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這一年,狂喜、大悲、榮耀、艱辛,作為媒體人,我們用淚水、用激情、用執著,忠實地記錄下了那一幕幕回憶,不懈踐行著守望最高理想的誓言。
  時光飛逝,在眾多曾做客人民網的嘉賓中有這樣一群人,他們的決策能給一個階層帶來福音,他們的觀點能給一個行業帶來轉機,他們的聲音擲地有聲,他們的背影引人深思。“義務教育”、“出版自由”、“司法公正”、“安全生產”……他們用這些年度關鍵字,見証這個偉大的時代。


策劃制作:人民寬頻·新聞組 

路甬祥談袁隆平未當選中科院院士

    “我個人認為袁隆平完全有資格當中科院的院士”,在路甬祥院長的這句話說出后,許多為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未能當選中科院院士而憤憤不平的網友紛紛留言表示支持。一場關於科技貢獻評定的大討論也鋪展開來。的確,袁隆平沒有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但卻當選了篩選更為苛刻嚴格的美國科學院外籍院士的稱號。這種現象的出現屬於偶然,還是另有原因?
·路甬祥,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
網友留言:已經認識到的“歷史誤會”就應當糾正,一個世界公認的著名的科學家,卻被排斥在本國科技領域最高榮譽之外。不知是喜悅還是悲哀?
我來說兩句

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民進中央主席嚴雋琪談高考制度

    高考是我們能夠選擇的唯一的最好的辦法。首先,這種方式非常嚴格。精英,畢竟是少數。但那部分沒有參加高考或者沒有取得好成績的人也不會因此而找不到好的工作﹔其次,分數面前人人平等,金錢與關系無法左右高考分數。其實,我們常說的這個“獨木橋”邊,是可以架起其他“大橋”的。再通過將“橋面”擴寬,完全可以滿足如今社會需求多樣化。
·嚴雋琪,民進中央主席。
網友留言:義務教育免費受到了社會各界好評,但現在還有一些問題,例如貧困山村的師資力量極為薄弱,對於這些問題民進有沒有進行一些調研,向政府部門提出一些解決意見?
我來說兩句

教育部長周濟談教育公平如何實現

  要從根本上保証教育的公平,還要靠教育的科學發展,給所有的人民群眾提供接受良好教育的機會。但是在這個發展過程中,我們要特別關注家庭經濟比較困難的群體、孩子,我們要努力用惠民政策來保障教育公平。在過去幾年中,政府花了很大力量致力於次,主要體現在對農村學生實施免費義務教育,以及在非義務教育階段建立一套完善的資助體系等方面。
·周濟,教育部部長、黨組書記。
網友留言:泣血建議教育部深化中學生心理衛生常識教育,並納入高考。雖然國務院有文件,教育部有文件,各級學校也做了一些安排。但是,效果停在隔靴搔痒的境界。
我來說兩句

新聞出版總署署長柳斌杰談新聞行業的市場化

    30年前,在新聞出版這個意識形態非常強的行業裡,沒有有人趕提出市場化這個字眼。而通過30改革開放后的今天,通過一系列轉變,我國的新聞出版業已經實現市場化、產業化和國際化。一大批新的市場主體脫穎而出,擔當起了市場競爭的任務。另外,就新聞出版業內部而言,內部機制也發生了很大的轉變,兩方面一同促成了社會主義公共文化體系的建成。
·柳斌杰,新聞出版總署署長。
網友留言:網絡時代信息快,強國富民莫等待,把好新聞質量關,教育做人當好官。新聞的關鍵在於講真話,不怕得罪人,這樣才能對人民、對國家、對社會民主和經濟發展有利。
我來說兩句

最高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姜建初談民事抗訴如何啟動

    刑事案件抗訴分為兩種,上訴程序的抗訴是“下抗上審”,審判監督程序的抗訴是“同抗同審”。 而民事刑事檢察工作,一般是通過當事人的申訴。現行民事立法規定的審判監督程序的抗訴制度,從總體上說,具有一定的優越性。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抗訴的必然后果是引起再審。但它也具有嚴重的局限性,如缺乏抗訴程序的具體規范,增加了民事抗訴的難度。因此,對現行民事抗訴制度必須進一步完善。
·姜建初,最高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
網友留言:人民檢察院的檢察官,你們辛勞了!檢察工作很多人理解是行政機構體制內的事,體制外和黨外人士參與反腐有哪些途徑?是否受重視?
我來說兩句

