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報戰勝利四原則:人心是關鍵--人民電視--人民網
人民網

情報戰勝利四原則:人心是關鍵

2010年12月27日14:16    來源:人民網—人民電視     留言 0 條     手機看新聞


 應該說,中國共產黨從1921年建黨,一直到1937年到延安之前,怎麼樣搞武裝斗爭,怎麼樣搞秘密斗爭,黨內還不很明確。到1937年到延安落腳之后,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總結之后,才有一個明確的目標。1945年七大前,肯定了劉少奇提供的白區的路線。后來黨的決議確定毛澤東思想,這是集體智慧的結晶,毛澤東思想也包括周恩來、劉少奇等人提出的秘密工作的原則,也是毛澤東思想一部分。什麼是毛澤東思想?1981年黨中央通過的決議做了三點概括,實事求是、群眾路線、獨立自主,這就是毛澤東思想的精髓之所在,這一點在今天還是實用的。當年的具體原則現在已經過時了,但是這個思想實質到今天還是實用的,就是實事求是、軍隊路線和獨立自主。也體現在秘密工作中,秘密工作也得堅持這些原則。
    這些原則在公開斗爭和秘密斗爭中都能夠體現出來,這樣才能是解放戰爭,成為中國共產黨當年的黃金階段,勢如破竹地取得了建設新中國的勝利。獨立自主首先要擺脫蘇聯的指揮,當年列寧主持成立共產國際,后來成了斯大林控制各國來講變成蘇聯外交的工具了,蘇聯和共產國際最大的錯誤就是把本國的理念當成唯一的正確模式推廣於全世界,現在証明蘇聯的模式並不怎麼樣,當年的最大錯誤就在這兒。另外,蘇聯的克格勃、格別烏和契卡這一套弊病也非常大。蘇聯自從建立契卡到克格勃,最大的弊端是神秘主義,脫離黨的組織和群眾。它的組織是垂直領導的,管不了情報和保衛機關的,凌駕於黨之上才是保衛機關,不是很可怕嘛,更凌駕於群眾之上。既沒有群眾監督,也沒有黨的領導,變成領袖個人的工具,那都很可怕的。1950年,中國革命勝利的時候,李克農按周恩來的意見以半年時間總結經驗,強調了黨的絕對領導和以政治基礎為主的兩點為基本原則。蘇聯克格專家來華作經驗交流時說用金錢、美色才能獲得有價值的情報,李克農反駁說,我們過去沒有這樣干,今后也不會這樣干,我們主要靠交朋友,做折紙思想工作,有時也用一些金錢,但只是輔助手段。我們從來不這麼干,現在有一些影視作品這麼干,是他自己想象的。
    周恩來當年為東北烈士紀念館題詞,也總結了,黨的地下工作的成功經驗主要是四條,第一,黨的綱領路線切實代表人民群眾的利益。第二,從維護群眾的切身利益入手,政治斗爭和經濟斗爭緊密結合。第三,有效利用群眾組織,利用各類社團擴展黨的影響力。第四,共產黨員有人格力量,成為獲得非權力性權威的重要基礎。咱們現在很多領導人的權威是靠權力樹立的,當年秘密活動,不掌權的話,要樹立權威,真靠人格的力量。
    自古得人心者得天下,這是一個基本的社會學知識。古代有識者都知道,同樣是得人心者的情報。共產黨當年為什麼情報戰線或者地下工作能夠取得成功,關鍵是人心。蘇聯歷史總結克格勃經驗,蘇聯情報工作最昌盛的時候是二次大戰期間,因為你是反法西斯主力軍,當時很多英國軍官、美國軍官把那些東西,秘密為蘇聯服務,不要任何報酬,因為你抗擊法西斯。美國州政府開辟第二戰場他不滿意,自願的為蘇聯服務,這是蘇聯情報工作最成功的時候,關鍵是你得人心,得人心者得天下,得人心者得情報,這是最基本的。蔣介石跑到台灣之后,蔣介石也承認,沒有實行民生主義,但是對外他不敢說,怎麼辦呢?關鍵是“匪諜滲透”,他在台灣島內國“白色恐怖”也有依據了。現在網上有很多台灣發的貼子,包括國內一些糊涂的人也響應,也說“情報決定論”、“匪諜決定論”,這是違反社會發展的基本規律。怎麼能使一個間諜就決定了國家的命脈呢?這不可能的事,關鍵還是人心向背。
