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楚瑜被誰拱上了2012大選舞台?--人民電視--人民網
人民網

宋楚瑜被誰拱上了2012大選舞台?

2011年11月08日11:18    來源:人民網—人民電視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分享    轉發:  上傳視頻,來人民播客
  1. 視頻地址:通過MSN、QQ告訴你的好友
  2. flash地址:復制鏈接到博客或論壇
  3. html代碼:復制播放器到博客或論壇

點擊收看精彩原創視頻 人民日報資深駐台記者揭秘真實台灣

    本期話題:宋楚瑜連署近36萬票,參選可能性越來越大,至此,不管宋楚瑜選還是不選似乎都到了騎虎難下的地步,那麼當初宋楚瑜半路上殺出決定要參選究竟有什麼深層次的原因?人民日報記者駐台記者王堯、吳亞明在本期節目中將做精彩解讀。

【文字實錄】
    主持人(王堯):各位網友大家好,歡迎收看台灣那些事。今天的節目由我和我的同事吳亞明和大家一起呈現。
    吳亞明:大家好。
    主持人:今天繼續我們之前討論過的話題,就是關於宋楚瑜能否通過連署的門檻以及他下一步能否參選的問題。亞明,先給我們介紹一下,為什麼宋楚瑜突然想起要決定參選台灣地區的領導人,因為他此前的幾次參選可以說都是屢戰屢敗了。
    吳亞明:有關宋楚瑜參選的這個事情,本來大家都說台灣明年的1月14日這次選舉是非常冷的一場選舉,因為到目前為止,你去看台北街頭或者各地的街頭,都很少看到有旗子、標語、口號或者很多激情的造勢活動,確實是很冷。但是,大家說也沒有什麼看頭,就馬英九和蔡英文來說,這兩個人雖然“雙英”對決,但是這兩個人特質都非常的相似,也不會口出惡言,也不會口出狂語,大家都覺得沒有什麼看頭。正在無聊的時候,這個時候殺出一匹黑馬,這個人就是宋楚瑜。台灣的媒體也如獲至寶。在相當一段時間裡,親民黨,宋楚瑜以及宋楚瑜的子弟兵,都成為了台灣各大電子媒體甚至平面媒體的寵兒、追訪對象。這些人從之前默默無聞,可以說消失不見,在鏡頭和媒體上消失不見很多時間,忽然一席之間爆紅,這些人也很開心。
    主持人:就有你的朋友,親民黨發言人吳昆玉。
    吳亞明:所以就很開心,我看也很享受,嘴巴因此有時候很大,經常講一些驚人之語,其實說出來很簡單,就是為了一個目的,就是爭取曝光率。大眾很好奇,宋楚瑜何以從一無消息,突然要做這麼大的一個決定,大家都很好奇。據我了解或者從台灣各個渠道、媒體的了解,其實宋楚瑜在今年的3月以前是從來沒有這個念頭的,也就是說從來沒有要參選大位這個念頭,他曾有另外一個念頭,他眼看著親民黨在台灣社會是日漸式微,政治影響力也日漸消亡。在這樣的情況下,他為了保有親民黨的影響力,他是希望在立法委員會選舉當中不缺席,通過立法委員會的選舉來推出自己的人選,爭取能夠當選三四席。隻要有三席當選,按照台灣的法律規定,他就可以在立法院成立一個親民黨的黨團。宋楚瑜原來估計,他覺得上一次立委選舉,國民黨是因為拜陳水扁所賜,所以壓倒性多數,在立法院佔了絕大多數的席位。宋楚瑜認為這次不可能,國民黨的立委席數會急速下降,有可能出現幾黨不過半的情形。