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各界如何看待日本大地震--人民電視--人民網
人民網

人民網原創節目《台灣那些事》

台灣各界如何看待日本大地震

2011年03月17日16:38    來源:人民網—人民電視     手機看新聞

《台灣那些事》往期精彩視頻推薦:
▲三毛逝世20周年祭 多情三毛滾滾紅塵如一夢
▲台灣年俗:除夕圍爐守歲 吃蘿卜討好彩頭
▲人聲鼎沸 翠玉白菜熱銷 台北故宮成菜市場?
▲李敖杠上龍應台 認為龍應台踩到其的底線 
▲台軍軍演失誤是故意為之 放煙霧彈迷惑大陸?

【文字實錄】
    王堯:我們今天的深度分析想對台灣的輿論、台灣民眾、台灣的政府對日本大地震的相關反映進行剖少數人。因為我們都知道台灣也是一個地震高發的地區,而它的地理形態和日本又非常相似,都是一個島嶼的形態,都在太平洋環海地區,所以這次日本的地震,我們自己覺得,好象大陸的電視每天都是地震的消息,大陸民眾非常關注,實際上在台灣方面他們感同身受的感覺還要更強烈一些,因為他們也是這樣的島嶼形態,而且平常,咱們在台灣駐點也知道,也是小震不斷,一般的小震對大家來講都是司空見怪的,反正我在台灣時,如果地震了,我就在坐在桌前懶得動一下,都懶得下樓。
    我們在台灣的酒店發現,陽台上有一根繩子是垂到下面的,我當時以為以為是晾衣服的,后來人們告訴我們,那個就是地震來的時候,趕緊順著繩子往下跑。
    所以這次地震發生以后,我覺得,台灣民眾的關注焦點,一個是災情,另外大家還關注在日的一些台灣同胞,大概有57個旅游團,基本上都已經安全撤回了。
    日本地震一個是大家關注自己的人員有沒有損失,另外想從中吸取一些教訓,吳亞明給我們介紹一下目前台灣和媒體方面的反映。
    吳亞明:實際上這次日本地震,台灣地區民眾也能夠感受,他們也有切身感受,因為這次地震發生了海嘯。根據有關測報,這撥海嘯本來是要波及花蓮的,實際上已經波及到了花蓮,但是沒有估計的那麼大,原來估計這個海嘯在當天下午傍晚的時候會影響台灣的花東地區和基隆地區,台灣方面也非常緊張,馬英九也放下手頭工作第一進入防災中心,要求做好海嘯的預警和應變。后來到了海嘯到了花東地區只是波瀾不驚,有關海嘯方面預警就撤除了。但是台灣人對地震確實一直感同身受,因為我當時在家裡我接了一個電話,我的朋友從台灣南投打來的,他說他看了日本的地震,感覺到非常的驚心動魄,也非常的難過,因為讓他想起921地震,因為南投就是地震的震央,他家也在南投,他也經歷了可怕的晚上,他說日本的地震讓他想起921,所以他馬上要去捐款。
    台灣媒體也是,平時台灣很少有國際新聞,有隻關注兩個國家,一個是日本,一個是美國。這次地震,台灣媒體更是第一時間全方位報道,所以,以至於這幾天台灣的六大新聞台收視率一下子就沖高到最近幾年來的新高,從來沒有那麼多人在短短時間內關注新聞台,收視的人達到1500萬的民眾,相當於二分之一多的民眾都在看新聞台。
    台灣的新聞台在播日本地震驚心動魄的畫面同時,也鬧了一些烏龍,比如說台灣的TVBS電視台,因為有一些畫面是從日本轉接過來的,他把日本的電視台上面寫的跑馬燈,上面寫十萬人避難,結果看錯他報成十萬人罹難。
    王堯:這個消息在大陸的微博上搞得謠言四起。
    吳亞明:TVBS發現這個問題趕緊訂正並且進行了道歉。媒體在報告同時也進行了反思,因為他們看見在災后日本新聞媒體表現出了專業的成熟水准,就是說基本上通過比較宏觀的報道,而不去做微觀的,就是局部放大的描述,尤其是對個人呼天搶地的描述。台灣電視台也進行了反思,就是說在日本每次電視台把每場災難當成一個災害學,但是到了台灣,每次災難來的時候,媒體經常把它弄成肥皂劇,因為它隻可以弄成呼天搶地、怨聲載道的場面,第二,媒體也把每場災難當成政治學做傳播,那時就可以挑撥政黨之間的矛盾,也離間政黨的差距,比如說調起口水,比如說讓在野黨批評執政黨,或者救災不力,貽誤了救災時機,造成了更大的損害等等。
