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启富:数据并不枯燥 看到数据曲线感到很美--人民电视--人民网
人民网
人民网>>人民电视>>财经科教部

罗启富:数据并不枯燥 看到数据曲线感到很美

记者魏艳 实习摄像李政

2011年05月20日13:34    来源:人民网—人民电视     手机看新闻

 分享    转发:  上传视频,来人民播客
  1. 视频地址:通过MSN、QQ告诉你的好友
  2. flash地址:复制链接到博客或论坛
  3. html代码:复制播放器到博客或论坛
  (罗启富:西昌指控中心高级工程师)

  主持人:罗高工,您好,非常感谢您能接受我们的采访,首先能不能介绍一下您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主要从事哪些工作呢?

  罗启富:我在指挥控制站工作,我们指挥控制站有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数据处理中心,我就在数据处理中心工作。

  主持人:我们理解数据处理中心,是不是平时看到的卫星发来相关的数据,或者火箭发来相关的数据,第一只时间会反馈到我们这边。

  罗启富:是这样的,我们处理分时段,处理的时段就是火箭刚升空以后一直到入轨这一段,火箭和卫星的空间运行的位置、状态、工作状态这些数据在我们进行实时处理,我们第一时间把火箭的状态把它处理出来。

  主持人:比如我们看到火箭发射以后,它能不能成功准确的入轨,其实是从数据中心往外宣布。

  罗启富:对,从我们这里往外宣布。

  主持人:您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工作多长时间呢?

  罗启富:我工作16年了。

  主持人:我们可能觉得16年对我们刚刚加入工作的年轻人来讲是挺漫长的时间,对您来说,16年在山沟里面兢兢业业从事这项工作,也是源于您对这份职业的热爱?

  罗启富:我们在这里工作本着是奉献精神,还有一个是过了10年以后,我觉得时间过得很快,总觉得时间不够用,总觉得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主持人:我们说每天从事相关数据的处理工作也好,相关的数据研究工作也好,面对这些数字,可能是一个很枯燥的整个工作环境,怎样在枯燥的工作环境当中去创造它的价值?这是我们特别好奇的?

  罗启富:有一个观念要更正一下,实际上那些数据看起来并不枯燥,对我们来说,能工作这么多年有很大的兴趣在里面,我们看到数据划出一条曲线感到很美,看到数据有规律的变化,我们也很高兴。我们能在这个数据中,如果发现有什么我们感兴趣的东西,自己也很兴奋。所以,这就是我们的工作,我们有兴趣在这里做,所以才能坚持这么久,并且我们很热爱这个职业。

  主持人:从您个人的年龄和工作来看,更多会承担承上启下的一个作用,可能上面会有老一辈的前辈,下面还有新一代的科技工作者,您觉得在工作当中如何发挥承上启下的桥梁作用呢?

  罗启富:多向前辈学习,前辈的经验积累非常的丰富,这是我们取之不尽的一个财富。对我们下一代或者说后来的,我们要给他做出一种姿态,让他们看到,我有一种很朝气蓬勃和向上的精神,带领他们来喜爱这项工作,他们看到我工作这么多年,就像您刚才说的,一直做这项工作,是不是很枯燥乏味,实际上不是。他们看到我很高兴的、很乐意的做这项工作,并且在这项工作中可以体会到乐趣,有收获,有成就,这样大家都有希望。

  主持人:在我们外人看来,一直觉得这个航天队伍的一大特点就是人才队伍的建设是特别的完备,老、中、青一代一代人才接力进行得特别的顺利,就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来看的话,您个人认为现在整个人才队伍培养现在处于怎样的状态?

  罗启富:我们就是一个金字塔型的,专家级的这些人才有,当然能成为专家的都是少数,中间像我这种承上启下的,这也是一个很庞大的群体。最后就是全国好的有志青年都很支持航天事业,所以这里面到我们新来接力的年轻人才,我个人感觉都是水平相当高,像我身边就有清华的,我周围工作的,全都是研究生以上学历,学校都是好学校,人才素质都是相当高。

  主持人:对于现在很多80后、90后的年轻人来说,他们的价值观和像您这样科技工作者的价值观不太一样,可能对于事业的精神层面的追求相对会比较弱一些,您对这些年轻人有什么话要对他们说呢?