    (一)黨的綱領路線切實代表人民群眾的利益。這是成敗的關鍵。核心是,用正確的政治主張影響和爭取群眾,這是得人心的基本辦法。說秘密工作要貫徹群眾路線,主要體現為:奮斗目標為了群眾、掩護自己依靠群眾、斗爭形式發動群眾。反對脫離群眾的神秘主義和孤家寡人政策。情報工作和地下工作也要爭取群眾,但是爭取群眾不是暴露自己,你的政策要老百姓擁護。農村根據地靠打土豪分田地,讓農民得到解放擁護你。隱蔽斗爭中間,也要有正確政策。1931年-1935年中共地下黨的白區幾乎被破壞殆盡,因為你的路線是保衛蘇聯、蘇維埃這一套,脫離群眾,大多數老百姓不擁護這一套,沒有人掩護你,被破壞殆盡。吸收這個教訓之后,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中共提出的綱領路線能代表國內多數階層,和多數人的利益,這是人們支持黨的秘密工作的一個基本保障。
    那個時候,地下工作人員要贏得群眾擁護。群眾來掩護你,有特務來盯梢,小孩都告訴你。國民黨的特務機構是非常龐大的,中統、軍統,最多的時候軍統三十多萬人,外勤內勤人員,領軍統工資的。國民黨特務,我問我們老一代,像我母親當年在國民黨統治區,抗戰初期的時候,她說誰是特務,街上一看就能看得出來,特務想讓你看出來。當年來講他到書店買斯諾寫的的書照樣能買到,老板一見你是學生進來,這兒有好書,就跟咱們現在賣非法書一樣,給你拿出來。一看特務來了,狗來了,到時候把書藏起來。為什麼特務來講故意讓你看出來,故意歪戴著帽子,斜著眼,有時候手槍還故意露出來,這樣到哪敲詐勒索。拿老百姓一包煙,拿點瓜子別人不敢惹。所以國民黨特務除了少數利用叛徒打入共產組織,當年是一看就能看出來,精神面貌就能看得出來,便於敲詐勒索,為什麼國民黨特務惹人痛恨?就在這裡。共產黨地下工作者與國民黨特務的最大區別就在於有沒有群眾掩護。
    中共在台灣地下黨的失敗關鍵也在於缺乏群眾基礎,因為老台共1928年被破壞了,1945年重建台灣工委,但是沒有跟上群眾的步伐。1947年台灣出現“二二八”事變,當時地下黨組織根本就沒有跟上,黨員才100多個,結果被台獨分子控制了局面,這是很大的教訓。后來突擊發展黨員,結果又違反了隱蔽原則,以為勝利在望了,又引發了黨組織的大破壞。1950年初,台灣最高負責人,中共台灣工委書記蔡潛一叛變,整個黨組織全部被破壞了。
    毛澤東講,思想上、路線上的正確與否是決定一切的,對秘密工作也是如此。
    (二)努力維護群眾的切身利益,政治斗爭和經濟斗爭相結合。這是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人們奮斗的一切都與他們的利益相關。違反這一論斷,是后來社會主義國家經濟建設失誤的重要根源。當年我們各個社會主義國家建設失誤,就是搞空頭政治,跟老百姓實際利益相脫離了。革命建設都是經濟目標的需要,不是服務於抽象的概念。當年共產黨勝利的關鍵是,廣大農民解決了土地問題,千千萬萬的人報名參軍參戰,這是根本問題。地下工作同樣也是這樣,你維護群眾利益,老百姓擁護你,有了廣泛的基礎。中國當年反動統治者最根本的弱點是,他沒有辦法解決群眾生活的問題。當年解放戰爭期間,就是用群眾最關心的經濟問題作為動員口號,當年發的畫、發的雜志,“反飢餓、反內戰”,向大炮要飯吃,跟老百姓吃飯緊密相連,這才能爭取群眾。毛澤東在延安講,必須以合法的、公開的形式才有人來,才能避免政府的逮捕與解散,才能保全力量和積蓄力量,這是復雜的政治科學的一整套,這是一種很復雜的政治科學。老百姓關心的是“民以食為天”,關心吃飯問題。解放后,作為民政黨,首先關心的也是老百姓吃飯的問題,解放前吃不上飯跟國民黨鬧,解放后吃不上飯就找共產黨了,誰是執政黨他找誰鬧。蘇聯當年的失敗,最根本的問題是瓦解,就是經濟沒有搞好。蘇聯瓦解前一年,莫斯科普希金廣場上樹起的一幅大漫畫,沒想到馬克思成售貨員了,這些人排隊貨架子上都空了,這樣的社會主義怎麼能贏得人民的擁護呢?蘇聯模式失敗的原因就在於此,關鍵還是經濟的問題。