    王堯:這次也有,民進黨說馬英九到台東還在泡溫泉。說日本大地震台灣方面也應該有一些因應,你還在泡溫泉?!所謂的“總統府”說沒有泡溫泉,只是這個酒店有溫泉水,去洗了個澡。然后又反嗆蔡英文這時還忙選舉。民進黨又反嗆說,誰是領導人啊,我們又不是執政的,用得著蔡英文來因應嗎?所以他們還沒有忘記他們的政治口水。
    吳亞明:所以有一些輿論認為,台灣媒體應該從日本媒體中學習日本媒體的專業操守,不應該大難來臨時每次把它弄成肥皂劇和政治學。
    杜榕:因為我在台灣也交換過,沿著吳亞明老師的話來說。
    台灣媒體有一種慣性,一遇到什麼事件時,特別喜歡把八卦新聞和花邊攪擾新聞弄進來,我昨天還看到台灣的一條新聞,是關於日本的一位女主播在播地震時笑了,然后把這個也拿出來炒作,完全把一個事件的焦點給模糊了給失焦了。但是我看日本媒體,他們主要就是集中在問責,集中在探尋事故的原因,集中在怎麼去進行更好的救援,所以把問題、把整個新聞焦點把握得非常准,但是台灣的媒體可能一直以來就是很八卦的形式。
    王堯:還有一條在台灣傳得很厲害。記者在台灣採訪地震,結果一到地震來了,央視記者就驚慌逃竄,他們在電視上作為一條新聞來報的。大陸媒體說,地震來了,難道不應該跑嗎?這就是他們所關注的,這時還不忘挑撥離間,抓這些所謂的花邊。但是這種花邊出發點都不是很善意的。
    杜榕:但是我看到台灣有一個政治大學的教授就說,他以恥辱形容台灣的媒體,台灣媒體一窩蜂挺進災區,但是第一專業不足,第二進入災區缺乏專業配備,而且完全是抱著“搶獨家”心態去進行災區的新聞報道,所以當你沒有獨家的時候,就自己制作“獨家”出來,我這個媒體造“獨家”出來,吸引眼球,通過這種方法進行操作。
    但是我也看到,為什麼這次台灣這麼關注日本的這次大地震,我覺得除了地緣上,還有他們在感覺上也是和日本很復雜,我也看到消息說,台灣每天赴日旅游就有十萬,一年就是120萬,台灣總共也不過就兩千多萬人,相當於,要不了多少年,台灣的所有人都會去日本一遍,所以他也說,這次的地震,包括造成的可能有核泄漏,會一個月造成30億新台幣旅游業的損失,因為一個月十萬,可能每個人按三萬台幣算這個數目就不小了。
    吳亞明:而且在過去,在沒有大陸人赴台之前,日本人一直是赴台旅游最大客源地。
    王堯:我們一直說,其實這次日本地震和世界上其他地區的地震,中國人的反映是不一樣。因為中國人、大陸民眾對日本的感覺也是非常復雜,台灣人會更加復雜。之前有民進黨“立委”薛凌質詢台“行政院長”吳敦義,竟然要求台灣政府降半旗志哀,當時吳敦義的回答比較有意思,他說目前全世界都沒有這麼做,如果我們這麼做,就好象別人都是穿著短褲進游泳池,就我們穿著西裝。我之前在網上看台灣的網民,他們立場比較鮮明,就是說覺得民進黨這種說法太可笑了,但是也反映了台灣的心態,因為台灣至今還有一小撮人,他們認為他們是大和台族,認為是大和民族一部分,把日本視為他們自己的祖國,看來這幾十年殖民是發生了功效的。其實很多台灣老一輩人就是講日語的,唱日文歌。李登輝就是個典型,他標榜自己是日本人,所以他們對日本這種特殊的感情是很正常的,當然也有一部分人,有一位立委助理,有點象大陸的憤青,也發表了比較過激的言論,當然也遭至網民反彈,最后立委不得不給他開除了,以消除不利影響。
    其實台灣反思進入下一個階段,日本主要的問題成了防核泄漏,因為台灣也有核電站,下一個問題就是核安全。
