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節評獎標准不一 小眾電影易得獎?--人民電視--人民網
人民網

電影節評獎標准不一 小眾電影易得獎?

2011年12月15日14:23    來源:人民網—人民電視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分享    轉發:  上傳視頻,來人民播客
  1. 視頻地址:通過MSN、QQ告訴你的好友
  2. flash地址:復制鏈接到博客或論壇
  3. html代碼:復制播放器到博客或論壇

點擊收看精彩原創視頻 人民日報資深駐台記者揭秘真實台灣

    【訪談實錄】
    王堯:11月26日台灣舉行了新一屆金馬獎的頒獎禮,當然現在幾乎所有的頒獎禮都會成為網民們關注的焦點,其實當晚在微博上,也是各種爭議層出不窮。其實這一屆來說,雖然說是金馬獎,大家還是希望每一屆爆出一個黑馬,但是這屆的金馬獎可以說是沒有黑馬的一個金馬獎,基本上結果都在大家的意料之中。而且得出這樣的結果,基本上也都有它背后深層次的原因。但是我們在解析它的結果之前,亞明可以給大家介紹一下,為什麼獎項都跟“金”字輩干上了,比如有金馬獎、金像獎,大陸又來了一個金雞獎。其實人家台灣的金馬獎的由來是什麼,你可以跟大家介紹一下。
    吳亞明:台灣的金馬獎設立於1962年,當初設立這個獎項,也是在華人圈裡面是最早的,因為后來才有香港的金像獎,以及大陸的金雞百花獎。之所以叫金馬獎,當初由來是因為台灣想仿造美國奧斯卡金像獎這樣一個想法來創設。那麼,有鑒於世界上各種變異的獎項都是金字招牌,所以台灣也想到了要有一個“金”字。台灣剛好實際管轄的地方有一個金門和馬祖地區,實際上台灣這個金馬獎起源於金門和馬祖,跟這兩個地方是有關系的。用意是說,因為當年是在冷戰時代,兩岸也對峙,他們想寄望於通過金馬獎來讓演藝界的人士來發揮所謂的在前線的將士保家衛國的這樣一種精神,有它的用意在。當然,慢慢的隨著兩岸交流交往,政治色彩也就慢慢的淡薄了。
    王堯:可以說現在的影人都很少人知道它的典出何處了,都覺得金馬,首先萬馬奔騰,而且領獎的時候,最佳,都認為跟奧運會得金牌一樣,所以大家都喜歡以“金”字。
    吳亞明:當然,金馬獎早期,因為香港沒有金像獎,大陸也是處於冷戰時代,當年設立金馬獎以后,得獎的基本是本土電影,慢慢的才有香港電影,香港電影在一段時間內是金馬獎的最大受益者。到90年代以后,兩岸交流交往多了以后,大陸電影慢慢的成為在金馬獎得獎,慢慢的成為一種常態,有時候因為得獎太多了,以至於影響台灣人的軍心士氣。
    王堯:對。像去年影后給了呂麗萍,其實台灣的很多網民也是有意見的,而且大家也都對這幾個獎項有一些評論,比如說金馬獎,評審委員會比較偏愛文藝片,大陸電影在台灣金馬獎得獎的幾個,其實在大陸來說都不是票房特別好的,甚至有些根本沒有看過。金像獎,因為香港電影本身商業的元素是比較重,同時它對票房各方面的成績是比較看重,至於大陸的金雞獎,網友總結的是主要頒給不靠譜的電影。我們之前也說過金雞獎評出的很多電影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影帝影后演了什麼都不知道。這一屆,但是大家為什麼說這一屆是最沒有黑馬的呢?因為上一屆,我們前面說過了,之前它對於香港的電影,對於大陸的電影都比較偏愛,那一段時間,從另一個角度說明,台灣的電影屬於一個低迷時期。