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國上將宋時輪為何要入黨三次--人民電視--人民網
人民網

開國上將宋時輪為何要入黨三次

2011年06月29日13:34    來源:人民網—人民電視     手機看新聞

 分享    轉發:  上傳視頻,來人民播客
  1. 視頻地址:通過MSN、QQ告訴你的好友
  2. flash地址:復制鏈接到博客或論壇
  3. html代碼:復制播放器到博客或論壇
本段視頻節選自《宋崇實緬懷父親開國上將宋時輪》
點擊查看該場訪談整期視頻 文字實錄

訪談嘉賓:
宋崇實:開國上將宋時輪之女
【文字實錄】
[主持人]:我們聽說宋時輪將軍投身革命中,曾經三次入黨,這是怎麼回事?
[宋崇實]:1927年1月,父親在黃埔軍校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29年出獄以后陰差陽錯沒有接上黨組織關系。1930年初,他率領的游擊隊和黨組織聯系上了,編入了紅六軍,我父親當時沒有黨組織關系的介紹信,也沒有人能証明他這個關系,所以到了蘇區江西省蓮花縣治病時,經過賀碧如介紹才重新入黨,這是第二次入黨。  
[宋崇實]:1933年,王明左傾機會主義路線在全黨佔了統治地位,反對、排斥毛澤東的正確領導。這一年的6月,臨時中央派人到江西參加省委擴大會議,督促清算江西省委的“羅明路線”(羅明是中央福建省委代理書記,不贊成王明左傾錯誤路線,就是贊成毛澤東的思想,結果受到了撤職處分)。在江西省委擴大會議上,就點名批評認真貫徹執行毛主席正確主張的鄧小平、毛澤覃、謝維俊、古柏四位領導,並且江西省委通過了決議,對鄧、毛、謝、古作出組織處理。同意毛澤東思想的父親當時對這個很有意見,就產生了離開江西軍區的想法,於是多次申請去紅軍大學學習,最后獲得了批准。所以,1934年初春的時候踏進了紅軍大學的大門。  
[宋崇實]:父親進了紅軍大學一個多月以后,紅軍大學遵照《優待紅軍家屬條例》的規定,組織學員禮拜六幫助紅軍家屬挖泥塘。父親負責挑塘泥,他在第五次反圍剿作戰中負傷傷愈不久,身體還很虛弱,挑了幾擔泥后對上泥的同學說:“太重了,我挑不起,你以后少裝些泥。”沒想到上泥的同學給下一擔裝更多更重的泥。我父親很不高興地說:“我是自願來優待紅軍家屬的,又不是罰苦工,你為什麼要這樣搞?”回到紅軍大學,負責上泥的同學向黨小組長匯報說:“宋時輪講優待紅軍家屬勞動是罰苦工”。黨小組立即開“斗爭會”,“又不是罰苦工”與“是罰苦工”本是兩個概念,父親當然不認錯。結果支部又提交紅軍大學召開全校黨員大會“斗爭”我父親,父親非常氣憤,說我不能接受這種不符合事實的批評。你們想學江西省委擴大會議那樣的委屈鄧、毛、謝、古,讓我委屈認錯,你就是殺了我,我也不干。 
[宋崇實]:反正充分顯示我的父親堅持實事求是的剛烈性格,我沒錯,我就不認錯。后來紅軍大學以“破壞蘇維埃政府法令、組織觀念薄弱、堅持錯誤”和總政治部個別領導說我父親1927年被捕后表現不好並有國民黨反動派“AB團”成員的嫌疑等原因,給予我父親“開除黨籍三個月”的極左的錯誤處分。我父親非常痛苦萬分,但他認為自己是為了追求真理來參加革命的,自己的委屈總有一天會大白於天下之日,必須堅決革命到底才能實現理想,不能因為個人這個就不干革命了,就放棄了。所以,他就激勵我父親更加刻苦學習。結果考試成績優異,最后被提為軍事教員。 
