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原創訪談娛樂生活      來人民播客上傳視頻|人民網首頁|網站地圖
人民網>>人民電視>>嘉賓訪談[視頻] 權威 高層 經濟 文化 娛樂 傳媒 體育 健康

徒步雅魯藏布江大峽谷歷險記

2011年09月09日16:09  來源:人民網—人民電視

正在播放個視頻

關鍵詞

 雅魯藏布江 
 分享    轉發:分享到QQ空間分享到騰訊朋友分享到開心網分享到人人網分享到新浪微博轉播到騰訊微博
  上傳視頻,來人民播客

視頻介紹

本段視頻節選自《穿越可可西裡 保護藏羚羊》
點擊查看該場訪談整期視頻 圖文實錄

關鍵詞:探險 雅魯藏布江大峽谷
 

【嘉賓簡介】 韓宗萍 網名——“柳如煙” 首位徒步穿越雅魯藏布大峽谷的女性

文字實錄:

  主持人:冰川的溫度是不能夠抗拒的。

  韓宗萍:對,這個事情印象比較深刻。那一天我們一直走到晚上六點鐘,向導在前面走,走了很遠,然后告訴我們終於找到水了,大家不用擔心,就地扎營。扎營的地方面向南迦巴瓦,與南迦巴瓦的主峰稍微偏一點,那天南迦巴瓦很眷顧我們,非常漂亮,因為那個方向不光是沒去過,我連照片都沒有見過,那天在南加巴瓦,包括它的主峰、側峰、甚至主峰下的冰川都一覽無余。

  主持人:覺得非常不容易,一定要有一個美景看一看。

  韓宗萍:對。還有就是我們過的冰川河,我們進入峽谷以后渡過的第一個冰川河,向導對那一塊的情況還是比較了解,他告訴我們,今天不能走了,明天准備好以后要過冰川河,冰川河要橫渡,而且那個河是直接注入雅江的,直接從江邊過去,要第二天一早過去。藏區的天氣比內地晚兩個小時,我們當時起來的時候是7點,那時候天已經下雨了,天蒙蒙亮,我們起來之后,向導、隊長也讓我們抓緊時間,要盡快吃早餐,盡快渡河。按照當時說的是8點開始渡河,當時做早餐、燒水都比較慢,吃早餐的時候都到8點了。突然有非常大的轟鳴聲,當時是在下小雨,但我感覺下小雨也不至於打雷。然后向導對我說,我們過的冰河開始爆發泥石流了。我想,我們當時預計的是8點過河,那時候過的話,不就完嗎。冰川河不大,雖然入雅江的地段很稀軟,但也不是很嚇人,感覺徒步過去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但爆發泥石流的時候,泥石流是從加拉白壘下面冰川末端的埡口裡面直接沖出來的。原來我見過大壩放水,整個水是迸射而出,當時整個泥漿從埡口迸射出來,那個水非常大,而且很渾濁,像混凝土的感覺一樣。如果人在裡面,絕對一下就會陷進去。我覺得這真是老天爺對我們很眷顧。如果按照早先的預計,那時候正在渡河,泥石流要是一下沖過來,我們沒有辦法逃生。

  再有一個是過塌方。因為整個大峽谷塌方不勝其數,數不清楚,隻能是記幾個比較大的塌方。那些大的塌方,長的有1公裡多,整個一片山崩塌下來。你看到那些崩塌下來的石頭非常巨大。我整個人都抱不過來的大的樹木,都是幾十年大樹被攔腰折斷,很粗的樹都會破碎,所以你會看到大自然的力量真的很可怕。我們過的最長的塌方就是那塊,整個一面山都下來了。我們在那中間爬行一樣,那不是走,是手腳並用,石頭大的地方,還要迂回地爬,爬行的時候,感覺這個山還在顫抖。因為是最新崩塌的,你會感覺那個石頭在動、山都在動,給人一種很大的壓力。這種塌方爬過去也沒事兒,但萬一石頭下來了你就沒了。這是一種思想的負擔、心理的壓力,過塌方是給人很恐怖的感覺。

  還有一個塌方給人記憶很深刻,一路上走來,都是過各種各樣的塌方,心裡會有很大的壓力。但給我都不是恐懼到極點的感覺,就是小心點兒,眼睛在周圍到處瞄一瞄,所有的感覺,聽覺都調動得非常集中。過了就過了,不就是爬嘛,爬不了的溜下去也可以。