幾黨不過半,就給親民黨一個空間,他隻要得了三四席,這三四席可以發揮關鍵少數的作用,他在某些議題上可以跟國民兩黨做各種的配合。當然要看議題了,擔任關鍵少數的角色。其實宋楚瑜當初也是想,從泛藍團結的角度出發,他隻想有這樣一個念頭,也就是在立法院成立一個黨團。其實國民黨也很明白他的意思,但是我自己覺得,或者台灣媒體分析認為,其實國民黨輕忽了他們、怠慢了他們,不僅沒有化解宋的或者親民黨黨內的同志們的疑慮,反而激化了一些矛盾,最后實際上宋楚瑜是有些負氣,我認為與其是宋做了選擇,不如說是他身邊的子弟兵所謂的主戰排最后把他拱上了參選這一圖。到底到現在為止,宋會不會選,說實在的,還有懸念。11月1日,大家也知道宋楚瑜跟他的副手搭檔林瑞雄在台北市議會舉行記者會,向台北市選舉委員會提交了35萬份的連署書,宋楚瑜在那次記者會上也是情緒激動,他本來是一個愛激動的人,也是有人來瘋的作風。
    主持人:人越多,發揮得越好。
    吳亞明:他當時情緒有點激動,他講了一番話。第一個,他說當初連署第一周的時候,台灣這些政論媒體的政論節目對他極盡諷刺挖苦,認為他們根本連幾千份都拿不到,他說現在你看到有這麼多連署書,他感到很安慰。
    第二,他說為了台灣的未來,他和林瑞雄一定會堅持到底。隨著連署作業的進行,親民黨也會規劃啟動下一步的選戰策略,親民黨的發言人吳昆玉,他說最近親民黨將會密集開會檢討研商11月20日參選登記前完成台灣地區領導人區域立委以及部分區域立委的提名、作業以及選戰布局,大家可以注意到11月20日是一個很重要的節點。也就是說那一天是台灣明年的這場選舉的登記期限,也就是11月20日。那一天前后宋的動作,宋有些什麼動作,還值得大家來關切,我相信大家都會非常關注這一個事情。
    主持人:對,但至少從目前的態勢看,參選的可能性可能比我們一開始要大得很多,一開始他自己說的是一百萬的門檻,尤其他的副手林瑞雄,也說如果要拿到一百萬份,我才會答應搭檔參選。但是現在盡管宋楚瑜好象對這個問題沒有再多,因為一開始咬得不是很死,但是現在林瑞雄已經改口了,林瑞雄說以前不連署,根本不知道連署那麼難,就像你曾經跟我們說的那樣,因為你要填你的身份証等各種信息。
    吳亞明:連署其實比投票還要難。因為連署是要把你所有的基本個人信息要全部公開的。
    主持人:所以林瑞雄說我居然不知道這麼困難。他已經表示了,我們現在已經過門檻了,我們可能會參選。現在我覺得可能參選的面還挺大的,當然可能在這之前,國民黨還想做一些努力,我們看到一些報道說,因為這個事情出來,大家知道如果我們把宋楚瑜和國民黨一樣算作泛藍的人,他的做法,知道的人都知道,就是一個親痛仇快的選擇。因為肯定是對民進黨幫忙的。但民進黨這邊怕鬧一個漁翁得利的說辭,所以他們表現得很謹慎,他們認為我們沒有什麼得利的,都是很可敬的對手,尤其宋楚瑜是一個很強的對手。當然,他們的態度毋庸置疑,他們當然希望宋參選的。現在國民黨心裡肯定不希望宋楚瑜參選的了。他們黨內下了一個算是封口令,不許攻擊宋楚瑜,就是說現在先別相罵,把臉撕破了,在后面做工作。因為宋楚瑜顯然是你罵得越凶,我越對著干。你覺得在最后登記參選日之前,國民黨還會在台面下做一些操作來挽回嗎?