  罗启富:其实也是我们大家经常接触教育的,我一直也在接触这样的教育。我也想跟他们说,我们每个人都要有责任感。从事航天事业都是万人一杆枪的一个职业,每个人都承担了一部分的工作,这一部分工作可能是很小,但是在整个事业中都是不可缺少的,每个人都要把自己手中的活做好,都要有责任感。

  主持人:其实现在很多比如我们在两会上也好,在其他一些公开场合也好,会看到一些老科学家呼吁航天精神,我们要把它从小学开始,对小学生进行培养。因为航天精神,航天人这种吃苦耐劳,艰苦奉献,甘于在一个默默无闻的岗位去奉献一生的精神,是值得现在很多年轻人特别是青少年去学习的,您对这种看法是怎样看的?

  罗启富:我觉得这也是有必要从小学开始抓起,但是社会是一个多元的。呼吁、导向是有必要。如果一个社会,整个社会都是这样子的,都达到这样的标准,我觉得还是很困难。因为航天精神要求还是很严格的,不是每个社会成员都能达到这个程度和水平的。所以,我们要呼吁从小培养,但是能不能达到?只要有部分人能达到,保证我们的人才供应,我觉得对航天事业的发展是有好处的。

  主持人:就您个人而言,可能在您刚刚加入这个工作的时候,对于航天事业和航天精神的理解和现在16年以后再去理解航天事业和航天精神有不一样的看法?

  罗启富:是不一样的,我刚来的时候是被动的接受,当时也觉得很苦,现在我就不一样了,现在我感觉到有一种报国情怀在里面,说起来像是听着,对年轻人可能不好理解。现在到我这个时候,我很少考虑个人的得失,考虑的就是怎么样把自己积累的经验、自己掌握的技术、掌握的知识能应用到航天事业里面,为航天事业的进步做贡献,这样自己能取得一种成就感,而不是更多的考虑自己有多少收获,自己拿多少钱,这些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了。

  主持人:我们知道这几年,我们国家整个发射的任务一年比一年要重,您个人是整个见证了发射任务增长的过程,有没有感觉到肩头上的担子和压力越来越重?

  罗启富:现在压力太重了,尤其是高密度任务,我们的工作量增大了。我们全都是全负荷的在转,几班人在一起作这个工作,工作量是明显增大。

  主持人:工作量增大了,对每一项工作任务的要求其实还没有降低?

  罗启富:对,没有降低,质量是必须要保证,工作量要大,这就是说落到我们每一个人头上的担子就要重得多。

  主持人:怎么样能够从自己切身的工作来做起,保障我们每一项工作任务能够圆满的进行?

  罗启富:首先,在我们这个行业里面是加班加点,这是很正常的。我们有很多人工作和生活,基本上都在一起。中午下班了,有的时候在有些单位是可以休息一下,但是我们有的同志吃完饭了就要加班,晚上也是,吃完晚饭了,马上就要工作,马上要加班,加班是一个方面。

  另外一个方面,我们要搞技术革新,搞我们流程优化,我们通过一些技术上的改进,来减轻我们的压力,提高我们的工作效率。

  主持人:加班这么多,家里面有没有抱怨?

  罗启富:没有抱怨,大家都习惯了,这么多年都习惯了。

  主持人:每一个科研人员的生活状态,也是每个家庭的生活状态。

  罗启富:我们有很多人家里都有很多困难。其实今天,我母亲还在生病,今天还是我小孩过生日,但是我都在工作岗位上,不可能回去。

  主持人:也借这个机会,跟自己的家人、跟自己的父母、跟妻子和孩子,能不能说两句。

  罗启富:我觉得他们能跟一个航天员生活在家里面,他们应该感到很高兴,我的孩子也经常以我为荣。

  主持人:这么多年他们对您事业的支持,能否说几句感谢的话。

  罗启富:很感谢他们,但是感谢的话,感谢就不是在口头上,是在心理。

  主持人:谢谢您。
(责任编辑:毛文正)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