全總副主席徐德明談工會保障農民工權益問題

  工會是一個群眾的組織,是法律賦予了工會職責。工會的會員、職工,他們有自己的組織,也就是全國總工會,我們的基本職責就是維護職工合法權益,“有困難找工會”。這幾年,我們為農民工維權做了大量的工作,包括農民工欠薪問題,包括對農民工子女上學的資助問題,包括農民工的培訓問題,包括涉及農民工侵權的法律援助問題,我們都做了實實在在的工作。
·徐德明,全國總工會副主席。
網友留言:上海、重慶、廣東三地農民工到京參加今年兩會,真是史無前例,工會功不可沒!不過三個人代表兩億人實在太少了,希望以后增加農民工代表數量。
我來說兩句

國家林業局局長祝列克談我國林權制度改革情況

     過去,山林都是集體經營,老百姓對山上是否起火、是否受災不一定很關心,因為林子不是老百姓的。三年前,國家開始進行林業改革,山林的所有權和經營權分到了農民手中。國家林業局局長祝列克在今年做客人民網時,就關於林業改革問題給出了一系列答復。他特別談到,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對林業改革現狀非常重視,國家也通過出台各種政策來保護林農利益。
·祝列克,國家林業局副局長。
網友留言:雪災是天災,虎照是人災,天災人災都是災,我們不希望在聽到或看到陝西省林業廳或國家林業局什麼的道歉,公眾需要真相,政府需要問責!
我來說兩句

發改委宏觀研究院副院長馬曉河談流轉土地經營權

    流轉土地經營權和土地私有化有什麼本質不同?在農村土地流轉中要防治農村的土地用途被改變,需要維護集體所有制性質不得改變,土地所有權不得改變,而使用權則會靈活的分配到農民手中,充分調動農民積極性,提高勞動效率及農民收益。如果農民之間存在流轉土地,會引發超前消費,他們在消費之后的就業、溫飽等一系列社會問題可能會接踵而來,我們的體制已經完全能夠適應這種狀況。 
·馬曉河,宏觀經濟研究院副院長。
網友留言:在改革開放30周年這樣特別的年份再提“農村改革”顯得特別有意義,土地流轉又是農村改革的大問題,它會引發農民超前消費,在消費之后怎麼確保他們“溫飽”?
我來說兩句

中央黨校經濟學教研部副主任韓保江看中國樓市

  為何中國的房價這麼高?樓市起起伏伏的原因又在哪?專家是這麼說的,現在我們的住房結構有所調整,過去全盤地把房地產讓開發商來供,換句話說,經濟適用房、廉租房這種結構在整個住房結構中供給是不合理的,現在政府也加大了對廉租房建設的投資,也在影響著供給的結構變化。由於政策對房地產的某種調整,確實對房價的過快上漲起到一定的抑制作用。
·韓保江,中央黨校經濟學部副主任。
網友留言:奧運盛典在北京落幕了,但奧運會給中國經濟發展帶來的影響還在持續。“后奧運”時期的中國經濟還能后勁十足麼?金融危機席卷全球,我們國家要怎麼應對呢?
我來說兩句

安監總局新聞發言人黃毅談為何安全事故屢禁不止

    為何我國安全事故屢禁不止?黃司長給出了答案。首先,我國所堅持的安全第一、以人為本的理念在有些領導干部的頭腦裡還沒有真正的確立起來,安全第一也沒有真正的落實,一些政策只是停留在“口頭上、文件上、會議上”。從而就出現了“重生產、輕安全”、“重效益、輕安全”的傾向。我們佔有的世界平均資源很高,但我們隻產出了很少比例的平均GDP,這不得不令我們警覺。
·黃毅,國家安監總局新聞發言人。
網友留言:各地安全指標和奮斗目標應當為0傷亡,如何才能做好早期安全監督和事故防范工作,能夠把事故隱患真正消滅在萌芽階段? 如何建立隱患治理的長效機制?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