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致美國槍擊案的直接誘因--人民電視--人民網
人民網

導致美國槍擊案的直接誘因

2011年01月11日15:57    來源:人民網—人民電視     留言 0 條     手機看新聞

本段視頻節選自《環球七日談:美國防長訪華 為啥“帶著”航母》
點擊查看該場訪談整期視頻

【嘉賓簡介】韋冬澤 人民日報國際部周刊主編

訪談文字實錄:
  主持人:我們來看第一個話題。上周末,美國發生了一起嚴重的槍擊案,當時國會眾議院的民主黨議員參加了一個在亞利桑那州舉行的政治集會,有一名槍手朝集會人群射擊,造成六人死亡,12人受傷。當時這名議員自己也受傷,並且被送到醫院。有最新的消息,說她已經可以進行簡單的溝通了。

  其實我們回顧美國的歷史來看,政治槍擊事件並不是很稀奇。比如說美國前總統林肯、肯尼迪都是遇刺身亡,還有馬丁·路德金也是被種族主義者亂槍射殺。但是最近30年,我們看到美國槍擊事件似乎遠離了政壇,大多與校園有關,“吵架但不動手”,成為美國民主活躍的一個重要標簽。但是上周末發生的這起槍擊事件又說明了什麼的問題?

  韋冬澤:當地時間一月八號,亞利桑那州的眾議員遭到了意外的槍擊,現在據說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這個政治槍擊案震驚了全美。正像主持人剛才說的,30年了,沒有發生這樣的案件,而只是一些校園槍擊案,從校園槍擊案到政治槍擊案,這個轉變讓全美,包括世界都陷入了思考。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件呢?

  我想首先有一個大的背景。為什麼是這位眾議員,而不是別人?這個眾議員,首先她的背景,她是一個民位黨的眾議員。在去年結束的美國中期選舉中,她以微弱優勢贏得了亞利桑那州眾議員席位,第三度連任。這位眾議員叫布裡埃爾·吉福德,她原先是共和黨成員,后來轉為民主黨,而且是屬於民主黨中的保守派。奧巴馬在2010年3月份力推醫改法案時,她是一個堅決的擁護者。

  可能熟悉國際政治和美國政治的人都知道,奧巴馬在推行醫改法案時,遇到了相當大的阻力。阻力不僅來自奧巴馬的政治對手,更多的是來自於民眾。因為民眾覺得這個法案“動了他們奶酪”,動了他們的利益。

  據美國警方統計,2010年1至3月份,第一季度,接到報案的政治威脅,尤其是目標直指醫療改革法案的政治威脅就有40多起,包括當時的眾議院議長佩洛西也都受到了威脅,亞利桑那州的議員更是在法案剛剛通過的幾個小時后,被人砸破了辦公室,表達的無非也是對政治的不滿。

  這次案件發生后,行凶者當場被抓獲,現在從審訊的結果來看,據說是這個罪犯一人所為。現在美國FBI已經接手,據他們分析,這是一個孤立的案件,首先和恐怖主義無關。同時他們發現這個人在網絡上,在他的平時言談中,有反政府、反對醫改的一些言論,所以把他定位成一個反對民主黨和反對醫改的政治槍擊案。這是第一個原因。

  第二,這是牽涉到一個老問題,就是美國槍支泛濫,管理失控。從校園槍擊案到政治槍擊案,讓人瞠目結舌。在亞利桑那州槍擊案同時,美國在其他地方也發生一起槍擊案,死了兩個人,這些案件都凸顯出美國槍支泛濫的危害性。據FBI講,他們調查了行凶者的一些生活背景,發現他已經有精神失常的跡象。這種人還能夠合法獲得槍支,這說明什麼?槍支泛濫,管理失控。在這種情況下,不論是眾議院議員,還是平常老百姓,都會面臨被槍殺的危險。

  主持人:還有一個問題,我們聯想到,就在前不久,巴基斯坦也發生了一起槍殺政府官員的事情。我們聯系起來看,其實都是同國內民眾對政府不滿有關系。

  韋冬澤:巴基斯坦的槍擊案是在旁遮普省的省督在伊斯蘭堡被槍殺了,這個槍手還是他自己的保鏢。這個槍手,據調查是一個激進的伊斯蘭信徒,而這個省督在打擊塔利班,推行巴基斯坦社會改革方面又是沖鋒者,不可避免地造成了慘劇的發生。

  而這次美國這個案件,我們也應該看到,美國現在正在悄悄地,或者正在不知不覺地形成一種非常暴力的政治氛圍,這是最可怕的。什麼叫暴力的政治氛圍?以前西方所標榜的民主政治,就像您一開始說的,都是“動嘴不動手”。有時候我們看到在國會裡面議員大打出手,那只是局限於政客之間的個人行為。而現在在競選、在政見不合的情況下,競爭對手相互進行死亡威脅,這種氛圍正在美國形成。有人分析說,當眾議員在亞利桑那州選舉時,她的競爭對手就發出了含有暗喻的死亡威脅,當然不是真的死亡威脅,而是有暗喻。當時“茶黨”的追隨者號召追隨者拿M16一起襲擊她。同時,當時的共和黨副總統競選人佩林也把目標直指受害者。所以在這種氛圍下,罪犯、肇事者做出這樣的舉動,有沒有或多或少受到這些政治人物的錯誤引導,我們不得而知,但是這種氛圍無疑是有害的。

  主持人:其實有很多西方人習慣性地認為這種政治暴力是不發達國家才有的毛病,但是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是不是可以說,對美國人是一種諷刺?

  韋冬澤:這恰恰說明在經濟層面問題惡化的情況下,政治層面的暴力在凸顯,這是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

  主持人:美國一個民主黨的議員還說槍擊事件是對美國民主的間接羞辱,因為美國民主的偉大元素之一就是能夠通過妥協和對話解決沖突,而不是這種愚蠢的暴力。

  韋冬澤:奧巴馬在這個事件發生之后,說這是亞利桑那州的悲劇,是整個美國的悲劇。

  無論如何,這種政治上的相互競爭、相互監督、相互批評不應該發展為暴力。我們也注意到,在去年美國中期選舉之后,共和黨掌握眾議院。共和黨人表示,上台掌控眾議院后第一個目標就是要廢除奧巴馬的醫改方案。今年1月5日,新一屆國會正式開始運作了,原定於1月12日進行廢除醫改法案提案的投票,現在竟然發生這種事,就把日期推遲了,不能再讓這種悲劇繼續上演,不能再讓相互的矛盾激化。但是他們不會放棄自己的政治主張,肯定還要想一些辦法,要麼把醫改方案修改,要麼推翻,但是在這個時機肯定不適合,大家現在要反思這種政治暴力的氛圍和背景,把它扭轉過來,再以正常的政治訴求來達到目的。

  主持人:您剛才也說,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可能也是因為近期美國經濟上不景氣,造成敵意,敵意可能就會帶來恐懼,恐懼會導致憤怒,憤怒就會導致悲劇。

  韋冬澤:其實就是這樣。不光是美國,在任何國家都是這樣,還有恐怖主義的誕生也同理。很多情況都是這樣一個演變的過程,都是最原始的生存權、發展權得不到解決而鋌而走險走上極端,以一種暴力方式報復社會。當然這是一種懦弱的表現,肯定會遭到人們唾棄。但要化解的時候,就不能單純地以暴治暴,要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


返回頻道首頁


(責任編輯:黃景亮)
[ 留言 0 條   我要留言 ]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網友留言留言0

用戶名  密碼  同步至微博客  注冊  留言須知

    全部留言