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析:陳致中的政治生涯走向何方? --人民電視--人民網
人民網

人民網原創節目《台灣那些事》

深度解析:陳致中的政治生涯走向何方? 

——陳致中因偽証罪被判刑3個月導致市議員職務解除

2011年08月25日15:37    來源:人民網—人民電視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分享    轉發:  上傳視頻,來人民播客
  1. 視頻地址:通過MSN、QQ告訴你的好友
  2. flash地址:復制鏈接到博客或論壇
  3. html代碼:復制播放器到博客或論壇
點擊收看精彩原創視頻 人民日報資深駐台記者揭秘真實台灣

《台灣那些事》往期精彩視頻推薦:
▲大陸赴台個人游沖擊台灣房地產業?
▲台灣藝人為何喜好裸聊?明星網絡交友陷阱多
▲台灣高考填報志願趣聞 戲劇系首成明星科系
▲人聲鼎沸 翠玉白菜熱銷 台北故宮成菜市場?

本期話題:
    8月17日,原台灣當局領導人陳水扁的妻子吳淑珍因為偽証罪被判刑9個月,兒子陳致中及女兒陳幸妤、女婿趙建銘均被判刑3個月。由於陳致中高雄市議員身份,引起各界關注。依據台灣《地方制度法》相關規定,陳致中被判刑定讞,且未易科罰金亦未受緩刑宣告,在判決之日起陳致中的市議員身份將被解除。陳致中的政治生命是否由此斷送?陳致中的未來政治生涯將會有怎樣的走向,人民日報社駐台記者王堯、杜榕將在本期節目中為網友一一解析。

【文字實錄】
    主持人:各位網友大家好,歡迎大家收看台灣那些事。今天深度分析將圍繞陳水扁的兒子陳致中,因為偽証罪被判刑,同時被停止了議員職位的新聞熱點進行深度的解剖,以及預測一下陳致中未來在政治生涯上的一個走向。
    大家都知道,因為陳水扁家族由於弊案,一開始大家就斷言他的政治生命基本完結了,但是陳致中搬到高雄以后,因為高雄是綠營的大本營,雖然在高雄,也有一系列的召妓丑聞等等爆出,但是他還在高雄的市員選舉的時候順利的高票當選。但是一解除職務呢,之前付出的這些努力,復出政壇,代父出征的一步步努力又在此突然告終結了。所以,現在這個事情出來以后,應該說從民進黨的上上下下,包括扁家的支持者都有很大的反映。
    杜榕:對,這個事情出來以后,其實最開始發出反映的當然是陳致中本人,因為他可以說是扁家最后一枚在台灣政壇的棋子,現在他議員的身份,應該說已經終止了,不保了,甚至之前給他行政的費用還要按照支出全部要追回來,應該是非常苛刻的。他對這個事情有一個反映,他沒有說這叫司法迫害,因為他在法庭上,犯罪事實,他是供認不諱的,在法律上沒有爭議,他對這個事實,政治上的判決加速查,說國民黨要將他弄到抄家滅族的地步,包括他的母親吳淑珍也是表示非常的失望,包括現在我看綠營,包括蔡英文出來,也是有一定聲援的成份,因為蔡英文並沒有就法律上該不該判這麼多進行糾纏,她反而是質疑法律本身,她說這是不合理的法,應該檢討的司法。但是讓人很奇怪,陳致中包括綠營的很多人都說,過去有很多國民黨籍的議員或者有其他黨籍的政治人物也是被判刑或者入獄,為什麼他們沒有被苛責公職,為什麼偏偏到陳致中就苛責公職了,我想有很多不懂法律的老百姓,可能看到這個以后也會確實有同感,人家好不容易選上是議員,好不容易家裡面還有一個人在外面能夠打拼,結果就被判三個月,說輕也不輕,說重也不重,市議員的工作也丟了,是否非常可惜。