去年爭議最大的是,一個台灣的年輕演員叫阮經天,居然得了影帝,以前都是公認的花瓶演員,根本沒有演技可言的。所以去年反彈聲浪是比較大的。所以今年大家特別擔心的是,今年又有一個類似的小生叫彭於晏,也入圍了。當時大家覺得按照去年的慣例,因為他有一點獎掖新人的做法,又擔心再重走這樣的老路,但是沒有發生這樣的事情。實際上他在第一輪就被淘汰了。今年的男女主角都是頒給香港的電影劉德華投資拍攝的叫《桃姐》,這個大家認為是最沒有爭議、最沒有黑馬氣質。
    吳亞明:這部電影連導演許鞍華都得了最佳導演獎。
    王堯:事實上許鞍華是金馬獎最偏愛的導演,為什麼呢?因為頒給他,當他們委決不下的時候,頒給他是最穩妥的、最沒有爭議的。因為這次他入圍的有些導演,比如大陸的影片叫《鋼的琴》,導演根本名不見經傳,如果你要頒給他的話,可能真是大冷門,反而大家難以服眾。這次讓大家有點垢病,覺得有點偏愛本土電影,有點牽強的是《賽德克巴萊》,因為大家認為它在入圍的片子裡頭是比較弱的,一個有《桃姐》,還有一個主要是有姜文的《讓子彈飛》。《鋼的琴》也就罷了,因為比較小眾。《桃姐》加《賽德克巴萊》加上《讓子彈飛》是三強鼎立,其實讓評委很頭疼,但是大家說了不管《賽德克巴萊》評價如何,因為它在威尼斯攝影展上幾乎是惡評比較多,沒有引起什麼動靜。畢竟,第一本著獎勵本土電影人的想法﹔第二,畢竟它在台灣取得了票房的勝利。
    吳亞明:台灣的票房大概有8億新台幣。
    王堯:對,所以也無可厚非了。現在還要說一下這次的特點,也是大陸媒體分析的,兩岸之間的文化差距仍然存在,比如說《讓子彈飛》,其實在大陸票房非常不錯,評價也非常的高,但是它還是沒有得到認同,可以說。還有就是《鋼的琴》,《鋼的琴》講的是東北下崗工人在逆境當中樂觀生存的一個電影,但是你讓台灣的民眾怎樣去理解東北下崗工人的。
    吳亞明:雖然都是中華文化的背景,但是各自有不同的歷史發展過程,民眾對各自的生活體驗不同,所以很難進入它那個情景,有真實的那種體驗。
    王堯:對,所以說明了一個問題,為什麼好多電影節的得獎的作品都是你覺得特別的小眾,實際上都偏重人性的,因為夾雜了太多意識形態的東西其實都難理解,跨越了地區的差異、國界的差異以后,你很難理解。但是隻有人性的、最原本的東西可能是比較突出的。所以,目前來看,這一屆影展,大家就說,一個是最不具黑馬氣質的。另外,頒獎的過程受到很多垢病。
    吳亞明:因為金馬獎每次頒獎,像今年是頒23項獎,過程非常的冗長,每次金馬獎這些主持人。
    王堯:插科打諢。
    吳亞明:有時候表現不是那麼令人滿意。比如還有一些人甚至開黃腔,這都是給金馬獎頒獎典禮有一些瑕疵。
    王堯:對,而且有技術環節的失誤。因為金馬獎也是一個宣傳推廣的原因,它沒有每次放在台北,為了吸引島內民眾對電影的熱情,每次都換地方,這次在新竹。所以,場地各方面也有限制,去過台灣的人都知道。
    吳亞明:新竹的演藝廳是非常簡陋的地方。
    王堯:簡直就像中學禮堂。
    吳亞明:我覺得上次都不如我們北京的一個區的文化館,它其實就是一個文化館的樣子,但是比文化館要遠遠的簡陋。-
    王堯:所以可能沒有去過台灣的人不知道台灣其實兩個相對大的城市是台北和高雄,除了台北、高雄之外,其他的可能基礎設施上也不是那麼理想。所以大家覺得場地也就是一個中學,比較刻薄一點,說是中學禮堂的水准,而且轉播當中也發現了很多問題。這個其實也可以理解,畢竟它在台灣,雖然金馬獎。