  實際上恐怖到極點的是我們行程即將結束的時候,從扎曲村到排龍村那有一個塌方。向導提前走了,沒有和我們一起走。我們去看大拐彎了,扎曲有兩個大拐彎,一個是帕隆藏布的大拐彎,一個雅魯藏布的大拐彎,向導他們可能不願意走那段路,有一段回頭路,他們提前走了,在前面扎營等我們。走之前,他們就對我們說,今天走路要小心點兒,有塌方。我說,那麼多的塌方都過了,能有多嚇人的塌方啊。他們對我都很好。結果等我們返回時,有一個隊員走迷路了,另外兩個隊員在后面等。因為我走的慢,我每次都是最后一個,都說我成了專業收隊的。那天的行程按照理解來說應該是不難的,但行程有點長,怕耽誤時間。因為晚上就看不見了,走峽谷還是很危險的。結果我走出去不到500米,那個大塌方離村口不到500米的地方。我開始看見塌方,看了一下就走進去了,但走到中間就一下卡住了,結果那個塌方真的是太恐怖了。

  后來我出來以后,查網上的資料才發現,在2004年的時候,那個塌方就已經存在了,到2007年的時候網上有一個人當時帶了一個大廣角的相機,拍了一張照片,我才看到塌方的全貌。那天整個行程,我就帶了一個小相機。我就拍不下來,鏡頭廣角太小了。站在那兒的時候,我還是拍了。走到中間我才發現,那個塌方中間那一段部位有一個垂直的凸型,但人非得要從這個地方過去。那地方離江面也就是50來米高,帕隆藏布的水也是非常湍急的,腳下方就是江水。

  主持人:走的時候是不是不能直著走,要稍微彎一點身,把凸起的部分繞過去再走過去。

  韓宗萍:那個地方還不是那個概念,我走到那兒之后才發現,那個地方我是爬都爬不過去,石頭沒有抓手的地方,是一個很光滑的凸起部位。上上下下其他的地方就更陡,那個地方當地的村民也走,他們在石頭上鑿了些非常小的凹槽。因為我們穿的是登山鞋,那個凹槽是完全站不住的,那地方是凸出來的,如果一旦下去了,就是垂直掉在江裡。我站在那個地方比劃了幾下,沒辦法過去,我退都退不回去了。那是硬著頭皮也走不上去了,因為我的個子也不算高,那個地方有2米來高,要從那個地方爬過去,手是幾乎沒有抓的地方。感覺我不具備那個能力能夠抓得住,結果我就卡在那兒半天。我想這一下下去了可就出名了,我的隊友都不知道。因為下去以后,人一旦落水之后,絕對找不著。

  我的小相機就挂在背包袋上,我用相機拍了一下前面,就拍到一個石頭,什麼也看不出來,又拍了一下腳旁邊,我的腳下方就是江水。后來我想拍有什麼用,我一下去,我的相機也下去了。我當時就想如果能夠坐下來,要把鞋拖掉,登山鞋是硬的,我當時就想蹲下來,可也無法蹲。那個地方就是一腳站的大小,人還要扶著石頭。你想坐下來,不可能。我當時就想既然能夠進來,也就退得回去。我卡在中間,后面還有三個人沒法過去了。我就一步步地往回退,但退的時候,那個地方山石非常鬆散,那種很碎的石渣也是滑的,如果不注意的話也會滑下去。

  我退了兩步,然后看見隊長過來了,因為今天有塌方,我一個人走他們還是不放心。我們還有個人在等迷路的隊員,他提前過來了。我給隊長說:完了,我真的是要哭了。因為他們老是在路上撩我,說這一路上這麼多很恐懼的地方,沒聽你哭過。我說這下完了,我要哭了。但我想哭還真哭不出來。隊長說,你不用緊張。你就原地趴在那兒別動,我再想辦法過去,當時我很擔心,他和我錯身的時候會把他給擠下去,那就都完了。雖然我們很緊張,但還是非常小心。我們的隊長也是很有名的一個人,號稱徒步狂人。他異常小心地抓住了一點點小石縫爬上凸起的部位,然后再反身過來把我拉上去,當拉我的時候,我想我真的好自私啊,如果萬一有一點點閃失,就有可能兩個人都下去了。因為那裡沒有讓你有緩沖的地方。我們隊長的能力也很強,那種非常恐懼的情況下過去了。


返回頻道首頁

(責任編輯:黃景亮)

我要留言0人已經評論  點擊展開

  1. 用戶名   密碼              
  2. 留言須知  

視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