    主持人:對,民眾還有一個誤解,大家都知道其實在立委裡面,最著名的是邱毅坐過牢,大陸的老百姓不太熟悉,還有顏清標,還有其他的人,大家覺得如果停止的話,立委應該是更高一層級的立委代表,他們更應該停,而且要以刑期,也是他們更長,為什麼他們沒事呢。但是我覺得這種疑問,如果老百姓有是很正常的。但是,你看蘇貞昌自己是律師出身,蔡英文也是法學界人士,他們提這個問題挺可笑。蔡英文沒有說邱毅這個事,她說法律有問題。
    杜榕:他直接攻擊法律本身了。
    主持人:對,這就帶來了兩個問題,首先人家澄清了,因為台灣是由內務部門來管這個事,屬於地方選舉的相關事宜。內務部已經說了,因為縣市議員受地方制度法規范,簡稱地制法。立委是受立法委員行為法約束,是沒有辦法比的。因為地制法就這麼規定了,隻要判刑確定,就必須要解職。而立委規定,除非你涉及的官司是你當選無效。他說的相當於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才喪失繼續可以擔任立法委員的權利,否則的話,你坐牢也好,什麼也好,你在牢裡面刑期,出來以后立委任期沒結束,還是可以接著干的。而邱毅和顏清標當初入獄都跟這沒有關系。像顏清標是非法持有槍械,邱毅也是口水官司進去了,所以都跟他們當選無效也好,都沒有剝奪他們的政治權利,這是一。
    另外,我覺得比較搞笑的是,在陳致中這個事件出來以后,大家似乎覺得是第一次,其實根本不是。我們知道台灣的政治人物也好,所謂縣市議員這一類型的公職人員,他們有案在身的太多。所以,台灣的內政部就說,以往每一屆被解職的地方民選公職人員都達到幾十人之多,而且陳致中現在已經在討論能不能尋求司法救濟,或者上訴,按以往的例子來看,是沒有人上訴成功。那些人被解職的時候,可能關注度沒有那麼高,沒有人出來說話,蔡英文也沒有出來說過,蘇貞昌也沒有出來過。
    杜榕:過去有一個很有名的人物叫李慶元,也是國民黨籍的,以前是台北市議員,2000年左右他寫了一關於陳水扁的書,揭露了陳水扁一些個人隱私方面的問題,所以被陳水扁當時也是起訴,起訴之后,一審二審,包括到最高法院一審二審都判了有罪,當時是依照選辦法判定政治人物有罪的,判例的第一例,但是直到第三訴的時候,這個案子打了9年,到2009年的時候,三審判他無罪了,當時陳水扁也是有案在身,所以判他無罪,所以它這個也是不成功。
    這個東西,我覺得在台灣來說,應該是一個很普遍的現象,不斷有政治人物,因為各種糾紛、各種問題,被法律產生而入獄等,這應該是很正常的現象。另外,我也去查了公職人員選辦法,主要是罰那些事情。第一是內亂外患罪,而且還根據刑法判定來確定。第二是貪污罪,你如果是貪污了,這是很嚴重的。第三是犯刑法的142條、144條,一個是妨害投票自由,一個是賄選,主要是這幾個罪,如果是有犯的話,是要剝奪公職權利的,其他罪以外的,判處有期徒刑以上的刑期,是你在執行期間,你是被次奪公權力的。如果不是在次奪公權期間的話,如果你出獄了,還是可以恢復的。所以,我覺得包括陳致中所以存在這個問題,為什麼?很多綠營高呼讓他出來選立委。
    主持人:你覺得有可能嗎?