    吳亞明:是由新聞局有一定資金支持,但是這些資金支持還不足以支付全部,還不至於打造一個華麗的地步。另外,以前金馬獎完全由台灣的新聞局主導的,現在變成一個電影文化的基金會來主導這個評獎。實際上它在經費方面是有限的,不是我要多少錢,就完全可以要多少錢,它有經費的限制。
    王堯:這也反映了台灣電影人的一個生存狀態。作為華語電影最老的一個獎項,我們還是希望它不要沒落,不要示威,現在一個問題,幾乎所有的,不管是金像獎、金雞獎,每一次出來都是讓大家非常的,且不說硬件上有很多垢病,關緊的問題,這一年我們是否真的奉獻了很多很好的電影,讓我們評出來的是否實至名歸,或者不實至名歸也罷,我們希望有驚喜。最怕的是,入圍電影、參選電影也很一般,最后中規中矩也就罷了。但是如果本身入圍很差的話,你評什麼樣的,大家也不會有驚喜,也不要為驚喜而驚喜,作出一些非常匪夷所思的決定。總體來說,當然今年大家比較關注的,雖然香港電影,劉德華的這一部受到很大的關注,但更讓台灣民眾受到鼓舞的是當時劉德華說的一番話,之前香港電影也經歷過同樣的低谷,我們走出來了,現在覺得要看你們的了。其實我們要說到不延伸,說一道這樣的話題,香港電影怎麼走出來的呢?其實和內地合作是一個非常主要的原因,因為內地那麼廣大的市場。目前台灣的電影就像我們剛才說的,大陸電影到那裡會有水土不服,其實他們的電影可能要純粹的過來,結局很難預測,《海角七號》過來就沒有得到。
    吳亞明:《雞排英雄》第一部到大陸電影,在北京、福州演出以后,應該講它的反響遠遠不如在島內的影響,也有水土不服的因素。
    王堯:馬上也有兩部,一是《這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吳亞明:就是《賽德克巴萊》。
    王堯:《賽德克巴萊》的話還需要走一點程序,還沒有開始。
    吳亞明:還沒有申請。
    王堯:《追的這些女孩》在香港票房。
    吳亞明:華語電影第一。
    王堯:對,是起到很好的戰機。大陸網友現在在網上看到盜版。所以現在“九把刀”已經恨不得快哭了,呼吁大家千萬不要看盜版,還是要到影院看正版。但是據看過盜版人士說,這種小清晰的電影哪裡好呀,沒有看得出來,可能大陸人活得太糙了,對這種小清晰也不是特別的看好。
    吳亞明:所以由此想到,這些年來有關金馬獎的爭議也很多,大家都說它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就像你剛才講的,它過多的注重於小眾的,過多於注重藝術、探索這樣的片子,很少去顧及商業、顧及市場。第二,它的評獎,侯孝賢他們都說是一個小眾的評審,而不是一個大眾的,甚至都不如香港的金像獎,它是經過多輪的、多次的評獎,所以它認為是比較公允。網友對《那些年我們一起飛的女孩》,在大陸之所以不被看好,說的也是一回事。
    王堯:對,而且有些東西,大陸的民眾,我覺得口味比較重,淡淡的小清新可能比較難以殺出來,這個當然就拭目以待了,未來台灣電影的出路在什麼地方,總體來說還是兩岸三地的合作。
    吳亞明:也就是說以后要拍片,恐怕要顧及大陸民眾的口味和大陸的市場。
    王堯:好,今天我們的話題就到這裡,謝謝收看。
    吳亞明:謝謝。
(責任編輯:王理)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