    吳亞明:目前為止,國民黨到目前為止競選總部,一直維持一個冷的處理方式,表示對宋楚瑜參選,表示尊重。同時又呼吁國親應該合作,這是公開的態勢就是這樣的。底下我想還是私下會保持一個密切的溝通。但是事到如今,這個溝通到底有多少成果,還真是要打一個很大問號。
    主持人:對,如果他不做實質性的讓步。
    吳亞明:我覺得裡面實質性的讓步,你說得沒錯,如果沒有一些實質性的讓步,恐怕也難以成局。實質性的讓步是什麼呢?我想也就是說可能會在立委選舉方面,我禮讓給你幾個名額,禮讓幾席,比如在金門或者花東地區,或者在桃園某些區域,我禮讓三四席,保証讓你能夠親民黨在立委成立一個黨團,這是一個實質性利益的輸送,恐怕才有效果。
    主持人:而且下一步會不會出現這樣的局面。
    吳亞明:但是另一方面又說,台灣有一句話說,頭都已經洗下去了,還能不理這個頭發嗎。你今天要跟國民黨進行利益交換的話,怎樣對得起至少35萬連署的人呢?這也對宋楚瑜和他的一些子弟兵也是一個智慧的考驗。所以,這也是一個兩難。時間不多了,時間也不允許他們有更多的或者驚人之舉。
    主持人:會不會有一種可能,不參選已經成為不可能了。但是參選的話,宋楚瑜善於玩驚人之舉,在最后哪怕投票前夜又來一個大逆轉。
    吳亞明:所以民進黨從另一方面也擔心宋楚瑜會玩這個。民進黨當然那些綠營人士看藍營分裂,自然見利欣喜,但他也有一個擔憂,你不要玩過頭,到時候臨陣使詐,玩弄一個棄保。
    主持人:對,又棄保呀,宋楚瑜下來,下跪求台灣人民不要投我呀,為了台灣的未來,投馬英九呀,這樣的話,真是太高手了。
    吳亞明:台灣的選舉有過這樣的先例,所以有些人心頭疑慮,這個也不排除。就馬英九來說,當然宋楚瑜參選,首當其沖的當然是馬、吳。馬英九其實也表示擔心。馬英九在接受島內電視台採訪的時候,他說不擔心是騙人的,他其實是很擔心的,而且有一點傷感。但是馬到現在為止,他還是基本上中間有一個區隔,他做他的,競選總部有競選總部的反映,私底下的溝通是私底下的溝通。就他來說,採取兩個辦法,到目前為止,第一個,他自己“御駕親征”,去沖進宋的這些支持力比較高的選區,比如他沖到台中、彰化、南投去掃街拜票。第二,他沖到花東,准備到花蓮、台東以及離島,比如金門,這些也是宋的勢力范圍。他到這些地方去固票,其實是防宋,其挽回部分宋的支持者,反正顯示他這個用心吧。
    第二,為了凝聚藍營的選票,顯然還打了一張牌,就是大佬牌。所以最近連、王、吳,三個字郝伯村、許歷農以及新同盟會這些泛藍勢力、泛藍大佬們都出來拉台馬的選情。但是有一個特點很有趣,這些藍營的大佬都沒有點名,都沒有點宋楚瑜的名來批宋,尤其是連戰沒有批宋字眼。吳伯雄就說,所以要強調內部不團結,就會有重大危機,呼吁選民唯一力挺“馬吳配”,王金平向宋楚瑜喊話,說國親都是自己人,同一個陣營,國親合作是民眾期待。在登記截止日之前,應該通過各種渠道去對談。但是郝伯村就明說了,有人出來參選,分明是搗蛋,他說有人要選130萬票,他說他想干什麼,130萬票能當選嗎?既然不能當選還要選,那不是明確你要把馬拉下來嗎?這是郝伯村講這個話。他說1949年也是國民黨打敗國民黨,2000年也是國民黨打敗國民黨,他的意思是說由於國民黨內部分化所以打敗,自己打敗自己。他覺得這次再也不能重蹈覆轍,要求泛藍尤其是深藍的選民看清楚、想明白,要把這一票投給馬、吳,這是郝伯村,打大佬牌。