    杜榕:如果按照選辦法來說,說明還是有人懂法的。如果8月25日,他趕緊去入獄三個月,在11月25日之前能夠趕緊出來,能夠趕上立委選舉的報名的最后截止日期,他就符合這一切的,因為服刑已經完了,也沒有犯那三個貪污、賄選、妨礙投票自由等這樣的罪行。所以,如果是他這麼操作是有可能的。但是,從目前的狀況來看,陳致中應該是不甘心這麼就入獄。
    主持人:他還要搞司法救濟。
    杜榕:對,他現在主要精力花在和律師溝通,尋求司法救濟的管道,然后提出找各方面出來來爭執不休,把這個過程拉長了。第二,我覺得他應該不會這麼就認輸,如果判了,剝奪他的議員,他連反抗都不反抗一下,也不符合他一以貫之的風格,而且對他將來政治生命、政治生涯,從長期來看,反而選民對他有一個負面的印象,尤其是一些綠色的選民,覺得一打你就扒下了,一打你就認輸了,你不太符合我們的需求。
    主持人:這有一個問題,有一個資深的檢察官也說,台灣各部門之間包括法律文書的履行是有時間的,他認為公文履行要履行30天,陳致中如果收到以后,再入監服刑,是趕不上報名截止之前。但是我們看還有一種說法,因為6個月以下,以社會服務令來代替的。
    杜榕:有一個社會服務令,他是三個月的刑期,換成社會服務的就是每天工作12個小時,連續工作45天,也就是一個半月的時間。
    主持人:這也是一個方法,所以我覺得他還不如用這種方法快點結束。據說社會服務挺辛苦的,說很多犯人不願入監服刑,願意社會服務的,都撐不下去,有些人干不下去,接著說願意回去坐牢。就像以前香港有一些明星,比如酒后駕車,比較輕微的罪行,說社會服務令,那種是你在社區做義工性質的,他這個我估計沒有那麼簡單,跟勞役一樣。
    杜榕:非常苦的,類似於挖土方那種。因為是這樣的,台灣的監獄,如果說你是服監,有可能學一定的技術,比如說做點心、包紙盒,做一些手工,有點技術含量,不是那麼累的。但是他這種應該沒有這方面再去培訓他,然后去做技能型的勞動,很有可能是苦力型的,純粹勞役型的勞動。所以對他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折磨。
    主持人:所以沒准他也不願意選這個,這個也未必比那個輕鬆。
    杜榕:我想屈辱的程度要比那個更甚一些。
    主持人:現在又有一個問題,就算他不管怎麼著,他決定要選立委,其實還有一個問題,到哪去選的問題。現在基本上高雄市提名已經結束了。
    杜榕:提名已經結束了,包括綠營,綠營從主觀上沒有提名他的意思,因為蔡英文現在巴不得和扁家劃清界線,在一定范圍內切割,可能將來2012過了以后,就另說。但是就目前來看,我覺得一個是蔡英文並沒有很積極主動的想去沾惹扁家,如果想沾惹扁家,早會把話鋒放出來,或者有更親密的舉動出現。現在隻不過是有一些陳致中包括扁以前一些系統的擁護者,希望他能夠選立委,所以呼聲很高。一個是就在南部選,包括叫他的太太出來代父出征,包括邱毅也很好玩兒,邱毅說直接到我的選區來,PK一下。我覺得邱毅主要想拉抬他的人氣,各種說法都有。我想就他個人來說,第一,他不一定提出來。
    主持人:他等著蔡英文安排。
    杜榕:對,我想蔡英文安排他的可能性非常低。因為沒有必要你在這個時候,就算再討好綠營群眾的話,你通過安排這麼一個角色,在這麼一個不適宜的時候,他剛服完刑或者怎麼樣,這不是聰明做法,這不是政治迫害了,可能這是更明顯的政治操縱,反而會給蔡英文帶來后繼無窮的辦法,我想他應該不會笨到這樣。
    主持人:我們可能要給觀眾解釋一下,為什麼現在沒有地方去選了。因為他本身戶口在高雄,理論上他在高雄選,找一個選區。如果他以民進黨的身份出戰的話,就必須是黨內提名,現在高雄的提名已經結束了。當然還有一種形式,這兩天聽說誰誰誰要選總統,他什麼黨都沒有,那我想選就選,是無所謂的。比如在國民黨、民進黨,在黨內要撕得你死我活,你才被提名。但是你如果是單個的個體,就要交多少保証金,就可以參選的。就是說,其實如果陳致中願意在高雄,他以個人身份參選,是無黨無派的身份是可以的,但是這樣做的后果是什麼呢?首先,我到任何一個選區,必然有國民黨的、民進黨,如果陳致中是第三方,其實他們已經被退黨了,如果他去呢,他不可能分到藍營的票,肯定是搶綠營的票,最后的結果肯定是要麼綠營的那個人沒有被選上,陳致中被選上了,那個人會有很大的怨氣,或者他倆都沒有選上,就是藍營的人選上了,也是親痛仇快的事情。所以,如果他這樣做,勢必要得罪民進黨,從此他的政壇之路就更加不順了。因為他真的要脫離民進黨,他們家其實現在已經沒有什麼資本可以依仗了。所以這之后,陳致中到監獄裡見了他爸爸,陳水扁給了他很多政治囑托。
