自己的父母,这种情况对女性来说更重要一点。

  张润红:对。就像我现在,看到跟我孩子同龄的孩子,心里有一种酸酸的感觉。但是,我的父母,虽然是农村的,像我妈妈,我也跟同龄孩子、同龄大学生,或者是农村的孩子,比呆的地方,比收入之类的,我不如他们,有时候我跟妈妈说,因为我当时在我们村,我们村是一个农村,当时我属于第一个正儿八经考上高中的学生,没有掏自费什么的,我正儿八经考上我们镇子里重点本科,虽然不是太好的学校,对于我爸爸妈妈来说特别的自豪,到现在我们村除了第一个女研究生,也有工资收入比我高的,跟这些比起来,让我妈妈一直有一种自豪感,好象没有那么高了吧,我有时候也会跟她说,我妈妈就说,那不一样呀,你的工作性质比他那啥,他们就多了点钱。

  主持人:有父母这么理解和支持。

  张润红:他们比较理解和支持我们。比如现在小孩,也是我妈妈带,我妈妈跟我说安心工作,孩子,您放心,其实我在这里没什么后顾之忧的,除了我想他们一下。

  主持人:据我所知你是夫妻俩个人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工作,两个人都在这边工作会有一个问题,可能你忙的时候,他也很忙,两个人都会无瑕照顾家庭。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呢?

  张润红:孩子和父母都在老家,我们目前在这里没有后顾之忧。

  主持人:孩子和父母都在老家,应该说家里面给你们解决后顾之忧,两个人是全身心的。

  张润红:因为父母还年轻,孩子还不懂事,我们不在身边也没有多大影响。我把对他们的爱,付诸到工作当中。我感觉是我是割舍了在父母前榻前尽孝,割舍与我女儿在一起的日子来到这里工作的,既然我割舍了这些东西,就应该把这部分的热情放在我工作中,才对得起他们,要不然不好好的工作,还不如回家照顾父母和孩子去。

  主持人:像现在的情况,一般每年会有多长时间能够跟他们在一起。

  张润红:我们俩个人都在中心,每年有20天的年假,也就是有20天,刨去路途也就是十几天和他们在一起。

  主持人:一年能够看到自己一岁大的小女儿之间也就是十几二十天。

  张润红:对,可能遗憾的就是不能亲眼看到她见爸爸妈妈或者蹒跚学步的样子,其他的都还好。

  主持人:我想等到女儿长大了,知道自己父母在从事这样一份伟大的工作,她不会埋怨,反而会多了一份尊重。

  张润红:对,我也是这样想的。

  主持人:谢谢。
(责任编辑:李智勇)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