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原創訪談娛樂生活      來人民播客上傳視頻|人民網首頁|網站地圖
人民網>>人民電視>>中央電視台

《焦點訪談》:斷藥之痛

2011年11月25日19:41  來源:央視網

正在播放個視頻

 分享    轉發:分享到QQ空間分享到騰訊朋友分享到開心網分享到人人網分享到新浪微博轉播到騰訊微博
  上傳視頻,來人民播客

視頻介紹進入《焦點訪談》專題

大家都知道,治療白血病的關鍵在於能找到相匹配的骨髓,能夠配型成功非常難。但最近,在我國的一些醫院裡,許多白血病患者雖然找到了匹配骨髓,但卻仍然沒法做手術,原因是缺少一種必須的藥品。那麼,這是什麼藥?又為什麼會如此短缺呢?

    “救命藥”的艱辛尋找之旅

    騰銳今年五歲,去年六月被確診為白血病,年初從西安來到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就醫。經過大半年的治療,小騰銳的病情得到了一定的控制,11月初,醫生告訴騰銳的家長,可以適時給孩子做骨髓移植手術了。然而就在家長剛剛對孩子的未來充滿希望時,卻被告知,做手術所必須的白舒非現在斷貨了。醫生和醫院方面沒辦法解決這個問題,要想及時手術必須家屬自己想辦法。

    於是,小騰銳的父母開始了艱辛的找藥之旅,他們北京跑遍了藥房、藥店,可是一支白舒非都沒有找到。骨髓移植手術前,騰銳最少需要四支白舒非。小騰銳的爸爸擔心,如果孩子不能得到及時地治療,恐怕就再也沒有機會做移植手術了,因為病情不等人。

    白舒非,通用名叫白消安注射液,是臨床造血干細胞移植過程中必需的一種藥品,它的主要作用是清除掉患者自身的造血干細胞,一般在進行骨髓移植手術前的預處理階段使用。

    據專家介紹,在近幾年的臨床實踐中,白舒非已經作為干細胞移植預處理方案一個必備的藥品。白舒非對於慢性粒細胞白血病患者而言可以說是“救命藥”,沒有這種藥基本上就無法進行移植手術,由於白舒非整體的市場需求較小,所以國內沒有廠家生產,全部依靠進口。

    造成白舒非斷貨的原因

    記者從全國獨家代理白舒非的公司了解到,去年他們向中國市場投放的白舒非數量大概在兩萬支左右,藥品支持骨髓移植患者兩千人。早在7月份,全國各大醫院和代理公司就已經收到了斷貨通知。據介紹,斷貨原因是生產該藥的美國公司由於生產方面的問題,更換了生產地點。而按照我國《藥品注冊管理辦法》中的規定,此種情況需要完成相關的審批程序才能重新在中國銷售。

    記者了解到,目前國內隻有極個別的醫院還有少量庫存的白舒非,大多數患者如果需要隻能自己通過各種渠道找藥,已經到了“一藥難求”的地步。

    在萬般無奈之下,小騰銳的父母把需要白舒非的情況發到了網上,發動社會各種力量尋找白舒非。但是,所有的回復都說這個藥三個月之前就斷貨了,最多的時候有近千人在幫助小騰銳找藥,一天就有十來條線索。

    那麼,既然白舒非這麼難找,是否可以用其他藥物代替呢?

    據北京市道培醫院造血干細胞移植中心吳彤主任介紹,他們在引進白舒非之前是用一種叫做馬利蘭的口服藥品做預處理。然而,這種藥在五年前就由於市場招標價格過低而退出了中國市場。現在如果使用這種藥一旦出現不良后果,醫院根本不會負責任。

    如今,由於白舒非斷貨、缺貨,已經有日本、印度等地的白舒非仿制藥非法進入我國,這給患者的醫治帶來了極大的隱患。

    由此看來,白舒非是小騰銳的唯一“救命藥”。

    在好心網友的幫助下,小騰銳的爸爸終於從廣州的一家藥店幸運地買到了兩支白舒非。隨后,小騰銳的爸爸又在病友的指點下,從做完移植手術的患者家屬那裡買到了一支。隻差最后的一支救命藥了,小騰銳的父母還在繼續尋找……

    企業唯利是圖致使一些供應短缺

    白舒非斷貨事件的發生,根源在於國外生產廠商更換了生產基地,但專家也同時指出,此類藥品進口和臨床使用的規劃性欠缺,也是導致事件發生的主因。

    事實上,就在白舒非出現斷貨前,今年9月,心臟手術用藥魚精蛋白也曾在全國范圍內大面積缺貨,導致不少地區的醫院心臟病體外循環手術受到影響。衛生部全國安全合理用藥檢測網專家孫忠實認為造成缺貨的原因是生產企業覺得生產這種藥品無利可圖。

    記者了解到,我國現有藥品生產企業4579家,但生產的藥品97%以上都是仿制藥,自主創新藥很少,而那些用量少、消費群體小的藥主要依賴進口。而在國外,這種產量小、需求低的藥被業界統稱為“孤兒藥”,歐美發達國家對“孤兒藥”的政策性保護比較完備。據北京大學中國衛生經濟研究中心劉國恩主任介紹,在美國等發達國家,在處理“孤兒藥”保障方面是從研發開始,到這個審批、流通再到使用,都有比較充分的政策和經濟手段方面的支持。

    造成一些處方藥供應短缺的原因除了國內企業不願意生產以外,還有就是藥品企業的隨意停產。

    白舒非在國內已經斷貨三個多月了,相對其他找藥的患者而言,小騰銳還算是幸運的,因為在前不久,小騰銳的媽媽給記者打來電話,說最后一支白舒非也在另外一名已經做完移植手術的患者家屬手中買到了。現在,小騰銳已經在北京人民醫院開始了第四個療程的化療,等到時機成熟就可以開始進行骨髓移植手術了。

    然而,魚精蛋白、白舒非等事件再次警醒我們該如何完善制度,以杜絕此類事件的再次發生。

    目前,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已協調白舒非的進口公司和一些醫院,申請特殊一次性進口白舒非,以解燃眉之急。並採取措施加快檢驗,加快審批進程,爭取早日解決白舒非短缺的狀況。從這次白舒非的斷貨,到此前出現的魚精蛋白等多種孤兒藥的短缺,人們充分認識到,要保証此類事件不再出現,必須盡快建立起此類藥品的長效供應和保障機制,滿足患者的臨床用藥需求。

(責任編輯:李智勇)

我要留言0人已經評論  點擊展開

  1. 用戶名   密碼              
  2. 留言須知  

視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