    杜榕:很大氣,陳水扁的建議很大氣,讓他第一要忍辱負重,第二是要保持團結。
    主持人:要以民進黨的勝選為第一要務。
    杜榕:對,他認為民進黨2012的大選的話是最重要的事情,還是希望陳致中不管怎麼樣,一方面要積極爭取,但是另一方面在不行的時候還要忍辱負重,能夠維持一個團結的局面。
    主持人:所以現在唯一的一種可能,所謂民進黨的艱困選區,所謂艱困選區,不是我們理解為這個地方很窮還是很怎麼樣,恰恰相反,對民進黨來說,艱困的選區是台北市的選區,因為台北市基本是藍營的地盤,你在高雄肯定真的躺著選,就選上了。好象有建議蔡英文給他拋到台北市,給他拋到跟李敖一個選區。
    杜榕:對,包括李敖、邱毅,我覺得這些人心態,你來我這個選區也是死,可能在藍營的選區,他隻能當炮灰,巴不得你過來當一下炮灰,說不定還拉抬我的一下人氣,我還有更多的話題可以在這個地區炒作。
    主持人:對陳致中來說也是挺合適的,如果輸給李敖或者輸給國民黨一些多年的立委,他是雖敗尤榮的,它的關注度就不缺了。
    我的意思是說,其實首先這已經不太可能邁過司法的門檻了,我們也知道他在刑期之內是不可能來參選的。就是剛才說的,他到台北艱困選區的話,對他自己沒有什麼壞處,他輸不輸,至少曝光度就高了,他要和李敖一個選區,曝光度就更高了,李敖隨便罵他兩句也就紅了,但是你剛才說的,他如果要把他空投到台北這種選區的話也需要民進黨來做這個事情,但是,蔡英文,我們理性的判斷,應該不會這麼快,意味著他回到民進黨的陣營裡面來,再切割。現在蔡英文逼不得已,該表態的時候就表一下,但是說的還是有距離,感覺出來那個分寸感。這種事情,陳致中被解職這麼大一件事情,他一點不表態是不行的,尤其選取當前,你不能完全得罪鐵票。如果真的把他請回來了,他也擔心這是一個政治包袱。目前看來,覺得可能性不太大,而且司法糾結的可能性也不太大。也有人說他的政治生涯結束了,我覺得那倒不也是,他那麼年輕,他的爸爸也說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杜榕:包括陳水扁當年也是幾進幾出監獄,包括台灣歷史上很多人物都是進出監獄,所以我認為進出監獄對台灣的政治人物來說可能是將來更拿出來值得稱道。比如我們都很熟悉的李敖,李大師,他坐了很多年的牢了,他很特殊,是言論的問題。
    主持人:而且是在國民黨威權統治下。
    杜榕:他自己也很得益,他說自己在牢裡面寫了很多書,讀了很多書,他認為自己學識的積累,一些學術的大作,是監獄大學所賜,給予了他無窮的智慧,所以他后面也是風雲一時。
    主持人:在台灣,尤其在民進黨,當年如果坐過,像陳水扁、呂秀蓮、陳菊,這些年都坐過國民黨的牢的,當初在民進黨內真的是一種政治資本,當選是沒有問題的。大家可能不太注意的,連當年的馬英九也差點有牢獄之災,差點繞不過法律問題,然后導致不能參選。因為當時我們都知道,國民黨其實也是在島內,因為黑金,有很多國民黨的黨員,甚至一些高層人物涉案,所以當時社會對他們的垢病罪最多的就是他們反黑金不利。馬英九當了國民黨主席以后,他當時就要下決心要排黑,所以搞了一個排黑條款,以前這個條款好象是說要三審定讞,才能不能參選。馬英九上來以后,是說隻要一審有罪的話就不能作為黨內提名參選了,喪失提名資格了。可是沒有想到他自己碰上一個特別的案子,這個案子也不是多大的案子,但也起訴了。我覺得比較有趣的是,我今天詳細的看了一下,他一知道他被起訴后,他立即辭職了,立即辭職了以后,他表態我要參選,我要參選到底。這個時候,國民黨內開始有黨員連署,說要修改排黑條款,因為他們很擔心,因為當時是陳水扁時代的法院,萬一判他一審有罪,那是不是他就不能參選了呢,那就完蛋了,國民黨怎麼辦呢?所以,當時黨員連署之后把它搞為三審定讞以后才不能參選。當然三審定讞不用你說了,估計連選辦法也有很多限制了,因為貪污嘛。所以當時社會官改是挺不好的,也是屬於因人涉事,因為你搞一個馬英九條款。但是當時我覺得學法律的馬英九,他說了幾句話很有意思,其實他不贊成黨內修改,他這個人就屬於得了便宜還要賣乖,他說我不贊成修改排黑條款,但是我是要參選到底的,怎樣參選到底呢?大家很奇怪,他說這是無罪推定原則,法律適用的是無罪推定原則,隻要我最后沒三審定讞,我應該是不確定有罪,我是可以參選的。意思就是說,到時候他有可能不以國民黨提名人的身份了。因為如果以國民黨提名人的身份,黨章如果不修改,他就走不過提名這一關,他是不是以個人身份參選呢?
