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水井和動物異常可成功監測地震--人民電視--人民網
人民網

觀察水井和動物異常可成功監測地震

2011年04月07日10:33    來源:人民網—人民電視     手機看新聞

 分享    轉發:  上傳視頻,來人民播客
  1. 視頻地址:通過MSN、QQ告訴你的好友
  2. flash地址:復制鏈接到博客或論壇
  3. html代碼:復制播放器到博客或論壇
本段視頻節選自《地震謠言與近期地質活動》
點擊查看該場訪談整期視頻 圖文實錄

【嘉賓簡介】高建國 中國地震局地質研究所研究員

訪談文字實錄:
[主持人]:像剛才孫老師提到的“次生波”這種類似的高科技手段,可以說隨著科技不斷的發展而衍生出來的比較高科技的預測方法和監測方法。可能大家很熟悉,就像天氣預報一樣,不知道舉這個例子合不合適,古時候的人們或者比較早期的時候,在沒有天氣預報時,大家都是靠看蜻蜓飛得比較低就知道快要下雨了,可能地震預測應該也是類似,就是我們在沒有這些高科技手段的時候,也有一些民間的預測方法來提前預測地震的發生。我們簡單地稱作民間的土方法。二位來看,民間的土方法流傳到今天,從專業的角度來看是專業的、科學的嗎?

[高建國]:有一個認識和總結的過程。從1966年周恩來總理強調要對地震進行預測、預報,廣大的老百姓,包括很多中學、農村、工廠都搞了地震預報,當時從國家來說也沒有一個很成熟的儀器的購買,都是自己創造的。用動物等一些土方法,當然到了1982年、1983年我們行業在清理攻關后就淘汰了一批落后的觀測手段,但是有一些東西是留下來了,比如對於水井(地下流體)的觀測和對動物的觀測手段等。

[高建國]:去年我去了一下遼寧海城,大家都知道1975年2月4號,遼寧發生7.3級地震,地震以前,遼寧省政府就發布了關於地震的預報,當時,預報以后,很多人都出來了,當時天氣非常冷,但是大家都出來了,后來地震如期發生。這個情況絕不是一個偶然的現象,因為從70年代,1970年開始,國家就對這一地區的地震活動進行了跟蹤監測,逐漸劃出了發生地震的大致范圍,到了1974年8月29日,國務院下發了69號文件,關於國家對於華北唐山和遼寧海城這個地區,專門有一個協作組,對它進行監測。到了1975年1月份的時候,國家又重視這個事,而且地震前有300多個科學家都趕到這個地區,而不是地震以后。

[高建國]:對於這樣一個問題,它的認識是這樣的:地震是很可怕的一個事,是風險很大的一個事,如何減輕這個風險?是不是由政府的決策、專家的研判和群眾的參與三者結合?剛才孫教授講了我們國家的政府和地震系統有一個非常完備的監測網,這套網在世界上也是很先進的。但是我們國家國土那麼大,如果都把它監測起來,可能要花十倍、二十倍、三十倍、一百倍,都可能不夠。如果利用我們老百姓的眼睛,比如到了海城,就一個地震台,但是它有110個群眾監測點,它監測的就是兩樣:一個是水井,一個是動物異常。發布消息就是用手機,我告訴你有一個什麼情況,手機很快,現在都是現代化了。

[高建國]:正是有這樣一個情況,所以遼寧這個地方比較特殊,三次地震三次都報對了,一次是1975年7.3級地震,一次是1999年秀元5.4級地震,一次是2008年11月14號4.2級地震,也是海城的,提前一天就報對了。這是什麼原因呢?就是因為他們把三個東西結合得非常好,就是群眾、專家、政府,三者結合得非常好。所以,你看一些土儀器,看井也是土的,看動物也是土的,它和遼寧地震台的洋儀器結合起來。這個地震以后,大概一分鐘,他們的專業收信息的同志就收到了,給他一個“2”字,馬上就知道了,因為事先規定好1、2、3、4、5,“2”字就是一個狀態,“5”是最嚴重,“1”是平靜,“2”是有動作,就是說震中還沒有定出來,馬上地震網點就告訴你了,有什麼異常馬上就告訴你了,這些點的選擇都是經過嚴格挑選,比如一些深淺,這些組織都是通過行政組織、政府組織,比如鄉一級也建一個,花錢也很少,老百姓積極性也很高,每個月打一次電話,你的手機在不在,你是不是出去做買賣了,是不是換一個人,就是零報告制度,沒有消息也要報告一下,萬一有事咱們互相溝通,保持一個鄉到一個縣到一個村的之間的有機地聯系組成一個網,就是說,可能台站記錄的儀器還沒有收到什麼信息,但是,因為有一些信息是處在一個特殊的位置,比如一個斷層,附近的井就比較敏感,我的儀器記錄的東西可能沒有什麼東西,但是它的信息有一個異常的話,我就要去落實。 

[高建國]:遼寧省地震局的預報處長跟我講,去年去海城就去了十趟,確實出了一個4級地震,一趟就是要落實,落實完了要報告省政府,並不是說群眾報一個東西就信他了,要落實下來是不是有這個,如果沒有就PASS掉了,如果有,我就要一級一級上報,所以採取這樣一個嚴密的組織溝通。如果全國都能按照這樣一個方法逐步地推廣,而不是說全國推廣,是對一些重點防范區,海城這樣一個經驗,來很好地推廣。因為國外有300多個科學家也到海城去,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7級地震預報報出來,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1978年中美科技協定,我們向美國學習很多東西,美國人也向中國學習,學習兩樣:一個是針刺麻醉,他感到很奇怪,我頭上扎幾根針就可以把腦袋開了,這在西醫裡面不可想象,還有一個就是地震預報。確實人家覺得,海城做了一個很好的工作,給了我們很大的希望。當然有它的特殊例子,比如地震前發生很多小地震。但是,人家從的1970年就開始,1970年到1975年還有五年時間,我們的馬院士也提出長、中、短、零漸進式的預報,一步一步地來,最后就把它落實了。落實到了國務院的文件,國務院的發文從來沒有過的,國務院發表一個關於地震預報的具體地點的文件,這在中國地震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

[高建國]:所以,怎麼能說它是偶然的呢,它不是偶然的。汶川地震以后,有的同志就說,海城地震是不是蒙的,關於海城地震的謎霧有一萬八千條,就對它進行懷疑,但是我們進行落實,發現確實是有。新華社的記者也專門去採訪,而且把當時預報的同志一個一個地找出來,每個同志都找出來,包括領導同志和群眾預報員,都找出來了。找出來以后,我們瞭望雜志的編輯劉威同志就說,確實可行,他們也很慎重,這個事情弄了半年。

[ 主持人]:足以見得,從您剛才說的事例來說,我們可以看出來,民間群眾的預測是有一定准確度,但是未必是100%。當大家通過這種民間的預測方式預測到了一些情況的時候,是需要找到我們一些專業的部門用更科學的手段進行核實的。如果大家用民間的預測方法預測到了有地震,不要一味地馬上散布這個消息,它可能未必准確度是100%的,需要有關部門進行核實。

 


返回頻道首

頁
(責任編輯:黃景亮)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