剿滅潛伏在八路軍內部的日軍間諜--人民電視--人民網
人民網

剿滅潛伏在八路軍內部的日軍間諜

2011年07月20日10:56    來源:人民網—人民電視     手機看新聞

 分享    轉發:  上傳視頻,來人民播客
  1. 視頻地址:通過MSN、QQ告訴你的好友
  2. flash地址:復制鏈接到博客或論壇
  3. html代碼:復制播放器到博客或論壇
本段視頻節選自《<諜殺>揭秘封存60年的日軍間諜檔案》
點擊查看該場訪談整期視頻 圖文實錄

關鍵詞:抗日戰爭
發生在太行山上的抗日悲歌
首次揭秘封存60年的日軍間諜檔案

【嘉賓簡介】沉石 《解放軍報》大校編審  海盜問題研究專家

文字實錄:
[主持人]:我們知道擊斃阿部規秀的李二喜,能不能給我們介紹一下書裡原型的故事?

[沉石]:李二喜這個人,我們現在有一些網友或者是讀者可能不太熟悉。那麼在太行山裡面,在八路軍軍面擊斃日軍,第二軍旅團的團長中將阿部規秀。阿部規秀在1939年11月3號被我們追擊了,打完了以后,他是在7號的時候,他又帶著一批他的一個中隊,圍剿我們八路軍。在圍剿當中,他在視察我們陣地的時候,被我們在偵查軍區的部隊發現了有一個日軍。當時李二喜是有名的“神槍手”,當時我們繳獲的日本的小鋼炮,拿這個架起來,就說李二喜你來瞄准,然后他就對阿部規秀連發了兩次沒中,后來又打了三炮,就是把小廟和那些人都打中了。當時還有兩三個鬼子受傷了,還在炮擊,這個時候李二喜拿起槍,才把受傷的和跑的鬼子打死了。打死了以后,才發現被李二喜真正擊斃的是阿部規秀。他沒有被炸死,是被李二喜打死。當時聶榮臻還親自把自己的槍拿出來獎給李二喜,當時我們不能宣傳李二喜,因為當時為了保護他。因為日軍知道阿部規秀被擊斃了,岡村,甚至特高課的科長,包括間諜的人等等這些人都要查找是誰打死的阿部規秀。最后他們查到了,就是我們的李二喜。

[沉石]:他們組織了一個小分隊多次追殺李二喜,李二喜兩次在日軍裡面脫險。大家說的這個李二喜,去年的時候他已經89歲,去世了。這個英雄一直沉默多年。這也是這本書想挖掘的一個“沉默的英雄”。

[主持人]:除了李二喜之外,書中還有沒有一些其他人物的原型? 

[沉石]:原型很多,日軍在追殺八路軍總部裡面,當時掩護八路軍的李德生營長,他為了擺脫敵人,掩護八路軍總部。這樣的話,也是挽救了八路軍總部首長。這裡我寫的團長,也有李德生的影子,還有別同志的影子,他們確實是立了戰功的。

[主持人]:當時在這段歷史行進的時候,八路軍內部是不是也愛進行一些排查,是不是也有一些日軍的間諜潛入咱們的軍內? 

[沉石]:有些網友、讀者朋友,這些年看了一些電視劇,越來越覺得對間諜的概念比較熟了。我們的情報工作,就是間諜與反間諜是在早期都已經建立了我們自己的情報網,這個是在共產黨八路軍時期,不是新鮮的事情,特別是延安時期也排查潛伏的特務。當時是在國共合作時間,也在抗戰。有不少的抗日青年,青年學生,還有來自社會的一些青年學生,或者是青年都投入到八路軍隊伍來。我們當時的時候,第一個就是要抗戰,熱血青年都可以進來。那麼在審查當中的時候,都有缺陷、都有漏洞。因為有一些把名字都改了,我這個裡面寫的是燕京大學附校長的女兒,她實際上是潛伏特務。燕京大學副校長的兒子也是特務,但是他的父親是一個愛國的知識分子,他把很多的抗戰物資都送給八路軍,但是他的孩子是特務,是也想不到。

[沉石]:所以當時的排查,還有很多的名字用假名字,實際上在八路軍內部,和一些不在機密的地方有很多是潛伏特務的,這也是歷史真實的一個情況。 

[主持人]:也可以看出當時的斗爭是多麼的激烈。


[主持人]:您剛才也提到像李二喜,像李德生他們都是沉默的英雄。那麼“沉默英雄”從字面上大致可以理解它的意思,那麼在您的定義當中,他是什麼樣的群體呢?

[沉石]:我一直有一個感觸,特別是我到太行山,太行山有一個村庄叫銅家嶺,日軍把這個村庄的老百姓都殺死了。他們相隔幾個村庄,都有自己的親緣關系,一提到那個村庄,他們都不願意去。我採訪了好幾位80歲以上的村民,一說到這段歷史他們都搖頭,就是不願意提。當時我就覺得什麼原因不願意提?后來我就住在老百姓的村庄裡,跟他們一起吃住,平時不說這些事。慢慢熟了以后,你們為什麼不說這段?最后這些老同志含著眼淚說有些人是被燒死了,有些是被日軍槍斃以后挂起來了。太慘了,他們不願意說起這段歷史。

[沉石]:還有在太行山刮風的時候,就可以聽到靈魂的叫聲,就是殺聲、哭喊生,這個肯定是歷史的物理現象,確實有的時候,我晚上就聽到靈魂,或者那種什麼的叫聲。我真的被震撼了,我覺得這是冤魂,這個是我們很多犧牲人的冤魂。我就摘過一些樹枝、鮮花,我就在山岡上,就用石頭搭起一個小墳墓,在裡面祭拜。這些英雄不是李二喜有名有姓的,有很多我們的戰士,有很多八路軍的老兵,甚至我們的高級干部,他都是默默無聞的犧牲了。那麼我們現在說的八路軍抗戰,這些人實際是一個沉默的群體,應該把這些人挖掘出來。讓這些犧牲的英烈們,讓他們的靈魂得到安逸。

[主持人]:咱們后人探尋這些沉默的英雄的時候,也是走過了一個很艱辛的過程。 

[沉石]:對。他是在一個山岡上逃避了日軍的追殺,結果看著機槍把他的親人都掃射掉了,所以他不願意再回到這個土地上,也不願意再說這個故事,我想這個地方還是一種傷痕,還是一種傷痛。               


返回頻道首

頁
(責任編輯:黃景亮)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