    根據蘇聯的教訓,中國共產黨人堅持馬克思主義的關鍵不是隻注重暴力,而是發展生產力。
    (三)有效利用群眾組織,充分利用社團擴大影響力。當時黨的組織成功的地方都是利用各種社團,幫會、同學會、同鄉會、結義。組織秘密、形式公開、骨干隱蔽、單線聯絡。形式還是公開斗爭,這樣才能爭取人參加。另外,各民主黨派先聯系,秘密工作和統戰工作有機結合。同時周恩來還是,群眾參加的團體,共產黨都應該設法參加,要爭取進入領導層,擔任領導職務的黨員和留在群眾中的黨員要切斷關系。
    斗爭掌握政策的策略,政策的核心是區別對待,掌握策略的核心是定好步驟。當年有新民主主義的思想,那還是非常對的,發展新民主主義,能爭取社會各階層。另外,共產黨人的人格力量是獲得非權力性權威的基礎。人格魅力特別重要,執政黨要反腐倡廉,當年也是如此。毛澤東和周恩來這些人的偉大之處是,他能點燃億萬人心中之火,他用人格魅力能夠爭取中國億萬人,現在我們也是高山仰止,敬佩不已。戰爭期間,領導人以身作則,自己和自己的家屬帶頭犧牲,這個事兒來講影響千千萬萬中國人的一個根本保障,自己不以身作則不行,領袖與人民一致,能感動億萬群眾。
    共產黨搞好秘密工作,重要的一點是在群眾當中要表現出崇高的人格力量。人格力量表現在三個方面,一是堅定的政治信仰和高度獻身精神﹔二是高尚的道德操守和出色職業素質﹔。三是對群眾利益切身關注。搞情報工作風險特別大,自古講,兩國交兵不斬來使,但是兩方交難,先斬偵探。各國來講,戰爭中間戰俘是要優待的,但是軍事情報人員在戰爭中間隻有兩條路,抓到之后要不叛變為對方服務,要不就是處決,戰爭期間就是這兩條路,所以隱蔽人員必須有犧牲精神。
    國民黨那些情報特務頭子,確實惡名昭著,大部分都是惡棍式的人物,好人也不干這個事。戴笠周圍的那些人回憶,他那是惡名昭著,當年我們國內最有名的影星胡蝶,到重慶之后被戴笠霸佔三年,重慶人人皆知,誰敢管。自己來講吃喝嫖賭無所不為,總統頭子也都那樣,他自己是惡棍,他手下的人也個個都是這樣,見撈錢的美事就爭先,遇到危難任務就逃避。當年國民黨軍統沈醉回憶,當年向延安解放軍派遣任務,沒有一個人願意去。到延安周圍轉一圈就算完成任務就跑回來了,頭目都沒有獻身精神,下面的小特務誰干呢?本身就造成了自己內部的渙散。當年國民黨特務腐化風行,不僅人民痛恨,內部也沒有斗志。
    在斗爭中,黨員廉潔自律才能政治堅定,當年追求腐化肯定叛變。因為共產黨的生活來講不能允許腐化,也保証不了你腐化生活。最早叛變的省委書記,山東省委書記王復元,貪污黨的經費,結果把他開除了,當時鄧恩銘警惕性差,沒有切斷他一切關系,他被開除之后,馬上跑去報告,造成整個山東省委大破壞。1931年,顧順章、向忠發叛變,也是嚴重問題,這兩個家伙都吃喝嫖賭,特別是顧順章,把黨中央經費一半都拿去了,說搞秘密活動,又吸毒又嫖娼什麼都干,共產黨的生活組織要求根本不能滿足,所以他必然就想著要投敵。當年的情況下,共產黨艱苦奮斗這些人根本過不慣,他一旦生活腐化就必然會導致叛變。1933年陝西省委書記杜衡叛變,導致西北地區的黨組織整個破壞。抗戰時洛陽辦事處主任袁曉軒叛逃,造成河南省委的大破壞。這些人都是因為腐化的結果。
    但是,應該說共產黨有,但畢竟是個別的,那時候共產黨注意審干,強調作風建設,延安整風是搞過頭了一點,但是審干也審的夠厲害,國民黨很難打進來,共產黨很容易打進國民黨,國民黨特務很難打入共產黨。延安時期混進一個沈之岳,他是當時唯一能夠混到延安的,這個家伙當年研究過馬列主義,在上海參加過學生運動,后來參加軍統了。他到延安去,這個人能說會道,進了抗大,覺得理論基礎很好,到延安工作,后來他吹牛,已經當了毛澤東的秘書了,那是扯淡。但是進了中央機關之后很快被看出不對頭。那個年代黨的領導人裝假很難裝,老下館子,延安的伙食他受不了,所以總下館子,錢從何處來?本身就有問題。他說是老鄉給的,老鄉能成天給你錢?這個人就有問題了。另外這個人有點做作,積極不是真的積極,是做作出來的,這本身就有問題了。但是沒有証據,憑這兩點不能抓他。當年審查干部最好的辦法,把他派到戰斗第一線去。真正的特務絕不會舍生忘死,他要完成任務,把他派到新四軍去,結果他就跑了,果然回去就報告了,說是混進延安,又當了毛澤東的秘書,那是自己吹牛了。咱們九十年代,對台灣不追究了,他得了重病,在台灣治不好了,想到大陸來治病,后來到北京來了,我看登的回憶錄是到北京,住北京醫院之后,當年延安那些同事都看他,當年真是沒有把你識破啊。其實當年就看出你不對頭了。現在台灣有一些說他是兩面間諜,還繼續為共產黨服務,這也是扯淡。