    主持人:對,所以其實大家對后果是認識得非常清楚的,就像你剛才說的,郝伯村說大概一百二三十萬票吧。但是親民黨現在怎樣回答郝伯村的問題,明顯不能選上嗎,你要干嗎,你不是搗蛋是什麼呢?親民黨對此也有一個應答,體現了詭辯術。他說如果到時候馬英九的民調落后蔡英文5%,就明顯馬是當選無望的時候,也許選民們就會把票投給他了,所以宋楚瑜當然不是沒有勝算。這種話騙騙不知道的人罷了,反正是他想得出來的一個說辭。其實我們知道他在這裡頭扮演的也是一個關鍵少數的角色。說他是搗蛋分子也是未嘗不可,現在台灣政壇有一種說法,政壇上怕兩種人,一個是翻手為雨、覆手為雨,掌握你命運的人,那種人指的是李登輝這樣的人,一直把大家玩弄在自己的手掌心中。還有一種人雖然實力不強,但能和你同歸於盡的人,我也無所謂,就像現在宋楚瑜和親民黨一樣,反正他們蕩到谷底了,我們沒有什麼可失去的。這次得一百二三十萬也可以呀,也算是一個聲勢。關鍵的問題是,現在宋楚瑜的感覺非常良好,良好在我如果想幫你,媒體用了一個詞叫“當且僅當”,他這個時候能發揮作用。也就是說他想讓你上就能上,他想把你拉下來就能把你拉下來的時候,他的感覺非常良好。至於說有沒有考慮到泛藍的整體利益,誰上台呀,以后對兩岸關系的影響呀,我想目前宋楚瑜已經把這些東西置之度外了。很有可能再堅持下去,就是會出現之前泛藍內部分裂漁翁得利的情況。但是,我覺得他現在已經有點豁出去的味道了。
    吳亞明:對,所以親民黨最后說,現在鴿子已經飛光了,黨內隻剩鷹派。非常生動,說鴿子已經飛光了,黨內隻剩鷹派。鷹派就是主戰派。
    主持人:你既然看不上我,我現在就要你重視我、正視我。
    吳亞明:對。
    主持人:而不是漠視我的存在。
    吳亞明:沒錯。至於鴿派是被說服了,是被趕走了,鴿子是被說服、被趕走,還是進入寒蟬,那是另說。實際上你想親民黨原來成立的時候,雖然是有一人黨之嫌,但是當初一開始組成成份是很多元的。裡面有宋楚瑜省府團隊的系統、審議會的系統,還有國民黨原來的組織系統,還有新黨,甚至還有綠營的人,應該講當初也是一個成份多元的黨。其實他經過兩次“純化”,也就是說2006年一次,2006年宋楚瑜有意要選台北市長,當時黨裡面就分成兩派,一個是主戰派,一個是主和派。主戰派堅決支持宋楚瑜選台北市長,主和派不同意他選,認為他選不上,何必去攪這個局,結果主和派當時被別人說成是拿了國民黨的好處,所以這是一次“純化”。接著又有一次“純化”,是2007年、2008年立委選以后,立委和領導人選舉之后,一個是宋楚瑜看不慣國民黨把持著朝政的情況。另外主戰派提出來說不要整天迷幻於國親和,我們應該跟它分道揚鑣,各自走各自的路,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其實那次也是一次“純化”。這次鴿子跑光了,也是在議題不斷的被民意或者被政治或各種勢力操作之下、裹挾之下當中,主和派的聲音也不見了,大家都異口同聲或者怎麼樣,都同意他去搶奪大位的。
    主持人:所以情形變得,這次選舉就像你說的,原來也有看點,也有懸念,現在懸念更大了。下面我們說了宋楚瑜是不是最終會參選的話,還有待於兩個星期之后的最后結果。他參選以后投票會怎麼樣,也還有變數,我們會持續關注。
(責任編輯:王理)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