    杜榕:我當時看這條消息的時候,可能馬英九也很自信。
    主持人:他認為我不會判有罪。
    杜榕:對。他第一次叫去被征詢的時候,當時很多人擔心這個事,但是他很從容,他連律師都沒有帶,他很自負的就去了,別人說你要帶律師,他說不用,因為不會有第二次了,不會有第二次找我征詢了。正是因為這個事情,后面別人也有總結,太過於對自己的清廉,太過於自信,太過於對法律,因為他是學法律出身的。
    主持人:事實上我是認為當時法院是有一定考慮的,誰也不否認他的清廉,誰也沒有認為說馬英九貪污了特別費,這是法律的問題,就像地制法一樣,可能認為有瑕疵,但是他一直是這樣的,所以后來台灣的法院修法了,特別費了,以后首長不會有這個問題了。但是在當年,馬英九的意思是,因為根據選辦法需要三審定讞才可以剝奪我的參選資格的,那個時候他屬於得了便宜又賣乖,他說我反對他們修改排黑條款,確實社會官改是很不好了,是他上來制定的嘛。
    杜榕:所以現在陳致中是不是也吃點這方面的虧,我想他吃虧,可能是吃在偏偏輪到他的頭上,別人再來置疑地制法有問題。
    主持人:沒有提前有一個人把這個法修改了。
    杜榕:可能確實他和更高階層的法律有一些吻合度不夠的地方,接軌的程度還不夠的地方。但是現在來看,陳致中完全按照法律的事實被判了,然后你現在沒有辦法參選,我覺得也是一個,不管於情於理,應該是說得過去的事情。包括蔡英文,蔡英文的態度很明顯。
    主持人:其實他認為判得還行。
    杜榕:對,他認為判對了,而且說這個迫害,你剛才介紹的,如果說判重了,搞政治迫害的話,對他們家是非常寬容的,家人也輕判了,包括他的女兒也允許緩刑兩年,說是帶幼女。實際上台灣的法律來說,可以帶幼女來服刑的,你的女兒是可以帶在一起服刑的,所以也是沒有執行。包括他的母親,也是因為他的身體原因,到現在也不用服刑。實際上台灣的法律,如果按以前的案例來講的話,也有服刑,最后病畢在獄中的案例也有。
    主持人:對,當初顏清標就是從擔架上抬進去的,剛做完心臟病手術。我覺得現在法律的問題,包括蔡英文這樣的法律人士說的,他們說的都是說對地方的公職人員的處罰,可能並不可能更改,更改的是沒有上級到立委這一級的,他認為缺失在這兒。為什麼隻處罰我們呢,為什麼不處罰到立委這一級。所以法律如果要修改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把下面改得跟立委一樣,一種是把立委改得跟地制法一樣。最后的結果,除非以后地制法的改了,如果改得跟立委一樣的話,陳致中這個更不算冤假錯案了。主要還是他運氣不太好,如果這個判決要早點下來,三個月很快就結束了,沒准他真的能選立委,這個時候還算個悲情牌,沒准都選上了。
    主持人:好,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謝謝收看。
    杜榕:謝謝。
(責任編輯:王理)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