    當年台灣工委書記蔡孝乾的叛變,造成的惡果非常嚴重。當年抓他的是谷正文,谷正文08年死的,死之前還發表回憶錄,谷正文是共產黨叛徒,他講蔡孝乾的叛變的個性要是有幾分周恩來的才氣,就不會出現這個問題了。當年副書記被捕之后,在獄中組織難友每天批斗蔡孝乾,指著鼻子罵他生活腐敗,而且他的情況非暴露不可。眼看台灣快解放了,他整天過腐朽生活,經費根本不夠花,找台灣的企業家,你給我贊助,解放后我照顧你。那時候企業家還真沒揭發他,這麼干遲早會暴露。后來因為一個交通員的事把他暴露了,他追求吃喝嫖賭,怎麼能堅貞呢?被捕之后馬上就被叛變了,他還參加過長征,是長征唯一的台灣干部,當然人參加長征也不是進了保險箱了,隨著生活的變化人也會變化的。
    因此當年注重思想上建黨,是中國共產黨的特點和優點之一。對於派多敵區的干部盡量進行培訓,另外進行思想整風。當年也要反腐,當年黨的領導人反腐敗,是保障全黨的一個重要的力量。熊向暉當年潛伏在胡宗南周圍,熊向暉的子女晚年問熊向暉(熊向暉前兩年去世了),說胡宗南對你這麼好,你怎麼還拿他的情報報共產黨?熊向暉講兩點:第一點,他在清華大學入黨的時候就有堅定的信念。第二點,胡宗南的人格魅力與周恩來相差太遠。他在國民黨這兒越呆越覺得國民黨不象話,貪官污吏腐化橫行,越在這兒呆越感到厭惡,當年真是毛澤東、周恩來的魅力感染了無數地下工作者。周恩來的魅力提出三條:一是高瞻遠矚﹔二是奮斗精神﹔三是廉潔作風。
    孫子兵法是世界上最早的指導間諜斗爭的指導原則,有用間篇,有兩句總結:“非聖智不能用間,非仁義不能使間”。這個總結是最正確的,能夠有效的應用間諜和敵報人員,關鍵來講你代表正義。我們講決定隱蔽戰線,勝利的關鍵在於正義性爭取人心。
    我們講當年隱蔽工作的影響一直延續到解放后很多年,可惜毛澤東晚年確實有一定失誤,對過去的傳統沒有堅持下來。到了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后,我們講要恢復毛澤東思想的本來面貌,解放了思想。說我們保持黨的先進性,這是隱蔽工作的根本保証。今天我們講樹立科學發展觀,繼承黨的優良傳統,創新理論思維,還是要強調過去的老傳統,保持先進性。說過去隱蔽斗爭、公開斗爭為的是什麼?奪取政權。今天是和諧社會,今天我們也要搞隱蔽斗爭,都是為了國家穩定,搞好建設。當年一些秘密斗爭的工作經驗仍然值得我們今天借鑒,今天我們一切工作都要服務於國家安寧和建設的大局。
現在的情況變了,形勢也變了,但是老一代人奮斗的精神值得學習和緬懷。1949年中國革命勝利的時候,毛澤東講,我們已經解決頭頂上的問題,三座大山已經推翻了,解放后就要解決腳下的問題。腳下的問題是什麼?我們的基礎不牢,為我們的民族崛起腳下的基礎而奮斗,今天我們要解決的還是腳下的問題。我們現在面臨的情況是兩個前所未有,一個是機遇前所未有,再一個是挑戰前所未有,發揚傳統,啟迪思維,這是今天我們講這個課的基本目的。謝謝大家!


(責任編輯:李聞翰)
[ 留言 0 條   我要留言 ]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網友留言留言0

用戶名  密碼  同步至微博客  注冊  留言須知

    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