    吳亞明:台灣也是一個河流短急的地方,也是一個資源貧乏的地方。因為台灣多高山,中部是中央山脈,從南到北貫穿全島,所以河流都是非常短,非常急,沒法搞水力發電。台灣也缺乏火力發電的煤炭資源和其他資源,所以台灣也搞了核電,到目前為止一共有三個核電站在運轉,主要有北部地區是兩個,南部地區在墾丁有一個。
    還有在建的第四個核電站,也快建設完畢了。跟日本一樣,台灣的核電站也是在海邊,主要是因為用水冷卻方便,這次日本地震災害發生之后,尤其是核電站發生問題之后,台灣也非常的緊張,第一時間就有民眾就提出質疑,提出台灣的三座核電站目前是否安全。台灣原子能委員會給民眾解釋說,他們的核電站目前運行是非常的正常,另外既使身處海濱,它能抵擋12米高的巨浪,平時這幾座核電站附近的居民也經過做一些核泄漏或者核事故的應急訓練。原能委和核電公司答復是這樣,會繼續做防范工作。
    關於第四座核電站問題,民進黨一向是以反核出身,就是說他們是反對在台灣建設核能電站的。這次,借日本核電站事故之際,民進黨一些人也提出要求停止建設核電站,台灣的立法院衛生和環保委員會也臨時做了一個決議,要求核四立即暫時停工。核四工廠這個方面答復,2000年時,核四民進黨宣布停建很多遺留問題,而且這些遺留問題還沒有處理完畢,如果現在現在再貿然下決定停建核四會造成新的困難,台灣行政當局也表示說,沖著日本發生和事故來要求聽見台灣第四座核電站顯然不現實,他們會充分保証第四座核電站的安全。
    實際上,這些環保組織或者民進黨人士,他們說得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根據有一些人勘測,台灣的核四電站也是建在一個地質活動頻繁的地震帶上。
    王堯:而且以往是防七八級地震,大家已經覺得差不多.沒想到這次日本是九級地震,所以誰都不敢保証,吳敦義說,日本都出問題了,我們沒有辦法保証絕對的安全。
   吳亞明:除了關注核電安全方面,台灣各界也非常關注台灣自身有關防災應變機制這方面的演練,就是說他們希望政府在以后要充分重視防災應變無論是機制、還有人員的訓練,主要也是根據日本這次地震的經驗教訓。
    杜榕:他們還提出地震30秒之前發短信,希望能夠協調業者,包括地震和海嘯來臨之前,雖然地震不能做到百分之百准確預報,可能已經發生了,有30秒時間,這30秒可能是最關鍵的逃命時間,因為日本也有這樣的經驗,包括后面也提出海嘯的問題,我之前我到台灣去,有次我到九分區,我看到很多民宅都是沿海而建,我說當時不會有海嘯、台風的影響嗎,當時帶我去的人說海嘯幾百年沒有過,不會有海嘯的。所以我覺得這次對大家也是一個驚醒。
    王堯:應該說,可以吸取的經驗有很多。台灣核電站都建在人口稠密的地方,如果真的要疏散的話,可能就不是五萬人。
    吳亞明:當時說要疏散三百萬。
    王堯:應該說,他們與台灣可以相類比的地方實在太多,他們可以吸取的經驗教訓也太多了,所以這個話題還要台灣延燒一段時間。
    吳亞明:全島上下目前掀起向日本民眾捐款的熱潮,台灣當局領導人馬英九也第一時間宣布要向日本捐助一億元新台幣的捐款,而且台灣會十字會組織也在通過電話或者銀行轉帳方式接受民眾的捐助,目前四天已經收到八千萬新台幣的捐助。第三,有關勸募機構,聯合台灣的便利商店,可以接受一百塊,最高兩萬新台幣的捐助。台灣其他學校,或者公司、航號也都在發動規模大小不一的捐款活動。這也是通過不同方式來減輕日本民眾災難的痛苦。   
    王堯:我們今天因為時間關系就聊到這裡,謝謝收看,再見。
點擊收看精彩原創視頻 人民日報資深駐台記者揭秘真實台灣
(責任編輯:王理)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