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克誠與彭德懷總"吵架"?--人民電視--人民網
人民網

黃克誠與彭德懷總"吵架"?

2011年10月18日08:11    來源:人民網—人民電視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分享    轉發:  上傳視頻,來人民播客
  1. 視頻地址:通過MSN、QQ告訴你的好友
  2. flash地址:復制鏈接到博客或論壇
  3. html代碼:復制播放器到博客或論壇
本段視頻節選自《開國大將黃克誠之女黃楠緬懷父親》
點擊查看該場訪談整期視頻 文字實錄

黃克誠進軍東北 面臨“七無”困境
黃克誠指揮反掃蕩 收復蘇北根據地

【嘉賓簡介】
   
黃楠:開國大將黃克誠之女


【文字實錄】

[主持人]:您的父親后來到了“文革”時期,過得也不是很順,是嗎?

[黃楠]:最反映我父親的事是1959年廬山會議。廬山會議其實是“文革”的一個重要起因之一,文化大革命后來爆發后,海瑞罷官影射彭德懷,彭德懷的《萬言書》還在前面,在這前面就是廬山會議,就是彭德懷的意見書。實際上我父親一開始並沒有到廬山上開會,毛主席后來叫他來開會,是叫他來幫毛主席的忙。我父親上山以后,看了彭德懷“意見書”后,就跟彭德懷在底下說,你這個“意見書”不應該這樣寫,你的話裡有刺不好,就批評了彭德懷。

[黃楠]:他的意思是你的意見是對的,但是話不能這樣講,這種說法是不合適的,實際上他是批評彭德懷,說他的講話太尖刻,而且有些話講得不好,不應該這樣來講,就批評了彭德懷。但是他還是覺得彭德懷講的那些意見,現在是黨內主要的問題。如果不糾正這些問題,就會有問題。所以他在開會的時候,他還是支持彭德懷的意見,就是說我們的黨得改錯,彭德懷提意見的方式不對,那是彭德懷要改的事。但是講意見本身,彭德懷的意見是對的。

[主持人]:無非您的父親處在一個更加尷尬的位置上

[黃楠]:實際上他和彭德懷是怎麼樣?他說從解放以后,他到北京擔任總后勤部長,后來在軍委工作,后來當國防部副部長,當軍委的秘書長,主持軍委的日常工作。在這種情況下,他和彭德懷打交道非常多,幾乎不說每個禮拜都要跟彭德懷打兩回交道、吵一回架,這是他自己的說法,吵得非常多,很多很多事情有爭論。但是他們所有的爭論都是從工作出發,而不及私,就是我的話,言不及私,很多地方吵得臉紅脖子粗,但是下來該干什麼還是干什麼。就是這樣的情況,所以爭論非常非常多。彭德懷這個人比較急躁,我父親這個人做事比較小心,比較周到,所以和彭德懷經常在處理各種事情上有很多不同的意見,他說我跟彭德懷吵架吵得最多了,但是因為已經習慣了,兩個人就是這種方式工作。

[主持人]:這一點可以看得出來兩個人的關系真的是不一般,如果是一般的革命戰友或者同志,可能不會說很多真正為了你好或者跟你提意見的話,可能根本吵不起來,也許正是因為兩個人關系很好,所以有什麼話就直說了。

[黃楠]:當時他們並沒有覺得他們的關系非常好,而是因為工作本身必須要這樣,我父親這個人很少因為什麼事情去跟人家做友情來往的,他很少去做這種事情,一是非常忙,也沒有時間做友情來往。我唯一知道他的友情來往,就是文史館的老先生,住在北海后門,在周末的時候,偶爾到他家裡下下圍棋,這是唯一的人情來往,而且那個人跟軍隊什麼關系都沒有,等於是辛亥革命以后留下的一個非常老的民主人士,在文史館當館長,這麼一位老先生,后來跟他關系挺好,兩個人經常在一起下圍棋,也聊聊天,講講歷史,當然,1959年廬山會議后就不去了。

[黃楠]:我能夠記得的,好象這個是他私人交往的。和彭德懷,我就根本不知道,在廬山會議之前,我不知道他和彭德懷,有時候他去彭德懷家裡去,也是因為有工作去找他。我們唯一一次知道他和彭德懷見面,是去北戴河開會,正好把我們帶去了,有一次躲大雨,正好躲在彭德懷家裡了,這算是唯一一次我們到彭德懷家裡去過的一趟,在這以外根本沒有任何的私人來往,完全是工作上的。我父親通常是這樣的,對上級該爭的事情一定要爭的,但是對下級是非常耐心說服的工作態度。

(責任編輯:王曉嘯)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