[宋崇實]:1934年10月,紅軍長征前,中央軍委決定組成紅軍干部團。這時在紅軍大學任教員的父親也被編入了紅軍干部團。在長征中,父親仍然背著開除黨籍的處分,忍辱負重,堅定地跟著毛主席走完了二萬五千裡長征的偉大壯舉。  
[宋崇實]:1935年9月上旬,有這麼一個插曲,張國燾公然違抗中央北上的戰略方針和歷次決定,決定脅迫右路軍南下的手段,分裂紅軍。為此,黨中央和中央紅軍於9日晚出發北上。由於時間倉促,父親事先沒有得到北上的通知。第二天一早,睜眼醒來發現中央紅軍全部轉移了,這時候父親立即避開張國燾的第四方面軍去追趕中央紅軍。毛澤東見到父親說“宋時輪你來了,好!”。因為毛澤東和我父親是老鄉,都是湖南人,都認識。 
[宋崇實]:10月19日,中共中央率領中央紅軍勝利到達吳起鎮。很快,毛澤東和彭德懷到紅十五軍團駐地看望軍團領導。為了向中央紅軍學習,軍團領導請求毛澤東,由中央紅軍派一些干部到紅十五軍團工作。不久毛澤東找父親談話,要他出任紅十五軍團作戰科長,協助參謀長主管部隊。這時候父親就帶著委屈表態說:“紅十五軍團剛剛組建不久,各方面的工作都很多,司令部作戰科是部隊的核心部門,這麼重要的部門派一個被開除黨籍一年多的、至今沒有恢復黨籍的非黨干部去合適嗎?”毛澤東就問:“怎麼回事?父親就如實地陳述了事情的原委。毛澤東就說:“用人之長是組織上的事,恢復你的黨籍也是組織上的事,請你服從組織安排,愉快地到紅十五軍團報到、工作。”
[宋崇實]:毛澤東談話以后,被排斥在黨組織外一年之久的父親心情格外激動,回到住處情不自禁地喊出了心聲:“毛澤東相信我,還是毛澤東相信我。”到職的第一天,他立即將一年前被開除黨籍的經過和毛主席找他談話的情況,向軍團政治部主任郭述申、組織部長馮文彬作了匯報。  
[宋崇實]:中央紅軍到達陝北之前,這時候陝甘根據地開始了錯誤的肅反,劉志丹和不少軍政干部被逮捕。直羅鎮戰役結束后,毛澤東對董必武、李維漢、王首道等人說:“逮捕劉志丹等同志是完全錯誤的,是莫須有的誣陷,是機會主義,是‘瘋狂病’,應予立即釋放。”父親的黨籍也是這個時候解決的。經研究,由軍團政治部委員程子華和錢鈞介紹,父親再次入黨。 
[宋崇實]:奇怪的是2011年4月,新華社有一個記者採訪我,就談到父親三次入黨的情況。採訪稿也沒給我看過,5月6號就發表在《北京晚報》上了。我看了以后非常驚訝,也很氣憤。作者說我父親在紅軍大學幫助紅軍家屬勞動的時候隨口批評學員,脾氣火爆,被處分。這個處分的原因就是脾氣火爆被處分。更可氣的是,記者到處找沒有核實的材料,甚至有許多丑化、詆毀我父親人格的內容,以採訪我的形式寫出,這又不是我說的,不是給我潑臟水嗎?新聞工作者應該實事求是,忠於採訪者的內容,這是起碼的道德素質,不負責任地想當然、隨意標新立異地寫採訪,而且連我父親的履歷好多地方都有寫錯的。我還送給記者一本我寫的《虎將宋時輪》,看來是白送了,恐怕他根本就沒有認真看。在中國共產黨建黨90周年之際,我都不知道作者是在歌頌還是在貶低我父親宋時輪的品格。這是一種什麼歪風邪氣,我真是第一次遇到。早知道這樣,我根本就不接受採訪。 





返回頻道首頁
(責任編輯:王曉嘯)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